孩子不是不能批評,而是要避免破壞性的批評,採用建設性的批評,期許孩子可以做得更好

當家長持續希望孩子「做不到」的時候,脆弱的孩子最終認同了家長,也真的認為自己「做不到」了。孩子的自我在成長中,受到家長強大的壓抑後,將陷入無力感,喪失行動的慾望,從這世界撤兵,退回內心最深處。

文 / 張立人 

皇后: 小主,你知道限時商店開啟了嗎?

T__T: 什麼,我怎麼沒看到?

皇后: 趕快上去兌換精魂哪,今天晚上 23:59 分之前,用你的流朱精魂、浣碧精魂、後宮免戰牌,可以兌換甄嬛精魂。

T__T: 謝啦!皇后。

皇后: 對了,你有沒有拿培養丹增加屬性?

T__T: 有啊,我的生命、物防、法攻、法防都增加了,讚喔!

皇后: 那你掠奪獲得幾個心計豆?

T__T: 15000 個。

皇后: 還不趕快去拿心計石!

T__T: 本宮遵命。皇后,上次網聚送虛寶序號、臉書分享新年快樂圖片抽一千萬銀兩,也是妳告訴我。妳對人超好,玩家都很喜歡妳,要不要出來選立委啊?妳比我聰明好多,我超羨慕的,妳爸媽一定愛死妳!

皇后: 屁啦!玩手遊不講這些。你之前玩「××之塔」很行,但玩「後宮××傳」還是得從挑水砍柴重新來過,知道嗎?

 

身為皇后的我,還沒看到 T__T 怎麼回應,就聽到一個聲響。我轉過頭,發現房鎖被轉開。雪特,我忘了鎖。

爸爸走了進來。我倒吸一口氣,現在是怎樣?

我從小跟爸爸感情超好,我們都不喜歡媽媽,她有憂鬱症,總擺一張臭臉。但這學期我開始不爽去學校,爸爸對我的態度完全逆轉,口氣比媽媽更差。前天,他大發脾氣,罵我已經高中一年級,連上學都不會,害他一直被班導打電話騷擾;又怪我通宵玩手機,一天只吃一餐宵夜,不出門運動也不曬太陽⋯⋯

他講了一句話,我聽得很清楚,一輩子都會記住:「上禮拜帶妳去做心理諮商,結果妳還是沒去上學,真是浪費我的錢。反正妳也不會改,妳有膽就繼續這樣下去!」

我看是你和老媽要去接受心理諮商吧?你們老在我面前大吵大鬧,怪我成績不好,害你們在外沒面子,說我比姊姊笨又不努力,還常把在公司被老闆罵的怨氣,像整桶餿水倒在我身上⋯⋯我現在還覺得很臭。

我哪有病,你們心理才有病。

既然,我活著都在浪費你們的錢,好,我就不要改,因為我──皇后──就是有膽。沒膽的話,還做什麼皇后?!

想到這裡,我心臟砰砰亂跳,血液衝進腦袋。

可是老爸竟然微笑。身為皇后,心中只一個想法:他必有心計!

「等下跟我去看醫生。」他平靜地說。

「我絕對不去!該看心理醫生的是你,不是我。」

「不是,是要帶妳看『平常的』醫生。」

「完全不用!我又沒感冒。」

「不是看感冒。妳之前不是說自己長不高、鼻塞快窒息、黑眼圈像貓熊、臉癢抓到黑色素沉澱、一直揉眼睛、膚質超差,你們班女生笑妳一輩子沒人要?」

我心裡 OS:×,講這些幹嘛。

「是妳班導叫我帶你去看一個醫生,說他有辦法讓妳好起來。」

「長高變漂亮可以考慮,但,我絕對不吃藥!」我強調。

就這樣,我帶著壁壘分明的原則跟著爸爸去看醫生。進入診間看到他似乎沒大我幾歲,我向他鄭重聲明:「我之所以來看你是因為長不高和過敏,我可沒有心理疾病。」

「沒問題,我專門看荷爾蒙和免疫力失調。」他說。

他問我平常怎麼吃、睡得怎樣、有沒有運動,完全沒問我有沒有去上學,這讓我放心不少⋯⋯對喔,他應該不知道我沒去上學,我就是很一般的學生嘛!

妳長不高有三個原因:第一、妳跟爸媽一樣有過敏體質,又不斷接觸過敏原,身體一直處在發炎狀態,干擾了荷爾蒙的運作,導致生長激素分泌不足;第二、妳吸收不到的營養不夠,洋芋片吃再多仍不是細胞需要的,生長激素需要充足的胺基酸、維生素 B3 來製造;第三、妳作息日夜顛倒,生長激素要有正常睡眠週期,才會大量分泌喔!」醫生耐心地解釋。

我瞪大眼睛,沒想到一直壓在心底最大的煩惱是有解答的。天知道,我就是因為成績不好、外表不如其他女生、又被她們嘲笑,所以不想去學校。

「醫生,那我女兒該怎麼辦?」我爸問。

「首先,抽血檢測,把兩百多項過敏原都找出來,不再碰它們,過敏就會改善;接下來,吃有足夠胺基酸和維生素的食物;最後,開始早睡早起,刺激生長激素分泌。這樣的話,不用吃藥也會改善。」醫生看著我,很有信心地說。

一邊聽著,我真的心動了。

以前爸媽強迫我吃、強迫我早睡,我就是不想。不過,現在我想要為自己努力,把飲食和睡眠調回正常,先把過敏治好,接著改善皮膚,最後讓自己長高,然後風光地回學校⋯⋯畢竟,皇后也是國色天香啊!

「做過敏原檢測的費用是?」爸爸問醫生。

醫生說了。爸爸轉過頭,狐疑地看著我,說:「抽了血,就要開始避掉過敏原,妳做得到嗎?」

「沒問題。」我斬釘截鐵地說。

「妳要百分之百確定,我才讓妳抽這個血。」

「我—很—確—定。」我加強了語氣。

「我不相信妳做得到!」爸爸大聲地說。

「爸爸別擔心,孩子現在了解長高的醫學原理了,她會願意去做的。」醫生解釋。

「不,醫生,你不了解她。她每次在外人面前都說好,回家後都不配合,還對我大小聲。她根本做不到。醫生你別聽她的。」

我僵住了,醫生也說不出話,爸爸則一直盯著我。

最後,我說:「我覺得我應該做不到,不要抽血好了。」

回到家,我覺得好累,什麼都不想配合了。關上房門前,我向著客廳無力地說:「×,我真的是你們親生的嗎?」

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聽到。

鎖上門,我往後倒在床上,活像墜樓似的。

我發現臉頰有點溫熱,原來淚水正流下。我躲到棉被裡,然後,登入『後宮××傳』,螢幕傳來 T__T 的訊息:

T__T: 多謝皇后娘娘恩典,本宮已經換到甄嬛精魂,也拿到心計石。我想送妳一句話,你想不想聽?

皇后: 娘娘今天心情超差不想聽,但,你還是講吧!

T__T: 妳聽了可別嚇到─如果今天我是男生,一定會瘋狂愛上妳。

我心裡湧進溫暖的洋流,難道是眼淚流進了心裡?強忍嘴角冒出的笑意,我很快地輸入——

皇后: 屁啦!玩手遊不講這些。

 

張醫師的診療室:要學會「肯定式責備」

臨床上,網路成癮治療常被歸類為精神科醫師或心理師的管轄範圍。問題就在這裡,成癮者戒癮動機薄弱,又害怕被貼上「心理問題」或「精神疾病」的標籤,更擔心父母或醫生藉故斷網,因而拒絕向心理專業人員求助、抗拒改變,是常有的事。

故事中的醫師十分巧妙地引發出孩子為自己改變的動機,十分難得!沒想到劇情急轉直下,阻止孩子改變的,不是自己,正是拉她來看病的爸爸。他連續三次質疑孩子:

─「但是,妳做得到嗎?」

─「我不相信妳做得到!」

─「不……她根本做不到。」

最後,孩子也投降了,說:

─「我覺得我應該做不到,不要抽血好了。」

在這一幕中,我們看見了孩子網路成癮的原因:有些家長沒考慮到青春期孩子對於自主性(autonomy)的高度需求,想當然耳地幫孩子做決定,過度控制了孩子,甚至出現親子界限混淆,形成連體嬰一般的共生關係,把孩子當成自我的一部分使喚。

當家長持續希望孩子「做不到」的時候,脆弱的孩子最終認同了家長,也真的認為自己「做不到」了。孩子的自我在成長中,受到家長強大的壓抑後,將陷入無力感,喪失行動的慾望,從這世界撤兵,退回內心最深處。「哀莫大於心死」,孩子就像年輕的太陽,頓時萎縮為白矮星。

如果你是這個孩子,難道不想逃嗎?趁還有點力量的時候,逃!

逃!逃進網路的忘憂谷。

家長需要自我檢視,是否價值觀有矛盾之處。可能安排孩子暑假去歐洲玩一趟,花上二、三十萬毫不手軟,孩子手上拿的更是四萬元以上的最新智慧型手機,但講到要花錢讓孩子接受治療,再平價的醫療都嫌昂貴,因而錯失治療良機。

家長可能責備孩子拒學,也責備老師或醫師:「為何你沒能改善我孩子的拒學問題?」家長一直責備他人的時候,也需要面對自己的教養責任。可是,責備習慣一時改不了,該怎麼辦?

那就學習「肯定式責備」吧!

孩子不是不能批評,而是要避免破壞性的批評,採用建設性的批評,期許孩子可以做得更好。故事主人翁「皇后」的爸爸─「太上皇」應該這樣說:

「不,醫生,你不了解她。她每次在外人面前都說好,回家後什麼都不配合,還對我大小聲⋯⋯她明明就做得到。」

那麼,「皇后」就還有機會!

 

摘自 張立人《APP世代在想什麼:破解網路遊戲成癮、預防數位身心症狀》/心靈工坊

 

Photo:Atlantio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