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者的家長:「他又不是帶頭的?都是人家帶壞他。」霸凌成因,多數源自對父母言行的有樣學樣

長年觀察下來,我得到的結論就是,「孩子的粗暴,往往來自家長。」孩子從出生的第一眼起,父母就是他這一生中最常照鏡子,父母的一舉一動,無形中就將自己的行為內化到孩子身上,孩子有樣學樣視為理所當然,實際上已經帶壞小孩而不自知。

原來,被人打斷手是那麼的痛;原來,被圍毆後,竟然會對人群產生如此大的敵意與恨意;原來,當自己出了意外,才知道自己的家庭與家人,才是最堅固的避風港。心中那麼多的疑惑與不解…原來是長大後才真正的體悟。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孩子會打洞」這句話用在現代社會不全然正確,但套上校園霸凌事件,與事件的發生的背後心理成因,確實有很大相關。

日前,連續發兩件社會矚目的青少年校園事件,一件是發生在新北市,一名15歲少女與都未成年的同儕友人,一起在KTV內歡唱時發生爭吵,竟然被12名未成年同儕拉到附近校園內,喝令少女站好後輪流呼了20多個巴掌,其他人則在一旁嘻笑怒罵。

(圖片翻攝自網路)

少女不敢反抗與呼救,只能任由這些與他年紀相仿的「男女麻吉」們極盡羞辱,幸好熱心民眾發現報警,否則下場可能就不只有呼巴掌了事。但事件鬧上媒體引起熱議後,少女的「男友」竟還在網路發文指出,「林北的女人我自己教,我要維持社會秩序,我的七辣(女友)要負責維持校園秩序」,甚至還自稱自己是某幫派成員。

更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這位小男友的母親,也在網路上發文表示,「我兒子是做了什麼事?你們要這樣對他?」我只想請問這位母親,妳知道你兒子做了什麼事嗎?

另一起令人痛心的事件則是發生在宜蘭,一名女國中生和男友分手後,與男友的「現任女友」互嗆,結果這位也還是國中生的男友氣憤下,竟然以「介紹」新男友為由,與友人設局約該名少女一起發生性關係,並拍下性愛片後傳給全校同學觀看,讓少女受到極大的精神打擊,我無法想像,這種離譜到不可思議的社會刑案劇情,竟然會發生在單純的校園內。


我也曾年少輕狂,自恃膽識與凶狠過人

兩起事件成因都是傾向「單一」、「偶發」,而非「長期持續」、「針對性」。但如果沒有適時介入,很快的就會成為霸凌行為,甚至是集體犯罪。

在我的混沌年輕歲月中,也曾經年少輕狂,自恃膽識與凶狠過人,總以為沒人敢對我作任何肢體與言語上的挑戰,但連續發生了兩件險讓自己陷入生命危險的「衝突意外」,讓我徹底改變了想法。

這兩件衝突都發生在國二那年,那時我是個小霸王,單打獨鬥無往不利,向來認定自己是校園秩序維續者,更幻想是正義的化身。對於校內專門欺侮同學的不良少年視為眼中釘,只要看到他們對同學在言語或肢體上有任何不當行為,我一定找機會去挑釁,找機會替同學討公道,往往在勝利歸來時,沉浸享受在同學的讚賞與奉承聲中,這是當時最自豪的事。

但意外發生了,有次我又看不慣一位專門上課作亂愛耍流氓的同學,於是主動去挑釁他,但想不到他早已安排暗樁且有所準備,就在衝突發生後,另幾位同黨紛紛拿出當時很流行的類似武士刀的長木刀,猛往我身上狂毆,我的右手掌為了「空手奪白刃」,幾乎被砍斷,大拇指只連著一層皮搖搖欲落。

同學見狀一哄而散,我則是自己走去找當時在訓導處的老爸,不知道老爸是放牛班教久了還是看多了這種狀況,也沒多說,就打電話請媽媽送我去醫院縫合,媽媽看了這種狀況竟然也不動如山,醫生說,「幸好,只差一點神經就斷,否則你就殘廢了。」

這句話比任何人對我的教訓來得震嚇,對我好勇愛鬥的行徑更像一生的緊箍咒。事後,沒有任何家人安慰我,或問我傷勢,我當晚還挨老爸好慘一頓藤條。為什麼我會被教訓?老爸說,「是你自己去挑釁別人,錯在先就該修理。」

好巧不巧,傷好沒多久,有一天傍晚放學,看到一群穿著制服的高中生聚在家裡附近小吃店喝酒,我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心想:「這群高中生真大膽,不怕被警察和教官教訓」,也許就是眼光多停了一秒,對方突然如蜂群般一擁而上,各種武器出籠,把我打個半死,我連逃帶爬衝回家去,該群高中生仍不死心,帶著刀在家附近堵我。

這時老爸剛好騎著腳踏車回來看到我的慘狀,簡單問清楚狀況後,認為對方無故毆打我,還敢在家附近亂來,一看到對方身上制服,也懶得報警了,立刻電召該校教官與校長,以及自己導師班帶過,還在就讀該校的「大哥級」學生,要求把所有人一一找出來集合。

果不其然,這些老爸的好友與學生們接令後動作迅速,立刻將動手的一干人全找齊,帶到家門口向我下跪道歉,其實事件就這樣結束,事後他們還有沒有受到額外的「待遇」,我也不得而知,但事後聽說下場也沒我好。

幸好,我有一個嚴厲,卻明事理又不過度插手的父母,讓我即使當時想壞,也壞不下去。但社會上的多數案例,卻是這些犯錯的孩子,明明可以有機會導正,但卻遇上不重視自己情緒行為,同時還過度保護、愛出來攪局的父母,讓他們有機會使壞。

我在警察局中看過不少學生集體對單一同學或友人嚴重施暴的案例,發現一個共通點,這些施暴的孩子家長,來到警局後,往往憤怒的先替孩子否認錯誤。

孩子的粗暴,往往來自家長

「我的孩子只不過打對方一拳,其他人打更多,他的錯比較少?我們道歉就好。」
「一定是有什麼誤會我孩子才會動手」、
「他又不是帶頭的?都是人家帶壞他。」
甚至常常這些施暴孩子父母還常常對被害孩子父母嗆聲,「你讓我小孩上警局,下次大家相堵得到」

長年觀察下來,我得到的結論就是,「孩子的粗暴,往往來自家長。」孩子從出生的第一眼起,父母就是他這一生中最常照鏡子,父母的一舉一動,無形中就將自己的行為內化到孩子身上,孩子有樣學樣視為理所當然,實際上已經帶壞小孩而不自知。

霸凌的問題,根源往往就在父母身上,當我們都還在關注檢視行為不良的孩子們為何會霸凌他人時,卻忘了去檢視他們的原生家庭狀況,孩子需要輔導,父母其實更需要。但整個社會,卻缺乏一套對霸凌者父母的輔導機制。

不少父母,往往無法理性自為,或動輒打罵小孩、或出言譏諷謾罵外人、甚至有意無意教導孩子當個強者壓過他人,再從小洗腦的環境下,「教壞囝子大小」就是不變的真理。

「在家」聽父母話的孩子,真的是好孩子嗎?爸媽要用何種方式讓孩子聽話,在外行為不踰矩,樂於分享和融入團體,不是「強制」要求就做得到,只有讓孩子從小感受到「發自內心溫暖的愛與關心」,才是不成為霸凌者父母的最佳解決之道。

 

Photo By:戴志揚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