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犯了錯,家長在聯絡簿上夾了「過動症診斷書」過動兒犯錯,可以免責嗎?

老師很是納悶,「為什麼小揚的爸媽,需要在聯絡簿裡,加了這一張診斷書?是不小心夾在聯絡簿上,還是有特別的目的?」重點是,先前爸媽怎麼沒跟自己提過這件事。

一大早,張老師在整理孩子所交來的聯絡簿,突然發現,小揚的聯絡簿裡,夾了一張診斷書,好奇的,仔細一看,上面兒童心智科醫生給了一個診斷:注意力缺陷過動症。

而底下的就診日期,剛好是昨天星期三下午的時間,張老師很是納悶,「為什麼小揚的爸媽,需要在聯絡簿裡,加了這一張診斷書?是不小心夾在聯絡簿上,還是有特別的目的?」重點是,先前爸媽怎麼沒跟自己提過這件事。

張老師回神一想,才發現,昨天早上,小揚和班上小朋友起了衝突,這衝突不可謂不小,小揚讓對方臉上,出現瘀青,同時,受傷孩子的家長,反應也非常強烈,希望老師必須要針對這件事情,好好的處理,否則就要往上投訴。

這事情,張老師還在苦惱到底該怎麼辦?是否需要把兩造雙方的家長找過來?然而,現在突然多了這一張診斷書,這到底想要告訴自己什麼事?

或許,從這樣的訊息來看,也許,小揚爸媽的意思,在於想要告訴老師,昨天下午的衝突,雖然錯在自己孩子的身上,這事實,不容否認,因為對方臉上的瘀青,的確是,小揚用拳頭,重重地,揮了過去,所留下的痕跡。

這點,小揚在學校,在家裡,自己也坦承,出拳重了一點。只是家長,也很想要告訴老師一件事情,這件衝突,這項行為,真的是孩子情非得已,他本身自己也不想要這樣,而是,因為孩子自己控制不住,因為他有注意力缺陷過動症。

當然,這是張老師望著那張診斷書的揣測。

「是否該撥通電話,或是Line詢問一下小揚的爸媽?關於診斷書的事。」張老師如是想著。

過動兒依然得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在校園裡,我常常思考,當孩子彼此有了衝突,但其中一位孩子有ADHD的狀況,這時,我們該如何來看待這個行為?畢竟孩子,多少有他身不由己的考量。當然,這不能是一種合理化的理由或藉口。

我常常告訴過動兒的爸媽一件事情,當孩子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在殘酷與現實的社會上,並不會去管我們的孩子,是否有過動兒的診斷,也就是說,孩子出了問題,他依然得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當然,孩子在校園內,出了事,也不等同於,就完全免責。

雖然,有些孩子出了問題,會很大聲的告訴你,「我沒辦法,誰叫我控制不住,因為我是過動兒。」

只是在這種情況下,我會問對方一件事情,「然後呢?」我們是否曾經試著努力,想要來試著控制的衝動,我們的拳頭?同樣的,在這種情況下,是否自己真的都不需要承擔任何的行為後果?

我想,答案絕對不是如此。

當面對過動兒在學校出了錯,到底該如何來因應?除了,考量孩子本身生理上,無法控制的因素,而適時予以寬容、諒解外,孩子依然得要承擔,因為自己的不適當行為,所付出的後果與責任。關鍵在於,孩子承擔後果的程度差異。而這後果,又必須是孩子所在乎在意的事。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