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要為自己的情緒負責,承擔自己的情緒,也要允許孩子擁有自己的情緒

這幾年許多人都在談論「情緒勒索」。勒索者告訴你:「都是你害我有這些情緒。」這讓被勒索者覺得內疚且充滿罪惡感,所以覺得自己必須照勒索者的話去做。這就是情緒沒有界限的例子....

文│留佩萱

沒機會擁有自己的情緒 
今年二十歲的貝蒂,從有印象以來,她的任何情緒都不被父母接納。當小女孩貝蒂表現出任何負面情緒,她的父母總是批評、指責,甚至忽略不理會她。他們總是說:「這有什麼好哭的?」「這有什麼好生氣的?」「不可以害怕!」

成長過程中,貝蒂從來沒有機會好好去辨認與學習情緒,而當一個人沒有機會「擁有自己的情緒」,要劃定自己與他人的情緒界線就更加困難。

貝蒂現在已經二十歲了,她的父母還是用同樣的方式對待她,於是,問題就來了。

貝蒂從諮商中慢慢學習辨認和表達情緒,但是當她用諮商中學會的能力去向父母表達情緒,父母卻沒有能力回應她的情緒。

「我上禮拜五覺得壓力很大,某一堂課的助教對我很不公平,所以我就打電話跟我爸說,結果我爸很生氣地罵我怎麼這麼笨,還說都是因為我跟他說這些,讓他情緒很糟,都是我的錯!」

「我跟我媽講電話時,我告訴她,小時候有一次她羞辱我,讓我覺得很受傷。結果我媽媽罵我說,為什麼現在還要去提以前那些事情?她說我讓她很難過,都是我的錯。」

「我讓我爸生氣,讓我媽難過,這都是我的責任。」對於父母出現負面情緒,貝蒂覺得非常內疚,認為都是她的錯。而我看到的,是她的情緒和父母的情緒攪在一起,沒有界線。 

這是誰的情緒 ?
這是我常在個案身上看到的狀況:個案藉由諮商自我成長,但是當他們回去面對原生家庭或伴侶,卻到處碰壁受挫。

就像貝蒂一樣,她在諮商中接納了解自己的情緒,讓她嘗試改變和父母的溝通方式,但是,當貝蒂表達她所受的傷,我猜想這可能觸發了她父母深層的情緒。為了不用去感受自己的情緒,她父母的防衛機制立刻跳出來指責貝蒂:「都是你害我現在很難受!」

「責怪別人」是一個很常見的防衛機制,我相信在閱讀這本書的你,應該在日常生活中也遇過不少例子。比起要面對自己核心情緒的痛楚,怪罪別人容易多了!另一個也很常見的防衛機制,是把情緒傾倒在無辜的人身上,譬如說你今天在工作上受到老闆不公平的待遇,於是回家後把氣出在伴侶或孩子身上。你氣的是上司,但要對上司表達憤怒太困難,而傾倒在親近伴侶或孩子身上比較簡單。

把自己的情緒歸咎於別人,的確容易許多,因為這樣你就不需要去碰觸藏在底下的核心情緒。然而當我們這樣做,我們也同時把情緒的主導權交給了別人,讓自己陷入一個沒有掌控權、毫無選擇的位置上。失去情緒的主導權,我們就喪失了面對自己情緒的機會,以及為自己做決定的權力。

要拿回自己的情緒主導權,就要先去劃定情緒界線——哪些是我的情緒?哪些是你的情緒?然後每個人必須理解:我擁有我的情緒,我要對我自己的情緒負責;同時,我也要讓你擁有你的情緒,為你自己的情緒負責。

對貝蒂來說,她和父母之間的情緒沒有界線,只要父母不開心,貝蒂就認為是她的責任或她的錯。我要幫助貝蒂去建立那條界線——貝蒂可以擁有自己的情緒,而她的父母也可以擁有自己的情緒;貝蒂為她自己的感受負責,同樣的,她的父母也要為自己的情緒負責。

讓別人「擁有自己的情緒」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很常聽到的回應就是:「可是這樣我會覺得很內疚!」


內疚在告訴你什麼?
內疚是一個很重要而且很必要的情緒。當你做錯事、傷害人時,內疚感告訴你:「我做了糟糕的行為。」可以讓你改正、道歉或彌補自己的行為。但很多時候,當別人擁有負面情緒時,也讓我們感到內疚和充滿罪惡感——就算我們根本沒有做錯事情!

該如何面對「內疚」,其實我自己也在不斷學習。心理諮商是一個很重視自我照顧的領域,因為當一位諮商師缺乏自我照顧而產生專業耗竭時,就可能對個案造成傷害。在當博士生時,要兼顧做諮商、督導學生、研究、教課、寫論文等等,我常常覺得自己的內心在「工作」和「休息」中拔河。

不管是課堂中或網路上各種自我照顧的文章,都在教我們:自我照顧的第一步就是要能夠拒絕人,如果無法拒絕,攬在身上的事情會越來越多,直到無法負荷。但是我發現,「拒絕人」對我來說實在非常困難。

「你能不能多接幾位個案?」「你想不要加入這個研究計畫?」「要不要一起寫這篇文章投稿期刊?」「你願不願意再多督導一兩位學生?」每當教授、督導、同事詢問我能不能多做一件事情時,我常會先毫不猶豫地答應,然後在答應後的不久開始後悔,在心中漸漸滋養怨氣。

為什麼拒絕人如此困難呢?在慢慢探索自我後,我發現當我把「自己的需求」擺在第一位時(像是我需要時間休息),內心就會覺得愧疚,好像「注重自己的需求」是件很糟糕的事。當然,很多時候我們需要替別人著想、重視別人,但是當我們不斷把「別人的需要」擺在第一位、而持續忽略傾聽自己的情緒和需求時,得到的可能就是內心不斷滋生與累積的憎恨,這不僅僅會影響自己的身心健康,也影響到與家人、伴侶、同事間的關係。

當「內疚」對你說:「你做錯事了。」我們應該認真地去檢視自己真的有犯錯嗎?還是只是在照顧自我?如果是因為注重自己的需求而產生內疚感,就需要更進一步去探究這樣的訊息是從哪裡來。

很多時候,這些訊息來自原生家庭、學校或這個社會加諸在你身上的價值觀。可能你的成長經驗讓你覺得「我的需求不重要」、「如果我不滿足別人的需求,就不會被愛」、「注重自己的需求,就等於自私」等等。尤其這個社會強調女性應該要犧牲奉獻、照顧別人,如果你從小是被灌輸「應該奉獻自我」,那麼,照顧自我就可能充滿愧疚與罪惡。

如果你願意,可以去探索看看這份內疚的背後還有哪些情緒?當我去認識內疚後,我也發現其實內疚背後藏著羞愧。羞愧告訴我:「如果我不夠好,別人就不會喜歡我。」這讓我很害怕拒絕人或讓人失望,因為有一部分的我認為「別人對我失望」就等於「我不夠好」。內疚背後的那個羞愧感,是我真正要去處理的問題。 

讓別人擁有自己的情緒
這幾年許多人都在談論「情緒勒索」。勒索者告訴你:「都是你害我有這些情緒。」這讓被勒索者覺得內疚且充滿罪惡感,所以覺得自己必須照勒索者的話去做。這就是情緒沒有界限的例子——你認為,對方不開心的情緒是你的責任。

但是,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情緒負責。當你承擔自己的情緒,也要讓對方可以擁有自己的情緒。譬如說,我為了自我照顧,拒絕了另一個人要我做的事,我就要能接受他可能會對我產生失望或生氣的情緒。我必須接受對方可以擁有自己的情緒,即使這可能會讓我不舒服,但我不能要求對方不感到失望,也不能因為他感到失望而指責懲罰他。我只能對我自己的情緒負責,而他對他的情緒負責,對方的失望難過不應該由我來承擔或照顧。

當我們能夠分清楚「這個情緒是誰的責任」時,就比較能夠劃清情緒界線。每一個人都有權利擁有各種情緒——你的每一種情緒都沒有錯,但我們需要為自己的情緒負責,而不是叫別人來承擔。


摘自 留佩萱 《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傷痛沒有特效藥,勇於面對情緒浪潮,就是最好的處方箋》/遠流



 

Image by Schwoaze from Pixabay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