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的她休學出走,買了一張布拉格的機票去流浪...世界讓她養成更完整的人格,在探尋自己的路上比誰都更努力

只有你可以傷害自己,也只有你能對自己溫柔、保護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不那麼無聊的人;別人沒有權利評斷你、讓你心碎,或負責你的自由及快樂。

計畫發起人暨總召集人: 陳冠儒

如果我們把線鬆開,就能畫出更大的圓    文 / 財金系  林洛安  北一女中畢業

很多時候,我們會去想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會怎麼樣的過完人生的短短旅程。除了上面那串詞,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我是個努力的人,是個努力把生活中的圓畫得更大的人,之後也希望如果可以,能一直這麼畫下去,愈畫愈大。

可以換別的方式努力嗎?

從小到大,許多人不停地跟我們說,什麼樣的職業最順利,人生嘛,要努力唷,努力的人一定會被眷顧的。對他們來說的努力,大概就是念好書、上好大學、找好工作。但努力的方式有幾百萬種,好好念書是一種,好好打電動是一種,好好思考沒有人在乎的問題也是一種。而對我來說,好好去嘗試自己能力的邊界,是最喜歡的一種。

一路上求學都算順利,從北一女到台大,從樂隊、科學研習社,到服務隊、國際論壇。即使他們說這些地方好,心裡深處總覺得,好格格不入啊;就像一片丟進夢幻湖泊的吐司,發著七彩的光芒,但沒多久就軟爛剝離。而這一切的臨界點就在大一下。修了所謂的大學學分(戀愛、社團、實習)卻徬徨了起來,看著學長姊一個個如復刻模型,用這樣筆直的腰桿走進社會,不由得質疑身邊所建構的一切。我都這麼努力了,就只能成為下一個他們嗎?我在這裡總有什麼意義吧?平行世界的我會過得比較精彩嗎?我還能做什麼吧?想著反正七十歲死跟七十一歲死根本沒有差別,最後,我決定休學。

 

休學出走,任性卻值得

休學並不是什麼光鮮亮麗的事情,尤其是身邊的人都以為我要搞什麼了不起的創業。打了三份工,帶了三萬多塊,買了一張去布拉格的單程機票就離開。十八歲的夏天,從捷克的友善之家、斯洛伐克城堡修復開始,一個人背起背包在城市與城市間流轉,沒有目的地的流浪。除了經濟上的拮据(因對我來說,跟家裡要錢就輸了,說什麼都不能用這樣的姿態回去),精神上的壓力更是我離開台灣之前沒有想過的。在內心的城堡還未建立完整之前,暴露在金錢、性、藥、暴力之下,試著在有限的資源中吃飽睡好,跟各路背景的人打交道,在安全與有趣當中取得平衡,很容易一不小心便會玩火自焚。在阿爾巴尼亞couchsurfing 睡覺到一半,主人爬上床從背後抱我、在柏林路上走路被喝醉的男人們扔酒瓶尾隨、在米蘭被剛認識的朋友囚禁、差點因為護照被海關丟在鳥不生蛋的科索沃邊界、好不容易走進心底的朋友在一次大吵下賞巴掌、講盡了難聽傷人的話、搞錯日期丟掉回家的機票,只能在被撿去的瑞士學生宿舍哭等。當時的我,每天絕大部分的精力都在處理生活中鋪天蓋地的蜘蛛網,把它們一一撕下拍打乾淨,再繼續踽踽前行。

每當一個人餓著肚子在街上翻食物、晚上躲在照相亭睡覺的時候,就覺得何必呢,明明在台灣也可以當個快樂的小公主;但轉念又好慶幸自己踏出這ㄧ小步,也感念這個世界即便殘酷,還是讓我遇到了數不盡暖烘烘的人對我伸出滿滿愛的手。自己何德何能,在消耗了那麼多資源、心裡頭有好多小小邪惡想法萌生的同時,竟然被人打從心底衝著微笑,甚至帶我走進他們的生活、工作、家庭,離開時給我一個好大好緊的擁抱。即使知道有生之年難再見,但想到一起看過的星空、一起在湖邊露營生火、一起在大學的教室聽課、一起躲警察、一起唱歌看書跳舞、一起在停電的夜晚點盞蠟燭聊天,就有股暖流汩汩注入,讓已經麻痺的五官、失去愛人及被愛能力的心再次正常運作。是啊,我們都是宇宙間小小的塵埃,但幸運的是,我們從來都不孤單,也從來沒有失去讓自己變得更好的權利,而這個世界總會給我們些什麼讓我們繼續走下去。

 

重拾學生身分仍然精彩

因為目睹了更多生活的角度,看到了存在各處的問題,我認知到自己對於成為解答的一部分以及擁有世俗選擇權的渴望,決定重新回到學校。本以為這段日子會成為所謂「elite(傑出人物)履歷」的黑點,但那時候向世界學習到的,就這麼幸運地帶我敲響一個又一個機會,牽起我跟更多靈魂的線。進了台大哈佛學生會、在馬尼拉東協青年高峰論壇獲得最佳代表、也在Adecco(藝珂集團的)CEO for one month 比賽中當了台灣代表、在近十二萬參賽者中贏得巴黎總決賽的門票、乃至於現在管理顧問的實習機會。很多人問我,人生的轉捩點是否是那次任性的出走;我想,這些一個又一個時期的經歷從來都不是一個點,而是浩浩長線上的某一串。不管是從高中開始探索自己的興趣、在半休學的狀態下接觸了體制外的民主運動、和大量不認識的人相處辦活動,還是在不斷暗戀失戀中學習面對自己的脆弱、思考對愛的定義及追求;這些都讓我長成更完整的人格,養成對人更柔軟的心,並幸運地能夠以自己的姿態在社會舞台上伸展。

 

畫出多大的圓自己決定

在旅行的時候,還真沒有遇過比我年紀還小的單身旅行者,但每個我遇到的「大人」,無不羨慕我能在那樣的年紀擁有那樣的幸運,因為對他們當時的年紀來說,旅行的機會成本極為巨大。這樣的哲學,並不只在旅行中,人和人之間的相處其實也是如此,不用非要等你變成什麼才成立。等,是等不完的。你是誰流露出來的氣質、能夠進行的深度對話以及對非我人事物是怎樣的態度,才是決定別人怎麼看你、給你機會(不管是世俗眼光中成功的門票,還是邀請你去他家晚餐的溫情)的最大變因。不用怕自己不會五種語言、不太會考試、沒有那麼招人喜歡、總是一直在單戀、總是學不會好好跟著大人給的提示走;因為那不是身心平衡的狀態,失衡比什麼都危險 。沒有自己沒有魅力,自然心想不事成。但現在都沒有關係啊,你要意識到什麼會讓自己失去能量,也要極力尋找那個「啊!這樣實在是太幸福了啊!」的瞬間。然後你就會開始長大,比原本那個你再自然舒服的、往好一點的地方去。

最後想說的是,只有你可以傷害自己,也只有你能對自己溫柔、保護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不那麼無聊的人;別人沒有權利評斷你、讓你心碎,或負責你的自由及快樂。趁現在還有餘裕,想一下你需要的生活品質是怎麼樣,而你又願意為此付出多少痛苦,對於什麼樣的價值會忍不住點頭認同,對於以後造成的影響力有什麼樣的期待。大學和世界上很多東西都有可能讓你失望,但你和社會上很多人,都極有可能讓我們生活得不一樣。不能肯定我真選擇了最適合我的道路,但我無憾。若說我有什麼值得誇口的,那就是探尋自己的邊界,我有信心比誰都努力。願我們每天都可以跟自己說:「嘿,你又活過一天了!So proud that you are on your way to a more fruitful life!」敬豐沛的你們所屬於的青春!

 

摘自 陳冠儒 《想說的話,輕輕說:送給台灣高中生的一份特別禮物》/商周出版

 

Photo:Free-Photo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