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外面模仿了不良言詞頂嘴,請提醒他做獨一無二的自己,千萬不可因此而否定孩子

千萬不可以因為孩子一次的「失言」,就以偏概全「教你幾次了!怎麼都那麼不聽話」,這樣因偶發「事件」而全盤否認孩子這個「人」,是非常傷人的,也會逐漸喪失孩子對你的信任的,當信任與尊重沒了,再多的指導都沒用。

文 / 谷卓

Jivan 泡澡時拿了玩具扳手,凳在澡盆邊上搆著洗手臺,說要修理水瓢裡的水,起勁的模樣讓水花四濺。

我進去洗澡時,告訴他我需要用洗手臺洗臉,他可以把水瓢拿到澡盆裡坐著修,玩興正濃的Jivan 竟然轉頭瞪了我一眼,說:「妳閉嘴!」當下我很是錯愕。

我一直很注意遣詞用字,尤其是下達指令,因為孩子很容易聽一聽就受影響而習得,舉凡「走開」、「閉嘴」、「不關你的事」等,我都很有意識地避免使用。當然,有注意到身教之重要性的教養者,應該是鮮少用這些用語對待親愛的孩子的,可是,當對象變成可能具有攻擊性的,或起衝突的他者,就較難注意到孩子也在一旁看著你的一言一行,脫口而出。

既然自己已經謹言慎行了,怎麼Jivan 會出現這種神態和口吻和我說話?「誰教你的?!」不不不,千萬不能這樣帶著怒氣質問孩子,進入團體生活後,孩子逐漸開始有同伴的概念,即便是語氣和緩地問「誰教你的」,孩子也不一定願意說,因為這對他們而言,已經是種「出賣」,「我說了他會不會被罵?如果我不說,老師就不會知道,老師不知道,就不會罵他啦!他就不會對我生氣,我們可以繼續一起玩。那,我才不說呢!」

更何況,說話的方式不需要刻意「教」,是受影響學來的。

所以我馬上猜到,一定有人在我不在場的情況下,對Jivan 說、或是在他面前對其他小朋友說過。我嚴肅地看著Jivan 叫他的名字,讓他停下手邊的遊戲,才問:「寶貝,是有誰這樣對你說過話嗎?」語氣中我認真但不帶指責,只是表達出「媽媽想充分了解情況」,這樣說就與「供出名單」不同了。

他說了一個名字○○○,不出我所料,那個在保母家和Jivan 朝夕相處的女孩,一直是比較霸道的個性,但因為年紀相仿,所以兩人天天玩在一起。之前Jivan 出現過把手舉高作勢要打人的模樣,也是因為發生過○○○在搶玩具生氣時會這樣舉高手打他。

我不打算在孩子面前評斷任何人,以免不小心造成孩子自視甚高的待人態度,只針對Jivan當下的行為,告訴他說:「你用那兩個字對我說話的時候,媽媽很震驚,我嚇了一大跳!因為你對媽媽那樣講話,我聽到心裡會好受傷。」

「媽媽嚇了一跳,會感覺受傷嗎?○○○也跟我這樣講啊!」

「你不是○○○啊,是Jivan,是我的寶貝啊!你跟○○○是不一樣的,不用說一樣的話。」

「是媽媽的寶貝,有禮貌嗎?不跟○○○一樣嗎?」他會提出媽媽的寶貝要有禮貌,是因為這陣子我一直在教導他待人有禮這件事吧!

「嗯!你們不一樣,我最愛你了!下次如果有人這樣對你說話,你可以讓他知道你不喜歡。如果他還是不好好跟你說話,你可以選擇去別的地方、做別的事。」

其實,我很常用「強調孩子的獨特性」,來隔離孩子從眾、複製他人不良行為的情形,與其強行規定「不可以」、針對性的批判「那人就是沒家教、沒禮貌」,或是和孩子爭辯「別人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倒不如直接增強「你就是你,你可以有不同的選擇,你可以做出不同且受肯定的行為」。

當我先展現風度,放下被孩子言語挑起的怒氣,教養才起得了作用:與其阻擋,不如疏濬。阻擋只會在某一天突然爆發,疏濬反而能長久和平共處,道理和用「障水法」治水失敗的鯀,和用疏通引流而成功的禹有異曲同工之妙。我們苦心為孩子選擇並營造良好的環境,但仍無法隔絕外在世界的影響,所以在這個節骨眼,最重要的是傳遞給孩子「媽媽很重視你,因為很愛你,所以必須教導你注重一言一行,才不至於傷人害己」。平心靜氣了解原由,不具備攻擊性和刺激性,我們的教養方能走進孩子的心,靠培養其「判斷」與「選擇」的能力,來避免脫序字眼再次的出現。唯有孩子真的懂了,說話之前,才能先經過自身內在的判斷而過濾,「嗯!我要記得,我以後不可以這樣說話。」

「知道嗎?媽媽請你離開洗手臺,是因為你已經玩一陣子,我很累了,現在輪到我洗澡了,你坐進澡盆裡玩也很舒服。」

「知道。」Jivan 平靜地退開。他的合作,代表著他的了解;他能了解,出自於我沒有因為他說了「你閉嘴」就瞬間動怒,而是我願意先放下成見──「你竟然敢這樣對媽媽說話!」同理他曾有過被同儕如此對待的感受。如此,他也在學習如何同理回應,媽媽也會有媽媽的需求。

「那,你剛剛那樣對我說話,我很震驚也很受傷,怎麼辦?」我接著引導。

「Sorry,我沒有禮貌了。」這是我始料未及的,Jivan 竟然因為我要求他做「有禮貌」的孩子,而從我的反應中判斷出剛剛自己是「沒禮貌」的!

「沒關係,我相信你不會再說了。」最後我說的這句話,是透過「愛與信任」的傳遞,肯定孩子反省的心,讓他持續保有此認知的「增強話語」。

看著收起方才凶神惡煞眼神的Jivan,軟化面容的弧線而快樂起來的笑靨,這應該就是教養中所謂的「雙贏共好」吧!然而同時,我也想起那個會這樣對Jivan 說話的○○○女孩,她在家到底是怎麼被對待的呢?每個行為與情緒走樣的孩子,在失去他們的單純可愛前,必定是已先傷痕累累了。

Jivan 叫我閉嘴,從強度上來看,已經比反抗式的「我不要」更為嚴重。倘若今天對我說話的對象是成年人,我當然有理由為此生氣;然而,教養者面對兩三歲的孩子,必須先有一清楚的認知:「我們是來幫助孩子成長的」,如此一來,就能稍微平復「你竟然敢用這種態度對我說話」的怒氣,因為成年人的標準和認知在此並不適用。

 

千萬不可以因為孩子一次的「失言」,就以偏概全而全盤否認孩子這個「人」

「理直氣壯『頂撞』父母,妳怎麼可以讓孩子這樣對妳說話?」朋友留言問我。不是我可以接受Jivan 忤逆我,這要歸因到一個起心動念:「我為什麼需要孩子百依百順?我為什麼要討厭孩子表達自我?」孩子說話用詞的取捨有問題,並不是他刻意要這麼選,而是外在無法隔絕的環境在孩子身上起得「影響」,這本就是社會化的過程,我當然要鼓勵孩子表達自我,只是,更要著力在他的表達方式,包括措辭和態度的拿捏上,做修正與引導。

當Jivan 玩得正開心,我突然打斷他時,這樣投入的時刻,任誰都難以馬上抽離;他透過過往被言語拒絕的對待(在保母家想和○○○一起玩時被叫「閉嘴」),模仿出該情境對方所展現的回應,是他錯誤的融會貫通所展現自我意見的做法。我若是生氣,就是孩子再一次受到言語的傷害:第一次忍受同儕不禮貌的命令「閉嘴」,再一次不明不白地被媽媽怒火中燒的「你在說什麼!你竟敢這樣對媽媽說話!」到頭來,孩子還是沒學會「說那句話」到底是有什麼問題?為什麼我一說,媽媽要發那麼大的脾氣?但為什麼○○○可以那樣對我說話?

孩子頂嘴或頂撞,本來就是區別人類與動物的一項生存本能!席勒:「思考是我無限的國度,言語是我有翅的道具。」說明的正是具有思辨力、靠言語表達思想、走出自己一條高飛的路的人,父母豈能變成他們的高牆呢?我們都想要把孩子教好,卻容易不小心被學語後伶牙俐齒的孩子「氣到說不出話」,然後再來抱怨「孩子難管」,其實說到底,是大人內心存在著「孩子不服我、我壓不住孩子」的掌控欲望啊!

那怎麼辦?聽孩子說完嘍!先了解他的「想法」,讓孩子感到充分被尊重,因為中途打斷別人也是不當的身教;若是連在父母面前都不能被傾聽與做自己,將來又怎會有力量為自己挺身而出呢?為自己發聲,這是內心強大的表徵啊!在孩子語言發展的階段,模仿他者是學習必經的過程;然而,其判斷如何取捨的能力尚未跟上以前,我們必須讓孩子相信「無論如何,你都可以放心告訴我你在想什麼」,然後傾聽到最後時,用同理的心先安撫,修正不當字眼再引導。譬如:在那個Jivan 斜眼瞪我、凶巴巴叫「妳閉嘴」的關鍵時刻,教養者務必要先「抓住理智線」,接收到釋放出的訊息:一是這孩子曾經有過不被尊重的對待,二是孩子明瞭自我的需求,但還無法適切地表達。如此一來,暴怒的情緒就會軟化下來了。

「我知道了!你正玩得很開心,所以聽到媽媽請你離開這裡時很不開心,對嗎?」「你可以直接告訴我你還想玩,不是要我閉上嘴,因為這樣說話,事情是沒辦法被好好地解決。」讓孩子知道,說話是為了溝通,不該是衝突的開端;父母不是銅牆鐵壁的大籠,而是豐厚孩子羽翼的循循善誘者。

千萬不可以因為孩子一次的「失言」,就以偏概全「教你幾次了!怎麼都那麼不聽話」,這樣因偶發「事件」而全盤否認孩子這個「人」,是非常傷人的,也會逐漸喪失孩子對你的信任的,當信任與尊重沒了,再多的指導都沒用。

 

摘自 谷卓《蹲下來,用孩子的高度看世界:讓孩子不委屈,能同理、尊重與分享》/凱信企管  

 

※延伸閱讀:

全能的父母養出無能的孩子,什麼都幫孩子做好做滿是「害」不是「愛」

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無須拿孩子跟別人比較,更不要催促他長成我們所期待的樣子

 

Photo:StockSnap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