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少女暑期打工,竟成植物人!資深社會記者:孩子的靈魂被吞噬,都是因為這個理由

很多人常常問我是否深入探究,各種刑案中的未成年被害者〈或加害者〉,她們的原生家庭與父母,到底是何種狀況?我都這樣說:「在能夠發揮正常家庭功能內成長的孩子,未必就不會犯罪,但被害者〈或犯罪者〉,幾乎都是家庭功能不健全下成長的孩子。」

孩子們引頸盼望的暑假期間,本該享受美好的夏日假期,與家人、朋友結伴出遊、參加營隊,這才是該有的生活,但我手頭上處理的新聞,接踵而來的確是「17歲少女性愛毒趴暴斃遭丟包」、「3少女約網友性愛趴」等令人心痛的新聞,我心頭悶極了。

這麼多年來歷經暗黑社會的洗禮,各種大小刑案早已無法影響我的情緒,但每每遇到未成年孩子,在生命迷失自我,周旋生死之間,往往會無法自主的手抖胸悶。

看到這些新聞中的孩子,那麼早就放棄〈或被迫〉放棄人生,失去青春色彩,甚至失去生命,在天燥昏頭之餘,我仍不斷的對自己洗腦,「這不是第一件,未來還會不斷的發生,如果我有餘力,一定會想辦法對每個人碎念到整個社會清醒為止。」

一名17歲的少女之死,到底能讓整個社會與父母們想起什麼?或做些什麼?說這些是老調重彈,但如果不將聲音發出,類似事件將永無止盡。

其實以前我不會的,有了兩個孩子之後,我的心頭還是持續保持著社會記者對生死早已麻痺,至之於度外的平靜,直到我遇到了另一位少女的遭遇,才開始自責起自己過去多年來的無感。


家人以為她只是去打工

印象很深刻,那天我按下電鈴,一位和我年紀相仿的男子緩緩打開鐵門,我很難忘記那一幕,幽暗狹小的客聽內,我要找的那位19歲少女,插著鼻管,身形槁弱枯瘦的躺在醫療床上,「她已經是植物人了」一旁怨嘆無助的父親說。這個場景震攝了我,手臂不自主的抖了起來。

少女的父親萬般自責說,「我現在要照顧她,只能偶爾打零工,當初如果不是我答應她可以去打工,要不是我相信她說的,只是去pub當公關,現在也不會變這樣,我也不知道能顧她顧多久,過一天算一天。」

事情是這樣的,幾年前,我花了不少時間去追查一個專門誘騙少女去酒店陪酒兼放高利貸,餵毒成癮後逼迫賣淫的酒店經紀公司集團。手法就是利用小女生想要購買手機或是名牌包的心理,號稱可以先預支三、五萬元,上班一個月後償還就好。

區區先借三、五萬,又可以領薪水後還錢,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會是困難的事。但是,這三、五萬,最後就是永遠拼死命陪酒賣身,甚至賠上全家財產都還不完的一個無底錢坑。

這位女孩僅借了10萬,陪酒陪了半年,也染上了毒癮,前後還了超過50萬元,但還要多少錢,她根本無權決定,只能認人當搖錢樹吸血,最後被強押去賣淫,賣淫日子她無法忍受而逃跑回家,但大批小弟衝去家中押人,女孩害怕被抓回過著暗無天日生活,從三樓跳下想逃跑,結果一摔重傷,送醫後就此沒再清醒過來,19歲的靈魂就此飄渺人間。

原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隔不久後,還有大批黑衣人又衝到少女家中噴漆砸屋要求還債,直到父親肯帶著他們看到女兒慘狀,確認她已經成了植物人,這件事才落幕。

一般很難想像,在台灣這個社會中,竟然還存在著猶如第三世界般毫無法治的狀況,我要跟大家說的是,在午看似平靜安毅的社會,這狀況比比皆是,只是幸運的你我,因為對孩子多了些關注,而成功阻止了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的慘況。

這位女孩的父母離異,過去都是與父親同住,體諒老爸打零工收入不多,自己想在暑假賺點學費,未料一個單純的想法,卻落入犯罪集團的毫無人性的算計中,最後賠上一生,也拉著父親下水,說實在,我也不知道未來他們如何度過餘生。
 

家庭功能不健全 對孩子來說是一種迫害

想想自己,我家野孩子上學的第一天起,咱父子倆一定每天手牽著手,迎著每天的清晨和黃昏,一路的慢慢晃回家中,而且每天還要來個大擁抱。但是去年開始必須同時接送妹妹後,我的手,就成了妹妹的專屬,即使有時候,我還是會主動牽起哥哥的手,但妹妹總是又繞到另一邊,讓我們成了三人行。

這時才驚覺,野孩子的手掌,已經和我的手掌一樣大了,但是,依然好暖,加上妹妹的那雙細細軟軟的小手,原來,這就是我心內最暖的兩個暖暖包。看著他們隨我在山中奔馳,溪流戲水、海邊滾浪,一幅幅年輕雀躍的畫面就在我眼前上映。

青春,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時光。但,在此同時,又有一抹烏雲飄過我心頭,讓心中又扭出一絲糾結,我想著,當我看著孩子在眼前歡樂的時候,又有多少孩子陷在陰暗的角落中被毒害或是殘害。

文章開頭這位17歲的未成年少女,個性好強,自認能賺得比媽媽還多,選擇了一栽入就幾乎無法爬起的「陪搖傳播妹」惡谷,最後下場,就是因吸食混合毒品過量,還遭到四名惡狼侵害,用最不堪的方式,結束荳蔻年華的生命。

另外三名少女只有13歲,說難聽,脫離奶嘴尿布都還沒幾年,但她們卻帶著猶如打滾風塵10餘年的油調,被帶回警局時,還裝老氣大言不慚的對著警方說,「這有什麼大不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聽得讓人當場傻眼,到底是什麼樣的因素,讓這些孩子失去了他們應享有的美好青春。

一個少女之死,到底會給社會及父母,甚至每一個孩子們多大的省思?

有眾多未成年少男少女,將年輕的靈魂葬送在鬥毆、毒品,甚至遭犯罪集團加害致死,數目變本加厲,治安不好固然政府有責任,追根究源,父母的忽視,才是起始的源頭

很多人常常問我是否深入探究,各種刑案中的未成年被害者〈或加害者〉,她們的原生家庭與父母,到底是何種狀況?我都這樣說:「在能夠發揮正常家庭功能內成長的孩子,未必就不會犯罪,但被害者〈或犯罪者〉,幾乎都是家庭功能不健全下成長的孩子。」

上訴三個案例,看似特殊,卻活生生血淋淋的在我們眼前發生,我在實務上的見證,實際上都已成常態。

每個爸媽都可以閉上眼回想,當孩子還是小嬰兒時在床上四肢蠕動,逗弄他的欣喜模樣;像隻無尾熊賴在自己胸口,那股淡淡的乳香與柔軟的身軀;抱著你撒嬌時內心的滿足,想起這種種的回憶,這時,我們還不及時伸出援手,豈能忍心看著他受到侵害脫離你而去。

當孩子心智還無法承受生活壓力之重時,我們要做的是,給孩子們一片澄清藍藍的天,而不是讓他獨自走入張牙舞爪的社會險惡。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