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烏龜國去旅行

管現在是落東西到大人快吐血,還是吃飯寫字慢到我們差點翻桌,這些過程他們一生也只會經歷這麼一回。那我們何必著急呢...

我以前看過一本繪本,最近時常回想起來,書名是「到烏龜國去」,內容是在說一隻兔子坐飛機到烏龜國去找他的好朋友,但到了烏龜國發現:等一班火車要花一週、看一場電影要花10個鐘頭、點一碗麵也得花上6小時...等等不可思議的旅行,讓人很昏倒,但故事的最後小兔子習慣了烏龜國的步調,才發現她原本以為長一樣的烏龜原來各有不同面貌,慢下來看才發現烏龜國有這麼多以前不曾發現的美好風景。

 

帶著小一新生,就好像兔子走進了烏龜國一樣,走路、吃點心都是龜速進行;午餐、入眠、寫作業也都以小時為單位完成。即便花費這麼多時間,大人們也不一定滿意他們努力的成果。
看著在學社認真寫作業,自己反覆塗改後的完成的字,到學校卻被老師狠狠的用紅筆全圈一遍,孩子臉上的笑容消失的無影無蹤,往後要寫國字注音全都是那個死眼神。

 

 


我知道家長或學校老師常常會希望小一新生在剛寫字時把字練好,以後字才會漂亮、整齊,所以非常要求字的美醜。
可是這些來自烏龜國的孩子,也許不是因為心不在焉、不想寫好才寫出大人認為不算美的字,而是孩子的手指小肌肉還沒發展好,沒辦法精準控制細部動作,才會反覆擦消也不見得寫得好。或是孩子的視覺比例判別功能也未發展完全,所以很難精準寫出大人認為「整齊」的字,例如小朋友想寫「好」會先大大的寫個「女」發現格子不夠寫了才將「子」壓扁扁的塞進右邊。我想很多大人都有看過孩子這樣的情形,他們當然看得出來自己寫的跟範本差很多,但要每次都準確留出空間寫字卻很難。

 

中文字千遍萬化,也不是每次都分一半就好,像是「行」的「彳」與「亍」就變成一比二的大小、更別提「變」「邊」「覺」這種筆畫多又難抓比例的字,可能到二、三年級也不一定寫得好。小一生寫注音同樣的格子一下放一個注音符號、一下又要塞兩三個,對於比例都還抓不好的他們,是很有難度的事情。
我以前也是字醜到媽媽瘋狂撕瘋狂擦的孩子,同一個字寫十遍十遍都長不一樣,直到四年級都是這樣。然而我的字開始變穩定是遇到一個無論我的字多龍飛鳳舞他都不吝於給我甲的老師,讓我想挑戰一次甲上、再挑戰每次都是甲上。絕對絕對不是因為媽媽讓我「充足」的練習。

 

也有家長跟我說:「老師,但我看他畫畫就可以畫得很精細啊!怎麼寫字就不行?」我們常常看孩子畫畫,頭畫大大的、身體小小的;手長長的、腳卻短短的,但我們不會跟孩子說:「你畫得太醜了,擦掉重來!」所以孩子喜歡畫圖,不喜歡寫字。如果他被這麼說過,那他一定會討厭畫畫這件事,或是討厭畫畫給別人看,因為害怕被批評。

 

大家都喜歡聽讚美,孩子也不例外,我在陪伴孩子寫字的時候,只希望他們做到一件事情--專心。當他們字真的差太遠了,或是簿子擦不乾淨,請告訴孩子:「你剛剛好像不專心,這個字是不是跟你其他的字不太一樣?有需要重寫嗎?」請讓孩子自己決定。當他們寫得整齊漂亮時,多讚美他:「你今天的字看起來一定很專心寫,真是厲害!」不強調美醜,因為那是很主觀的事情;不強調速度快慢,因為孩子可能會因為想討大人歡心而寫得快卻又被大人說是字在亂撇而沮喪。

 

 

看著升上中年級的孩子不需老師在旁耳提面命,也細心的幫我照顧低年級,也時刻提醒著我:不要急,慢慢來,總有一天這些小一生也會長大,長成他們該有的樣子。

 

不管現在是落東落西到大人快吐血,還是吃飯寫字慢到我們差點翻桌,這些過程他們一生也只會經歷這麼一回。那我們何必著急呢?孩子讓我們慢下了腳步,且讓我們細細欣賞每一個孩子獨特的地方,發掘屬於他們的亮點,何必執著於字的美醜呢?時間到了,該漂亮的自然就漂亮了!

 

作者:山神

山神(簡雯捷)目前任職雅德賽思敦化隊,有許多搞怪想法的七年級女生,意外走上教育這條路。進來雅德賽思協會已四、五個年頭。喜歡將孩子喜愛的事物與他們一起討論排進學社活動裡,曾和孩子一起辦過一日餐廳、街頭魔術師、打工換宿旅行…等,未來還想跟他們一起挑戰許多不可能的任務。

不習慣孩子稱我為老師,他們通常直接叫我的名字,對我來說孩子們只是年紀比我小兩輪的朋友,不想背著『老師』的身份壓力覺得一定要教會他們什麼,只是比他們提早認知到:人生是一段自我探索的旅程,希望透過我的察覺來協助他們認識自己並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Photo:marin,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