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父母年老,決定獨力看顧的兒子,除了考量不讓妻子為難,最重要是因為自己跟父母之間才有「血緣」關係

他們更重視的是「血緣」。事實上,還有兒子聲稱:「交給妻子這個『外人』(照顧),感覺很奇怪。」所以這組兒子照顧者談論的多半是:假如有兄弟姊妹的話,就不會找妻子,寧願找兄弟姊妹討論該怎麼分擔最理想。

文 / 平山亮

台灣社會終將迎來漫漫長照路,

身為兒子,該怎麼因應這項切身的課題?

這組我所訪談的兒子照顧者幾乎完全不讓妻子參與照顧,也不期待妻子協助。有些兒子照顧者的妻子同樣沒有分擔照顧工作,但他們無法接受;而這一組的兒子正好相反,他們並不會抱怨妻子的表現。

這是因為他們更重視的是「血緣」。事實上,還有兒子聲稱:「交給妻子這個『外人』(照顧),感覺很奇怪。」

所以這組兒子照顧者談論的多半是:假如有兄弟姊妹的話,就不會找妻子,寧願找兄弟姊妹討論該怎麼分擔最理想。

這組兒子全部都和父母親分開住,當中還有人的妻子是單身出外工作,甚至有丈夫、妻子以及各自的父母親全部分開生活的案例。

再者,這一組兒子和父母的物理距離,比其他組的兒子來得更遠。幾乎沒有住在同一縣市的案例,其中還有人每天必須花幾個小時遠距離來回照顧。

或許從以上分析可以推測出,他們和父母住得那麼遠,是因為不期待妻子參與照顧;但是我從有限的訪談對象當中,很難確定他們跟父母的距離和對妻子的期待之間的關聯,以及整體趨勢。

此外,假設這兩件事有所關聯,那麼哪一個是因?哪一個是果?實在有些模稜兩可。比方說,或許是為了讓妻子覺得相隔遙遠,就算想分擔照顧也沒辦法,或者正好相反,原本就不打算讓妻子參與照顧,所以就算住在距離父母很遠的地方也無所謂。

總而言之,從他們的談話中,看不出想要妻子分擔的期待,反倒讓人覺得在照顧父母這件事上,他們似乎很積極地想把妻子排除在外。

比方說,某位兒子每個星期有一半時間住在父母家照顧他們,但是回到自己家後,也幾乎不跟妻子談論到照顧的情況。根據他的說法,如果跟妻子談起那些事情,妻子會關心父母的狀況,說不定也會開始煩惱「我是不是得去看看才行」。

其他人聽了也笑著說:「或許就是因為沒有仔細交代(父母親的情形給妻子聽),(夫妻關係)反而很好。」

換句話說,或許他們自己也意識到,儘管並不期待妻子分擔照顧的工作,妻子還是有可能因為沒有參與而感到為難。所以在這一組當中,有些兒子照顧者會基於這樣的顧慮,選擇不向妻子報告照顧的狀況,也不抱怨照顧上的壓力,以免打開妻子的煩惱開關,害她苦惱「我是不是得去看看才行」。

但是,這些妻子就算沒分擔照顧工作,也並非沒有協助丈夫。她們都承擔起「照顧基礎」,也就是打理自己家的家事,照料兒子照顧者的起居,甚至因為丈夫的資訊來源較少,所以也會提供從自己的人際網絡收集來的相關照顧資訊。

有一位兒子表示,有一次妻子知道他考慮幫父母換醫院,就幫忙查了好幾間醫院的資料做準備。這些妻子對於身為兒子照顧者的丈夫,絕對不是「冷淡」的。

 

「一個屋簷下」才會產生的摩擦

丈夫跟妻子的關係是否良好,關鍵就是在照顧這件事情上有沒有和妻子明確商量。就這一點來看,跟父母同住的兒子「風險」最高。

因為如果是住在一起,夫妻之間幾乎沒有任何「商量如何分工」的動機。首先,假使已婚的兒子跟父母住在一起,就算他不打算把所有照顧工作交給妻子,也多少會希望她能分擔一些。而且他們理所當然地相信,妻子既然願意同住,便等於是回應了他的期待。所以他也不必跟妻子商量,就這樣開始照顧父母。

但是,有些妻子可能直到公婆需要照顧時,才發覺自己並不想按照丈夫暗自的期待去做;也很可能在照顧之前,就從同住的生活壓力中「撤退」。

開始照顧父母之後,以同住的情況來說,夫妻間很容易以「誰當時在場就誰做」的方式來承擔照顧工作,明確劃分各自任務的動機自然就很低。

當然,照顧是非常即時的勞務工作,通常無法預期被照顧者要的是什麼、又要做到什麼程度,所以採取「誰在場就誰做」的彈性作法,可以說是比較理想的。

但是,這之中隱藏的較大風險是,在沒有明確劃分自己跟妻子責任範圍的情況下,丈夫會很難察覺妻子所承擔的工作量變得相當大。

當然,兒子照顧者夫妻之間的關係,不見得會因為跟父母同住就變差,但顯然就是因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距離太近,丈夫反而不容易看到都是妻子一肩承擔。

 

摘自 平山亮《我是兒子,我來照顧:28位兒子照顧者的真實案例,長照路上最深刻的故事》/台灣商務

 

※延伸閱讀:

我對於重要的家人說話常常口氣很差,而且容易感到不耐煩,沒辦法直率地表達情感,該怎麼辦?

【小可可教我的事】用溫暖的心,面對事與願違的時刻

Photo:Pexel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