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事業兩得意的是男人,兩頭燒的是妳;媽媽不可能面面俱到, 但求無愧於心

包括我自己在內, 身邊許多全職媽媽的朋友, 都曾被提出這樣的質疑:「那個誰誰誰不就是又有工作, 小孩還生了三個。」言下之意就是只能夠做到自己顧小孩,卻無法賺取收入的女人「沒用」。
  • 羽茜
  • 2019-05-30
  • 瀏覽數9,367

包括我自己在內, 身邊許多全職媽媽的朋友, 都曾被提出這樣的質疑:「那個誰誰誰不就是又有工作, 小孩還生了三個。」言下之意就是只能夠做到自己顧小孩,卻無法賺取收入的女人「沒用」。

我們這個時代的年輕男女, 已經知道婚後還是要給彼此一點自由的空間, 也懂得營造生活情趣, 所以只要婚後還沒有小孩, 不和長輩同住, 還是能過得像同居的情侶那樣自由。

但是有了小孩之後, 情況就徹底不同了。

雖然社會對已婚婦女的箝制已經不如以往, 即使已婚也一樣可以出去工作、或者不做家事請別人代勞, 但是對於母親這個角色, 這個社會的期待卻沒有絲毫的放鬆, 甚至還更多、更加複雜。

對「母職優先」的想像, 會和現在主流的個人主義相互衝突, 個人主義強調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 人生最重要的目標是個人成就, 但是身為母親卻又必須以孩子為優先, 不能盡情追求理想中的自我。

於是女人的自我矛盾就產生了。

全職媽媽會對自己感到焦慮, 因為周遭的人認為她「只需要帶孩子」, 貶低家務和育兒這類無酬勞動, 於是她明明就很忙很累, 還是會被認為是家裡的米蟲。

但職業婦女的焦慮也不相上下, 因為在職場上必須專心一致, 別人會說她「錯過了孩子的成長」、「不想陪伴為何還生孩子」、批評她是重視自己的發展, 遠超過孩子福祉的「不負責任的母親」⋯⋯

現在被認為成功的女性, 必須是成功的母親, 又在職場上有所成就。但孩子被認為是母親一個人的責任, 所以在職場上, 她根本就無法像男人那樣心無旁鶩, 總是有後顧之憂。

女人必須要兼顧事業和家庭, 與其說賦予女人在職場上奮鬥的自由, 不如說是新的角色期待和壓力, 這個社會要求女性對家庭同時做出兩種貢獻, 既是人力的, 也是金錢的。

包括我自己在內, 身邊許多全職媽媽的朋友, 都曾被自己的母親、婆婆、或者伴侶這樣提出質疑:「那個誰誰誰不就是又有工作, 小孩還生了三個。」言下之意就是只能夠做到自己顧小孩, 卻無法賺取收入的女人「沒用」。

但是必須要兼得的壓力, 其實加深了女人對周遭親人的依賴而不是獨立自主。因為社會上沒有提供充分而且可以信賴的托育機制, 不管是非正式的鄰里互助, 還是正式的托育機構, 所以她要能在上班時間準時抵達公司、專心工作, 就高度仰賴家人這個非正式的托育管道。

因此當女人的身分從女孩、女人、妻子, 又變成以母親為主之後, 她的人際關係就會像一張突然收緊的網, 以小孩為中心, 家族中其他人都靠攏過來。

前面所提及的那種種旁人對於好女兒、好媳婦的期待, 也就跟著被投射到女人身上, 必須用「和諧的」人際關係來換得對方協助的女人, 也就難以掙脫對方「妳要為我的情緒負責」的不合理要求和束縛。


不可能面面俱到, 只求無愧於心

有個朋友在當全職媽媽時, 每天要看先生下班後的臭臉, 理由是上班很累, 他單薪養家很有壓力。於是一次大吵後她選擇出門上班, 孩子沒有找到合適的幼兒園,只好每天送到公婆家中, 下班後再去接回。

但這樣一來經濟壓力雖然減輕, 下班後卻是她一個人面對公婆的臭臉, 公婆在媳婦沒有工作時, 抱怨媳婦讓兒子自己養家太過辛苦, 在媳婦工作後, 又抱怨帶孫子占去他們的退休時間。

「妳應該找到合適的幼兒園或保母才去上班。」

公婆和丈夫都這麼說, 但是找起這些資源時他們又事事挑剔, 覺得沒有什麼比「家人自己帶更安心」, 於是批評的方向就改成「妳為什麼不能自己帶, 同時在家工作」。

一直到孩子上幼稚園, 公婆幫忙下課後接回, 但是她有時要加班, 或者孩子生病、幼稚園停課一停就是一周, 這段時間只能拜託公婆照顧孩子的她, 還是要面對公婆的批評:「妳為什麼不能找一個能請假的工作, 妳是媽媽耶! 孩子生病妳還只顧工作這樣像話嗎?」

如果把媽媽兩個字換成「爸爸」, 就會有人跳出來說這種要求太不合理了, 哪來這種又能彈性上下班、薪水不差、還能夠育兒和家務一把抓的工作。

但是當對象是女人、是母親, 批評的人態度就會變得理直氣壯, 因為這個社會認為母親本來就應該排除萬難去做對孩子和家庭「最好的選擇」, 就算那些選擇在現實中根本不存在, 她也應該要努力去實現一個幻夢。

簡單來說, 他們要母親既以孩子為優先, 又要兼顧工作, 還要對周遭的親友沒有任何依賴和干擾。這種單獨針對母親的要求既不現實又不合理, 但是長輩或丈夫都沒有體會過這種難處, 自然也不會有任何同理心, 去體諒已經蠟燭兩頭燒的女人。這又再次的顯現出, 女人最好把討好所有人、讓所有人滿意的目標拋諸腦後了。

因為就算妳盡了全力, 他們說什麼妳就做, 妳也只是會落得筋疲力盡、卻依舊是千夫所指的下場。

人只能做自己盡力而且問心無愧的事情, 至於什麼是理想女性、成功女性、好媽媽好太太好媳婦這些存在於他人心中, 高到不切實際又令人難以置信的標準, 就讓他們自己去說, 妳就當耳邊風輕輕吹過。

因為只要妳企圖達到他們的要求, 下一步就只有做到更好, 沒有夠好。就像我看待那位出門上班的朋友, 覺得她已經是很盡責的母親和妻子了, 多數時間都準時上下班, 其他時間也認眞陪伴小孩, 但公婆和丈夫的抱怨就是沒完沒了, 沒有人想要體會她的難處, 只想單方面宣洩自己的壓力。

這就是只會要求他人而不想在關係中有任何付出的人, 對女人設下的陷阱, 他們不斷說著「這是妳身為母親、身為女人應該做的事情」, 然而自己卻什麼事情都不想做。妳如果只知道被動配合, 期待他們有一天會肯定妳的辛苦, 就是陷自己的自由於萬劫不復, 更殘酷的是, 當妳眞正有需要, 只求保有工作的同時孩子能有人照顧, 他們還對妳的困境冷嘲熱諷、落井下石。
 

摘自 羽茜《媽媽的自由:給那些隱沒在女兒、妻子、媳婦、母親角色後的自己》/時報出版

 

Photo by Dylan Gillis on Unsplash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