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明明讀很多課外書,為什麼測驗成績還是不好?台師大研發中文閱讀能力診斷評量,有效提升閱讀力

台師大心測中心結合大數據,開發出「Smart Reading慧讀,會讀」系統,平台收錄逾萬本的書籍,可分析書籍難易度及學生閱讀能力、推薦合適書單,已有許多學校使用這套系統、幫助孩子「適性閱讀」。

國際有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PIRLS(促進國際閱讀素養研究)等閱讀測驗,台灣也有一套可診斷中文閱讀能力的測驗,由台師大心理與教育測驗研究發展中心(簡稱心測中心)研發「中文閱讀能力適性診斷評量」(Diagnostic Assessment of Chinese Competence,簡稱DACC),評量學生的整體閱讀能力。

 

評量學生的閱讀能力

DACC測驗以閱讀心理學、閱讀能力發展歷程理論為基礎,將閱讀能力區分為五個向度,分別是:字詞辨識、表層文意理解、文意統整、推論理解,以及分析評鑑的表現。

測驗題型包括單題與題組題,取材貼近日常生活的經驗,如:日常對話、網路資訊、購物旅遊等,出題型式除了連續文本之外,也包含圖表、廣告傳單等非連續文本。

 

AI推薦適合學生程度的書,適性閱讀

測驗以小二至高一為主,測驗結果報告除了整體的閱讀能力,還有各向度的表現、閱讀能力的強弱項。而後系統會依據學生的閱讀能力,推薦適合其能力程度的書籍。

台師大副校長宋曜廷指出,閱讀教學實務面的困難在於,學生閱讀能力的評估不易,以及書籍難度不符合學生的閱讀程度。台師大心測中心結合大數據,開發出「Smart Reading慧讀,會讀」系統,平台收錄逾萬本的書籍,可分析書籍難易度及學生閱讀能力、推薦合適書單,已有許多學校使用這套系統、幫助孩子「適性閱讀」。

宋曜廷指出,文本可讀性分析模型結合閱讀心理學、語言學、AI人工智慧,可有效評定文本難度,經證實系統推薦書籍的準確度達91.15%,有效幫助學生增加閱讀的信心。

 

打造個人的閱讀歷程檔案

系統推薦的書籍可能上百本,學生可以自己挑選、決定要看哪些書。宋曜廷表示,學生可以在系統建立自己的閱讀計畫,例如一週或一個月讀2、3本書,培養做規劃和閱讀的習慣。

而且,系統有摘要自動批閱機制,掌握學生閱讀後理解的程度、學習效果;如此,形成一個學習歷程的循環。宋曜廷指出,學生的閱讀計畫記錄下一年讀了幾本書、所寫的心得,可呈現閱讀書籍的難度逐漸增加、閱讀能力的精進,「累積一年、二年、三年,這就是很好的portfolio(學習歷程檔案)。」

 

閱讀能力也有天賦高低的差別

宋曜廷見長於教育心理學、心理與教育測驗,曾擔任台師大心測中心主任;心測中心所開發的「適性化職涯性向測驗」及「情境式職涯興趣測驗」,每年多達10萬名國中生進行施測。

宋曜廷說:「每一項能力都有天賦的高低,高層次的閱讀牽涉統整和分析,這種抽象思考的能力也是一種天賦。」從研究生寫論文就可以看得出來,做研究需分析一、二十篇論文,有些人天生擅長比較分析文本。

「每個人性向、天賦不同,」宋曜廷說。這或許可以回答為什麼有些學生不太閱讀課外書,素養導向考試卻考得很好,除了有天賦,再加上學校的訓練、勤做題目等。

但高層次的閱讀能力可以用方法培養。宋曜廷強調,讀課外書、廣泛性的閱讀只是第一步,情意上有所感、有所抒發,例如很感動、有趣,但接下來必須有更進階的訓練,例如:寫心得、分析作者和文章結構、比較文本等,否則閱讀的效果不容易顯現出來。

也因此,學校的國文教學必須改變,「不能只教國文課本,課文從頭講到尾,卻沒有教如何綜整和分析文本,」宋曜廷說。

雖然「廣泛閱讀的成果不一定能顯現在考試上,但絕對可以在portfolio上被看到,」宋曜廷說,除此之外,寫作時有很多樣的取材,和人溝通聊天可以旁徵博引、講話有趣,都是很好的累積。

 

台灣孩子的閱讀程度不輸香港和北京

DACC測驗結果提供常模參照,測驗者與同年級學生的成績做比較,了解自我相對的表現。除了台灣學生的常模,DACC也進行兩岸三地的中文閱讀程度比較,結果顯示香港的表現較弱,台灣和北京兩地則各有擅長,北京小學三年級中文閱讀能力勝過台灣,到了五年級,台灣學生的閱讀能力就超過北京。

※延伸閱讀:

新課綱語文素養這樣教:閱讀能力不應是用來背課本和考高分,而是有能力自學、讀懂課本以外的東西

只要閱讀量大,就可以拿到好分數?那可不一定!這關係到孩子是否學會這件事
 

 

 

Photo: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陳玉玲、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