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設法改正孩子的缺點,何不關注他的優點,讓孩子相信自己有能力改變

我喜歡換一個說法來看一件事,任何事情都一體兩面,某個看起來是缺點的東西,換個角度後就會變成優點,端看如何去解釋。對方需要的是,有人可以協助他善用他的特質,打開屬於他自己的禮物。
  • 南琦
  • 2019-03-27
  • 瀏覽數3,326

重新像個學生般學習後更能體會,讚美這件事是不分年齡的,這個社會實在不缺批評與自以為是的建議,雖然批評也能激出不服輸的力量,但只有讚美才能激出人的良善力量,不管是對讚美者或被讚美者。

50歲才學50音的確吃力,單字背過就忘,忘過再背,不過我的日文老師是精通國台語的日本人,教學態度認真,我不敢懈怠。

因為本班不以檢定而是以生活應用為目標,所以學了一年多後即將邁入第二年時,這個小班就稱為「中級班」。我很心虛,因為單字庫不夠多,會話多停留在打招呼寒喧的階段,所以不時有「想去檢定一下N4或N5以證明自己的實力」的想法。

水野老師(我的日文老師)始終不以為然,她說,「妳的程度初級絕不會有問題啦,如果你不出國留學去考日文檢定沒有意義,要過關還不簡單,考古題背一背就好,但有許多人檢定完還不是開不了口?相信我,妳~一~定~可~以~,所以不需要。」

我聽了笑說,先生(日人稱老師為先生),妳也對我太有信心了吧。我像個小學生一樣興奮,雖然半信半疑,但我還是勉力在一堆單字中奮戰,日文老師對我的讃美,像掛在驢子眼前的紅蘿蔔,只能鞭策自己不斷往前。

不得不承認,只要是真心的讚美,即使是自己不是很相信的讚美,對我這個老學生的確有效,那麼對孩子而言肯定更有效。

我從來不覺得小小孩的塗鴉是鬼畫符,亂畫也有亂畫的意義,也許代表某種情緒的發洩。我承認小小孩不成形狀的塗鴉我的確看不懂,但我願意用讚美的方式鼓勵他繼續畫下去,用畫畫表達情緒或感受,不害怕去畫,除非:

我言不由衷的讚美。明明没仔細看孩子的畫,卻胡亂誇讚一通:「你兔子畫得很棒是全班最棒的!」,孩子說,他畫的明明是狗。

我心不在焉的讚美。我一邊看著手機,隨意瞄了一眼敷衍著說:「好乖,畫得好棒,趕快去玩吧。」

這樣的讚美沒有心,有講沒講差不多,至少要站在想試著理解的角度,有品質的讚美他:「不知道你畫的是狗還是兔子耶,可是好逼真喔好像真的會咬我~~」就像水野老師對我真誠的讚美,聽起來很受用。

來求助(心理諮商)的人當然更需要被讚美。這絕不是安慰的話,我絕對不會為了讓病人好過一些,而說些華而不實空洞的話,若沒讚到對方能接收到的範圍,輕則不痛不癢:「心理師一定是在安慰我」,重則病人有被冒犯的感覺:「心理師一定對很多人說過一樣的話」。心理晤談的主要效果,就是治療者要比個案更能發現他美好的特質,別被眼前的情緒土石流給淹沒了,個案之所以看不見,是因為他被情緒困住太久,他被否定得太久,以至於不相信自己有這樣的優點,我有義務幫助他看見。

個案說:「我就是想太多,愛鑽牛角尖。」我說,這代表你是個細膩敏銳的人,也許你擔心別人更甚於擔心自己;個案說:「我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我說,這代表你很重視朋友;如果有個案說,「我是悲觀的人,什麼事都往壞的地方想」時,我甚至會說:「誰跟你說人一定要樂觀的?悲觀的另一種說法是有危機意識,有危機意識不好嗎。」

為什麼要這麼做?絕不是我故意避重就輕不直接處理問題,而是我相信增強他的信心後,他自然有能力處理自己的問題,不停地指出對方優點在治療技巧上叫「優點轟炸」,人能有多少機會被大量的正向回饋?這感覺就像人在家裡突然被通知有包裹,下樓取貨時發現竟然有滿滿一車禮物!

我喜歡換一個說法來看一件事,任何事情都一體兩面,某個看起來是缺點的東西,換個角度後就會變成優點,端看如何去解釋。對方需要的是,有人可以協助他善用他的特質,打開屬於他自己的禮物。

教養過程不也是這樣,與其設法改正孩子的缺點,何不關注他的優點並給予讚美。要指正孩子的錯太容易了,但,你能用力的讚美他嗎?
 

※延伸閱讀

別讓孩子成為厭世代

方法篇:不讚美,多鼓勵〉5種鼓勵語法,肯定孩子的努力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