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敬騰:對閱讀障礙的人來說,最痛苦的不是障礙本身,而是別人不理解

閱讀障礙對小朋友的困擾,就是別人簡簡單單就能做到的事,但他不管多努力,就是看不懂。而不論在家裡或是在學校都不一定能被諒解,只知道「你最後一名」、「上課時都在睡覺」,身上就貼上了壞學生點標籤。

文/蕭敬騰

對有障礙的人來說,最痛苦的不是障礙本身,而是別人的不理解

大概是小學低年級的時候,那時哥哥姊姊常拿著漫畫書,一邊看一邊大笑,當時我就想,這是怎麼樣的一本書,可以讓他們看得如此開心?我順手把桌上的漫畫書拿來看,但左看右看,我都不懂好笑的點在哪裡。

我問他們哪個地方好笑,聽他們講完之後再看一遍,甚至試著把對話框裡面的字一個一個讀出來,但還是沒辦法知道這一整段話是在講什麼,更困擾的是,我無法決定漫畫要從哪一格看起,是該由上往下?還是從左到右?

我的年代看漫畫書是小朋友最重要的娛樂來源,家裡兄弟姊妹又多,因此經常有一堆漫畫書,但我卻連兩頁都沒有讀完過。

閱讀障礙對小朋友的困擾還不只看不懂漫畫書這件事而已,小時候我沒辦法分辨「洗髮精」跟「沐浴乳」的差別,外型看起來都一樣,我也看不懂標籤上密密麻麻的說明文字,只好洗到一半在浴室裡大喊:哪一瓶是沐浴乳?哪一瓶是洗髮精?

家人都以為我太皮找麻煩,在學校裡也常因類似的原因被老師或同學罵,小學時候還好,但從國中開始課業壓力變大,怎麼讀都讀不懂,成績跟不上,其他人只知道「你是最後一名」、「上課時你都在睡覺」,身上就貼上了壞學生點標籤。

閱讀障礙的人生活上會有一些小問題,是正常人無法理解的,像是我沒辦法看華語以外的電影,因為我英文不好,看字幕的速度又很慢,如果劇情比較複雜需要靠字幕來理解,常常才看懂前面的兩三個字,直接就跳到下一段了,除非我不停地按暫停,或重複的看很多次(我還真的過看了十次以上的鐵達尼號),但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很難有跟其他人看電影一起笑一起哭的經驗。

為什麼別人簡簡單單就能做到的事,但我不管多努力,就是看不懂?小時候我很氣自己,長大之後慢慢就習慣了,只要習慣就不會覺得特別痛苦。其實對有閱讀障礙的人來說,最痛苦的並不是障礙本身,而是別人的不理解。

 

沒人可以完全理解其他人的痛苦,喜悅也一樣

不管是為了自己,或為了喜歡的人,我曾經很努力試著要克服閱讀障礙。

比方說,大約兩年前,我一邊當藝人,一邊在學校唸書,那一次的期中考試,我花了很多心力準備,心裡很確定的想:「OK!來考吧!我都準備好!」,甚至期待考試的到來,結果到了考試的時候,老師發了考卷,我翻開一看,總共有25題,低著頭拼命寫,覺得自己跟以前不一樣了;但當我寫到第10題的時候,忽然聽到老師說:「剩下最後5分鐘。」

我聽到當場傻眼,抬頭看看其他同學,想找看看是不是有人跟我一樣寫不完?但發現大家好像都寫得差不多了,甚至有同學舉手問說:「老師,我可以現在交卷嗎?」

我當下就想說:怎麼可能!怎麼又是這樣!

從小我回答問題的速度就比其他人慢,不是不會或不想寫,但就是寫不完,考卷的後半都是用猜的,所以每次後面總是錯得一塌糊塗。

我本來以為,那次考試可以不一樣。

因為我當時已經是藝人了,更不想讓老師覺得我故意擺爛,所以在考卷後面寫了留言跟老師說明,後面15題沒寫,不是故意,而是我真的盡力了。

看到留言的老師還特別來找我,主動詢問我的狀況。不過還好,大學之後的教學方式,比較著重在發表、申論、對談,需要文字跟閱讀的部分也還是有,但比例比較少一點,而且現在大家都了解「閱讀障礙」是怎麼一回事,比較有同理心。

沒有人可以完全理解其他人的痛苦或喜悅,年紀大一點之後比較能接受自己的缺點,也願意說出來,有些事情能說出來就會變得比較簡單。



※延伸閱讀:

洪蘭─同理心從小教,才能自愛愛人 

「你好醜,我不想跟你玩!」孩子突然說出無禮的話,有智慧老師媽媽這樣引導他 

 
摘自 蕭敬騰《不一樣》/寫樂文化 


 
圖片來源:寫樂文化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