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是家人也需要給予空間和尊重 蕭敬騰: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的功課與人生需要去完成

在社會的每一個角落,只要有人際關係的地方,就可能產生情緒勒索,越親密的人之間,這種情形就可能越嚴重。而要改善這個問題,必須正視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這件事,大家都必須互相尊重,在這個前提下,每個人才有生存的可能。

文│蕭敬騰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而獨立是生存的必要條件

跟寫作《情緒勒索》的心理諮商師周慕姿聊天,談起關於情緒勒索的相關話題。

我覺得這個狀況存在社會的每一個角落,只要有人際關係的地方,就可能產生情緒勒索,越親密的人之間,這種情形就可能越嚴重。

我從小就覺得媽媽很辛苦,除了要十月懷胎忍痛生下小孩外,還得為了養育小孩放棄許多夢想,因為這樣,他們當然會對小孩有些期待,但小孩脫離娘胎後就是是獨立的個體,他們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有自己必須處理的人生課題,無法完全按照媽媽的期待生活,然而,能長到這麼大,畢竟是接受了爸媽很多的照顧與恩惠,又無法完全不顧他們的想法,就產生了「情緒勒索」的狀況。

「對啊!我在心理諮商師臨床遇到的狀況中,這樣的情形佔了六七成,所以,我才興起寫這本書的念頭,讓大家正視這個議題。」周慕姿說。

我覺得想要改善這個問題,必須正視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這件事。

因為是獨立的個體,所以不管是父母或小孩,甚至是情人跟朋友之間,大家都必須互相尊重,在這個前提下,每個人才有生存的可能。

做媽媽的不用因為自己十月懷胎辛苦把小孩生出來養大,就認為孩子必須要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稍微不如意就搬出「想當初 ⋯⋯」來威脅小孩。

小孩也不需要因為無法照父母的期待去做,就產生壓力跟愧疚,覺得自己虧欠了父母或是對自己的價值產生懷疑。

不只是親子之間,情人跟朋友之間也是這樣。要用平等的態度去對待每一個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大人或是小孩。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的功課與人生需要去完成。

 

你愛的人一定有缺點,因為愛包含了犧牲與服務

我養了四隻貓六隻狗,本來有五隻貓的,但年初走了一隻,那是我的第一隻貓,我還沒入行前就養了,我所有的動物都是領養的,我開始養那隻貓時,牠已經四歲了,我養了牠十多年。

貓跟狗還是有些差別,貓會把自己當人看,而且情緒也很豐富,不像狗是順從的,從個性上來看,我覺得我跟貓比較像。

貓可以當人的老師,貓很獨立,不會崇拜人類,只會把你當成另外一隻貓看待,但狗可能會把主人當成是神。

所以貓不想理你的時候,死也不會理你,但如果想黏你,你也沒辦法阻止牠。

如果你知道對方完全無法回報,你還願意義無反顧地愛牠,那才是真愛。養貓讓我學會這一點。

 

不論關係多親密,單純直接最好

我喜歡跟人保持距離。

不管是朋友、家人或是情人間都該保持一定的距離。

不只是為了安全,更是一種禮貌。

我非常愛我的二哥,從小就很崇拜他,因為他,我參加宮廟活動;因為他,我開始接觸音樂。

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運氣。一起玩音樂的我們,在音樂的路上有著截然不同的境遇。

我不是沒想過要幫助他,但這種事情,在兄弟的關係間該怎麼拿捏?該怎麼做?或做到什麼程度?才能既幫助到他又能維持他的自尊呢?

前幾年,我二哥在我的公司裡任職,這對我來說,也是非常大的考驗。

在血緣上,他是我敬愛的二哥。

在公司的體制裡,我是他的老闆。

對凡事要求完美的我來說,公事上我得一視同仁,不管是對工作品質的要求,或是工作上應對該有的規矩,我不能因為他是我哥就放水,否則我怎麼面對跟要求其他的同事?

畢竟,就算不明說,公司內外的所有人都睜大眼看著我們。如果我徇私偏袒,別人會怎麼說,這對他或對我,都不是件好事。

但在家庭關係,他是我的哥哥,是我從小追逐的背影。

於是,在我們在公司共事的那段時間,我每天都得戰戰兢兢地拿捏分寸,就像在開車中,一下踩油門,一下踩剎車地,努力保持安全距離⋯⋯。

這對我來說,真的很辛苦。

我哥最後離開了公司。我們又能回復單純的兄弟關係。

雖然我們不是經常聯絡,但他知道,我一直是那個跟在他身後關心他的弟弟。

這樣就很足夠了。

 

※延伸閱讀:

蕭敬騰:對閱讀障礙的人來說,最痛苦的不是障礙本身,而是別人不理解

侯昌明:小時候認真教,長大就該放手
 

摘自 蕭敬騰《不一樣》/寫樂文化 

 
圖片來源:寫樂文化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