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這麼多錢讓你補習, 你到底都學到哪裡去?」說的人理直氣壯,聽的人痛苦不堪

如果內涵是關心,本質是善意,能不能如實地表現在語氣、行為及態度上?而不是用了惡毒的形式,尖酸的言語,把好好的一段話如此傳遞。不加油添醋,不拐彎抹角,甚至用了醜陋、險惡的包裝紙。關係裡的權力與「位置」,讓各種關係,很難存在平等。

作者:臨床心理師洪培芸

話若無法說得動聽,至少不要難聽。用詞透露出關係裡的權力,還有「位置」。

「你怎麼這麼笨!連拿杯飲料都拿不好,笨手笨腳的。我當初一定是鬼遮眼,不然怎麼會娶你進門!」這是夫妻對話。

「你看看王媽媽的女兒這一次考試突飛猛進。我花了這麼多錢,讓你補習,加強這麼多科目,學習這麼多才藝,你到底是都學到哪裡去?不要跟我說NETFLIX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那都是戲。媽媽如果不是為了你好,擔心你以後沒有競爭力,我才懶得管你。」這是母子對話。

「你穿這樣能看嗎?走在一起,真是丟我的臉。拜託你也翻翻《GQ》,學學裡面的型男穿搭風格。你這樣真是土爆了,叫我怎麼跟姊妹淘介紹你是我的男朋友。」這是情侶對話。

帶著筆記型電腦,靜靜坐在咖啡店一角的我,聽到三種關係,三段對話。

內容雖然不同,但都有著上對下的位置及關係。

一個頤指氣使,一個聽話認命;一個自以為是,一個強忍壓抑;一個傲慢無禮,一個丟臉丟到太平洋去。

 

為什麼說的人毫不自知,聽的人卻痛苦不已?

我時常思索,把一句話好好地說出來,有這麼難嗎?實際上,就是有這麼難。

困難到「說的人毫不自知,聽的人痛苦不已」,然而這又隨處可見,是所有人際關係裡最難念的其中一本經。

如果內涵是關心,本質是善意,能不能如實地表現在語氣、行為及態度上?而不是用了惡毒的形式,尖酸的言語,把好好的一段話如此傳遞。不加油添醋,不拐彎抹角,甚至用了醜陋、險惡的包裝紙。

關係裡的權力與「位置」,讓各種關係,很難存在平等。

例如,所有我們聽過的稱謂,父母對於子女,丈夫對於妻子,姊妹對於兄弟,學生對於老師,同事以及上司……這些基於血緣、婚姻、職業及各種社會文化承襲下來的機制,所帶來的關係稱謂,有些乍看之下,是對等與平行,例如夫妻、情侶、手足與同事,但實際上,都仍有著上對下的互動實質。


別再用「其實他也是為了我好,一定有我沒顧慮到,沒做好的地方」來麻痺自己

沒有人樂於待在下位,多半是礙於形勢,不便發作。還有華人文化相當常見、習慣並且推崇的「客氣」及「不好意思」,所以會先忍耐壓抑,看似若無其事,甚至有些人的忍氣吞聲,連自己都毫不自知。

他們常常會用「以和為貴」、「我是為了這個家」、「其實他也是為了我好,一定有我沒顧慮到,沒做好的地方」來安慰或說服自己。

因為聽來冠冕堂皇,因為聽來是為人著想,所以更容易讓關係裡的人際剝削,籠罩著更多層的面紗,怎麼看都看不清楚;甚至如同病菌的潛伏期,會在將來某一天發作現形,或者大爆發。

 

臨床心理師的處方箋

看見你的不舒服,承認你的負面情緒,無須「不好意思」

我們的文化並不鼓勵我們為自己積極爭取,是的,就是為自己。

如果是為了大眾福祉,如果是為了別人利益,就會站得住腳,容易被接受,並且特別好聽。所以當我們聽見有人對我們說了無禮,並且難聽的話,第一時間能夠端正己色,糾正對方的人,通常是少之又少。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許多人錯誤理解了「關係界限」,以為我們如此親近又親密,當然是可以直接說出口,或者可以這樣說。

我們可以進一步想,直接說、可以這樣說的權力是誰賦予的呢?其實,沒有人。那麼,聽的人,例如你、我,就活該這樣聽,並且接受,難道不能拿起掃把,把這名無禮的不速之客趕走?

還有,直接說、可以這樣說的更深層心理狀態與機制,並不是親密,而是上對下的權力,還有我高於你的位置。

任何關係都有界限。所以,血緣關係不是用來踩線的名義,伴侶關係更不是用來考驗別人底線的工具。不是你與我朝夕相處,或者天天見面,就能有剝削別人的權力,並且享有特殊待遇。

尤其是父母對待子女,更常見到界限與情緒糾纏不清。所謂的對事不對人,就事論事,只是過去的紙上談兵,無法冷靜,更很難理性。

 

接納自己的軟弱與脆弱,逐步走回你想要的位置

不過,這一點無法一蹴可幾,也沒有好運加持。軟弱與脆弱是每一個人都有的心理特質,只是每個人會在不同時間、不同事件、不同層面及領域表現出來,或者特別顯著。

尤其,我們的社會更加排斥男性表現出與「弱」相關的所有特質。柔弱、軟弱或脆弱,一旦被發現,被偵測到了,就被貼上了一個大大的標籤:「你是LOSER」,所以避之唯恐不及。

我時常看到,男性族群中不乏活了大半輩子,開始認識自己之後,才敢面對及卸下這層枷鎖。

我們都是一步一步,找到及走回自己真正想要的位置,不被剝削,不再委屈。

剝削者:在關係裡恃強凌弱的人,並非真正的強,而是他或她必須能有個地方,能有個對象去彰顯、去表現自己的強。

說難聽的話,批評、支配、控制或指使,都是權力的展現。因為人都需要掌控感,或者可以稱做控制感。

然而,當生活當中的其他人事物不可掌控時,就往往轉向可以控制的,例如身邊表現順從或者相對弱勢的人。

被剝削者:在關係裡順從、忍耐的人,有許多委屈及辛酸。我並非鼓勵大家要挑戰權威,無條件,甚至刻意作對,因為那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而是當這些「指教」言過於實,甚至扭曲事實,並且語帶羞辱及貶義時,我們能不能有所覺察,並且辨識,同時認識自己開始隱約騷動、忿忿不平的情緒,也看見自己在關係裡的位置。

更甚者,它會內化成為自我概念以及價值感的一部分,因為這些用詞很容易被無意識地接受,並且視為他人對於我這個人的評價、觀點,以及了解(即便是錯誤的)。

語言是很有力量的,但它是帶來正向、激勵、改善及成長的力量?還是負向、削弱、惡化,甚至摧毀的能量?有賴我們覺察與自省。無論是聽別人說,還是說給別人聽,尤其是說給自己聽。

 

※延伸閱讀

小孩子「有耳無嘴」?別讓毒性教條害孩子失去自我!

別讓自己成為一個支配小孩還假裝開明的家長

 

摘自 洪培芸《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78個原則,贏回人生主導權》寶瓶文化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