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式玩法 博物館變有趣了

隨著時代演變,博物館與參觀者互動的方式也開始變得更多元、更具趣味性,透過大量實際操作與體驗的方式,讓大人小孩都能樂在其中而不覺枯燥,各式各樣的博物館儼然已成為親子共學共玩的熱門去處之一。

親子逛博物館蔚為潮流

經營臉書社團「小艾與小希一起玩玩樂」,並擁有上千名團員的莊淳茹,是一個經常以臉書揪團同樂的母親。她的社團活動幾乎高達1/3是參觀各式各樣的博物館,平均每個月就有2次的博物館參訪活動。「翁小毛的天地」部落格格主陸小琴也是如此。她的兒子從4歲起,平均每個月至少去博物館一次;幾個重要的博物館,只要一換展,他們就去報到了。陸小琴說,目前就讀小一的兒子並沒有讀幼稚園,他的學前生活就是靠自己擬定「親子共學計畫」,並透過網路揪團,帶孩子參觀各種博物館充實起來的。

家有兩名小男孩的Lulu,也是一位經常帶孩子出入博物館的母親。一位母親同時帶兩個孩子出門,其實很辛苦,而她自認為最輕鬆的育兒方法,就是每天帶孩子四處遊玩,其中當然也包含了逛博物館。她笑說,因為博物館有太多可以操作的互動遊戲,她的兩個小孩經常玩得樂不思蜀,博物館對小孩的吸引力完全不亞於戶外活動,兒子們在旅行途中,要是知道附近有博物館,就會嚷著要去呢!

根據她們的親身經驗,熱衷參加博物館揪團活動的家庭為數不少,孩子與家長們因為彼此有伴,參與的興致都很高。孩子們在活動裡,既吸收到知識,也滿足了玩樂的需求,還交了朋友,收穫非常豐富。對這些家庭而言,逛博物館幾乎已成為他們生活裡的一部分。

 

各種博物館紛紛強化兒童主題

位於台北市士林的科學教育館展覽組策展人林怡萱說,在假日裡,幾乎所有的參觀民眾都是親子,平日則以學校團體居多。他們雖然沒有確切的統計數字,但兒童確實是所有博物館最重要的參觀人口。

而且不僅是科教館、科博館、天文館、海生館、海洋館、交通館等這類充滿動、植物與科學實驗的博物館吸引孩子,連像故宮、北美館這類乍看起來比較靜態的藝術博物館,也陸續成立了「兒藝中心」,並規劃讓兒童可以參與的動態展場,甚至連以歷史為訴求的博物館也是如此。位於二二八紀念公園的國立台灣博物館,是一個以自然史為主軸的博物館,他們租賃了對面的土地銀行古蹟建築,陳設恐龍、海底生物等標本以後,這家博物館已深深擄獲了孩子們的心。台博館夜宿活動負責人林士傑說,他萬萬沒想到,竟然就因為那些恐龍,孩子們都以為這家博物館名字是「恐龍館」!

不只是公立博物館大受歡迎,連一些私人的主題性博物館,特別是位於風景區,介於博物館與觀光工廠之間的小型博物館也經常是人潮洶湧。這些博物館懂得順從潮流,以互動、影音、手作活動作為展示方式,使得逛博物館成為一件非常有趣的休閒選擇。降低博物館參觀者的年齡層,吸引兒童對博物館的興趣,台灣絕大多數的博物館確實做得很成功。

 

小孩的腦長在手上

博物館大受歡迎的現象,其實源自於館方的改變。台博館教育推廣組林士傑說,這些年因為科技的日新月
異,博物館展覽方式的變遷愈來愈快速,前兩年還在流行3D 立體繪畫,現在就已經進步到3D 擴增實境的科技運用。館方如果不能跟上時代步伐,就難以吸引參觀群眾,而這也迫使博物館變得愈來愈好玩。

最令Lulu 媽媽印象深刻的是,她曾帶孩子參觀台中大里「921 教育園區」,館方讓孩子自己用積木蓋房子,然後放在會搖晃的桌面上進行比較,「有樑有柱有牆」、「有樑有柱無牆」,以及「有樑有柱有牆又頂樓加蓋」的房子,哪一個比較堅實?結果現場操作完畢,答案立即揭曉。孩子並不懂結構力學,答案卻已經烙印在他們的腦海裡,將來有一天他們學到相關知識,這個實驗就會重新喚起他們的記憶,而讓他們理解得更為透徹。

在科教館裡,有幾個錐狀體的吹氣器具,孩子們只要把氣球往上一丟,氣球就自動在空飄浮起來。在這個實驗旁,僅張貼了一張註明「伯努力定律」的海報,而沒有任何文字說明。但導覽員余治儀說,孩子不明白也沒關係,他們的目的只是要孩子把「伯努力定律」這幾個字帶回家就夠了!

陸小琴說,她有時候也會帶孩子做網路上找得到的簡單小實驗,原理雖然說不清楚,就只告訴孩子,這與什麼原理有關,但她發現這樣好像也就夠了。她相信,有了印象,印證的事以後自然就會發生,但「印證」與「印象」的順序有時候也會相反。同樣是Lulu媽媽的孩子,她小學四年級的兒子喜愛閱讀,他是在飽覽了一堆科普書籍後,才在科教館的實驗遊戲裡陸續找到印證,而這也使這名孩子更愛科學了。

所以,不管知識與體驗的順序孰先孰後,孩子都會從博物館的遊戲裡得到收穫。科教館林怡萱強調,翻轉教育訴求的是「小孩的腦長在手上」,透過親自操作、遊戲而獲得的知識,學習效果肯定特別好!

 

陪著孩子動手體驗,大人也能一起長知識

其實不只是孩子的腦長在手上,大人的腦也長在手上。林怡萱進一步解釋,如果社會裡的多數人皆認為社會議題是專家的事,必然會造成社會溝通上的難題。例如,食物安全、水利工程等市政問題,如果多數百姓們沒有相關的基本常識,會造成許多法案或觀念的難以推行。所以,對於博物館而言,參觀者的年齡層愈廣泛愈好。也因此,博物館裡所有互動設施的設計,並未刻意考慮年齡層,而是歡迎任何人皆可以親自動手試試看。

這個概念也可以從台北市立天文教育館不定期舉辦「天文知能檢測」獲得驗證。這個檢定考試是用於檢測報名者對星座與天文的知識,雖然這張證書沒有任何實際效益,但每次仍吸引不少想要挑戰自我的人報名。天文館解說員梁峰榮指出,在今年報名的150名考生裡,有20餘名是小學生。可見得大人與小孩在博物館裡都是獨立個體,博物館的內容沒有年齡層區格,只有程度區隔。也因此,家長陪孩子逛博物館時,不妨也一起加入體驗的陣容,讓博物館裡的遊戲成為親子之間溝通的橋樑。

 

快樂的親子關係,就是最大的收穫

陸小琴原來是一名補習班老師,她之所以會辭去工作,在家專心育兒,就是因為看到太多孩子只能在補習班裡,被逼著不斷寫各種評量,實在是太可憐了。她決定給兒子不一樣的童年,而實踐的方式之一,就是讓孩子在媽媽的陪伴下,在博物館享受各種互動式學習的快樂。林士傑也表示,台博館在舉辦幾次夜宿活動以後,也開始要求親子同行,而不接受兒童單獨報名,理由並不是孩子不懂得照顧自己,而是更希望能創造親子共處的快樂回憶。

就算孩子沒有在博物館裡學到什麼了不起的知識,但他們如果能在博物館裡累積許多快樂的童年記憶,以及父母全心陪伴他們的成長片段,博物館之於孩子的價值,就已經非常足夠了。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