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媽媽的眼淚:兒子跟我說,媽媽對不起,我真的無法和女性交往

「我說,你是不是分手的打擊?也許是緣份未到啊?你沒多試幾次你怎麼知道?!心理師,我當時全身都在抖,我突然不認識這個孩子了,我以為我認識他30年了。」│教育教養好文就在未來親子

文/初色心理治療所 曾心怡心理師

(以下故事為真人真事改編)

一位朋友朋友的母親,端莊謙和略帶哀傷,隻身前來。

「聽說妳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我想妳可以理解我。」

我看著轉介的背景資料,我知道我可能只有一次和她談話的機會,正思考著要如何結構這次的談話方向。

「4年前的那個晚上,我親愛的兒子喝醉了。我看著他,從來沒這麼醉過,知道他有心事了,我陪著他,和他說沒關係,媽媽聽你說。」

「他很猶豫地說:媽媽,我真的無法和女性交往。說完,他大哭起來。」

講到此處,女士淚流滿面,但她讓自己努力講下去。

「我說,你是不是分手的打擊?也許是緣份未到啊?你沒多試幾次你怎麼知道?!心理師,我當時全身都在抖,我突然不認識這個孩子了,我以為我認識他30年了。」

「他說,媽媽,對不起,我真的試過了。」

「我不知道怎麼辦,我哭著抱著他說,孩子你累了,我們過幾天再談。這一過,就是4年。」

我說:「這四年,妳比誰都難熬。我想孩子也是。」

「好朋友借我一些同志父母的書,我不敢看,我想到他的未來,他會好辛苦; 我過去想像好多親手幫他的妻子掛上金飾的畫面,想像他會抱著他的孩子叫我阿嬤的畫面,現在想到都好痛,也好諷刺,原來都是我的想像。」女士泣不成聲。

我說:「這四年好長,你們怎麼過這些日子呢?」

「這四年來,我們母子關係變得好不真實。我還是一樣照顧著他,他還是一樣會噓寒問暖,但我們就是避談這個話題。」

「兒子好貼心,你們雖然迴避了,但都對彼此很溫柔。」

「心理師,我想問妳,他有可能再喜歡女生嗎?」女士帶著希望看著我。

我想這是她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我思考了一會,決定先不去回答她問題,而是告訴她一個故事。那是一個同志男孩,花了非常多努力去證明,不管他喜愛的對象性別為何,他都還是愛著媽媽的那個兒子。

我告訴她, 一個孩子發現自己不一樣,拚命找答案,曾經拚命想和人家一樣,又好怕家人不理解失望的心情,自己揪著這樣的感受有多麼惶恐害怕。

「身為母親,我和妳ㄧ樣對孩子會有想像,很難避免對孩子有期盼;但我也和妳一樣,捨不得孩子痛苦。」

女士淚流不止。

然後我才緩緩地和女士說:改變喜歡的對象是非常困難的,就如同我們自己也沒有辦法被改變喜歡的性別對象,是一樣的。同時,我也和女士分享了許多同志戀人的美好連結與他們父母的心路歷程。

談完後,女士在外頭坐著,很久。恰巧下位個案請假,她過來說可以再打擾我幾分鐘嗎?

「當然。」

「如果,我想要開口和兒子談我今天來找妳,我3年前拒絕他,他現在會不會不理我?」

「我想你可以放心,聽起來他準備很多年了,他也許一直在等和媽媽對話的這一天。」我微笑。

路還很長,但這是一位母親的開始。我想起她隱忍情緒還是讓自己理智地和我說話的樣子,那是一位母親的韌性與彈性。

*****
身為子女,人母,我同時體會了期待被父母理解肯定的心情,以及為人父母才知當年父母的想法。而我也是一位心理師,知道當臍帶剪斷的那一刻,我和孩子會彼此需要,卻也開始是不同的獨立個體。無論今天親子之間的矛盾點為何,重要的是永遠不放棄對話的可能與互相換位思考的彈性,才能使親子之間的相愛擁有更多的包容,減少相互牽制的枷鎖。

 

Photo:sUnsplash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