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孩子覺得活著好累?國小老師:「我國中時也曾經想要輕生」

我國中時也曾自殺未遂,當時班導師是努力了但無能力處理霸凌風氣。後來我教過的學生中,也有在過去學校遭到霸凌而自殺未遂的案例。 │教育教養好文就在未來親子

作者/陳民峰(國小教師.專欄作家)


最近許多學生跳樓的新聞案件,甚至公視《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系列影集《茉莉的最後一天》,讓許多家長震驚。大家不禁問,這些孩子是怎麼了?為什麼他們要做出會令家人傷心欲絕的事情?
難道是遇到什麼不如意?還是孩子都罵不得、玻璃心很脆弱?亦或是沉迷電玩?

原文來自網路家長社群「家有中學生」後潤飾,筆者是國小教師,想跟各位家長從自身與學生案例分析,孩子想要自殺的可能原因與如何面對。

 

一、「學生罵不得」的迷思

其實各位家長也很清楚,面對調皮搗蛋的孩子,有時候罵得再兇也會當耳邊風、毫不在意,其實大部分的孩子不是那麼不禁罵,而是要看學生的人格特質與被罵的狀況。有些孩子心思比較纖細,或者長期下來受到不理性的全面否定,這樣才會造成孩子輕生的可能。

許多家長常常傷了孩子的心,造成疏離感與隔閡,更多時候是「被否定了人格」,這不但會造成孩子不會把焦點放在「自己做錯了什麼」,反而用盡心力於「防衛心態」與「衝突對立」。而孩子儘管氣焰上爭得了一時上風,失落感也會隨後而來。

什麼例子呢?例如像是「當時不要生你多好」、「我怎麼會有你這種兒子/女兒」、「我不要你了」、「怎麼OOO不是我家孩子」,這類句子不但否定了孩子的人格,還拿了自己的親屬關係作為威脅,對孩子產生了價值剝奪、更加否定的親子的心裏連結。這種罵人不罵行為的方式,本質上是一種「情緒勒索」[1]。甚至有些孩子以死相脅,也是從社會或家庭習得的一種情緒勒索反撲。

在教導孩子的過程中,怎樣教育導正很重要,不要為了怕孩子受傷而就不做引導。那怎樣是良好管教呢?就是「強調事實」、「處罰依據」、「對事不對人」,但父母的一時氣話難免,這是不斷需要練習的修為。

[1] 延伸閱讀:小孩子「有耳無嘴」?別讓毒性教條害孩子失去自我!

 

二、電玩會導致自殺嗎?

我將家長們最好奇的議題先提出來討論。電玩成癮可能會導致輕生,但不見得全是如此。

從學理分析來看,電玩的分數數字飆升,具有競爭性、可以彰顯孩子能力,在這種刺激之下孩子會喜歡電玩無可厚非。這也是為什麼新一代的教育開始提倡「遊戲力」,把遊戲融入教學中,反正學生愛玩不如玩點有學習到的東西。當學生在學習得不到成就,其他競賽又不得利或者被限制,就會開始更加沉迷電玩逃避現實。

但是當遊戲變成一種競賽後,很容易可以找到一種「固定模式」,例如開局必練動作(精控到秒)與固定策略或套路。傳統電腦遊戲還好,因為有鍵盤與滑鼠,操控的靈活度高,反觀手機遊戲的操作更簡單,將導致學生的腦袋「沒在思考」。

沒在思考的意思,不是腦袋不動,而是腦袋「短路」。我們一般在玩遊戲時會思考策略與方法,會動到抽象與語文概念,大腦的思考迴路會經過「前額葉」(就是額頭那區的大腦)。但是長時間單一動作甚至到熟練為半本能反射時,大腦的思考迴路就只會提取"程序性記憶"。什麼是程序性記憶,就像騎腳踏車,騎久了就自然而然會了,不太會造成大腦負擔,會動大腦但思考迴圈不太需經過額葉。

電玩也是,玩很多電玩並不會造成額葉退化,而是持續重複單一電玩,才會造成思考迴路只在腦袋中間(靠近耳朵海馬迴附近)循環運行而已。

因此額葉沒在用,就造成額葉的腦袋會漸漸退化。或許對成人還好,對於正在發育額葉的青少年來說,腦袋會急遽的退化。額葉掌管的是語文能力、抽象概念、情感EQ、察言觀色與溝通表達,所以玩電玩的孩子額葉沒有發展,就會造成孩子情緒衝動(易怒)、沒同理心不會察言觀色(白目)。

前額葉又有另一個功能,就是思考煞車機制。古典分析心理學中,就是符合良善道德與社會期望與自我控制的"超我",克制我們慾望。而電玩沉癮讓這些孩子情緒湧上並且伴隨著非理性思考,絕大部分都是暴怒。最近有個有名的案例:中國有爸爸把手機丟出窗外,兒子跟著一起跳出去。這種衝動造成的不智舉動,才會是電玩沉癮造成的自殺案例,通常沒有太多的預謀性與可預測性。

而電玩沉迷可能還只是表徵,背後會沉迷電玩的可能性更可能是學生在現實中找不到成就感、此時電玩反而是他獲得自我肯定的麻醉劑。當孩子發生了這些徵兆時,找出背後的成因才是真正需被重視的。

延伸閱讀:《大量暴露電玩讓孩子變成老年痴呆》 
 

三、班風造成同學霸凌

筆者自己國中時也曾自殺未遂,當時班導師是努力了但無能力處理霸凌風氣。後來我教過的學生中,也有在過去學校遭到霸凌而自殺未遂的案例。

這部分有很多原因。一些學生會霸凌,是因為有小混混地痞流氓型帶頭霸凌。一些學生的霸凌,則是仗著自己父母有錢有勢有公司,可以無視教師管教而欺凌同學。還有一種狀況,是班導師的班級經營本身就會誘導班上霸凌的風氣,最近很有名的小倆口跳樓案若新聞屬實,也是這類型的情況。

先講同學霸凌,這部份其實就目前教育現場來講,已經比過去好很多了。同學霸凌也還好,重點是班導師是否有辦法視為「嚴重」而妥善處理,又訓輔是否處理得宜。筆者當年被霸凌時,曾求助教官,反而被教官不當管教,這就是反面案例。[2]

這是整個校風的問題,我曾在國小時跟我母親說過「OO國中聽說很多流氓,我不太想去這間學校」。我母親當時不相信,後來輕生的事故真的發生了,真是一件不意外的意外。一個學校風氣如何是可以被打聽的,一個學校的行政端怎樣處理也是能打聽的,寧願多探聽考量,甚至交通遠一些,也應該避免一些不良的學校。

[2]延伸閱讀-當時教官怎樣處理的,可以參考我寫過的社論:《大學校園的日常:教官該不該、能不能退出大學?

但是近期比較多的狀況是:班導師的帶班風格會導致霸凌。我當過班導師,知道學生搞霸凌是很常見的現象,但都要努力解決。比較恐怖的是班導師不曉得霸凌的風氣是自己造成的,例如:

1. 班導師自己有一些刻板印象與偏見
例如 小倆口自殺案,就是班導師自己一直限制國中生不要談戀愛,然後用糾察隊方式去審核檢查,甚至辱罵,學生跟著有樣學樣就跟著辱罵。特別是青少年處於一種同儕認同的心理階段,以他人的評斷來確認自己的人格認同,這理論稱為『鏡中自我』(looking glass self)。若是鏡子(他人評斷)是歪斜(不客觀且偏見)的,那麼照映出來的自我也是歪斜的,難免青少年會誤以為自己真的很沒價值。

2. 班導師的班級經營只能嘉惠到部份學生,犧牲掉部份學生
最明顯的就是:連坐罰。

特別是以能力或者作業為主的連坐罰。當老師特別嚴厲時,這種狀況會在加劇。

許多教師會使用獎勵制度,獎勵制度在美國的設計本意是針對學習極度落後的學生或者特教學生,而在台灣,獎勵制度本來就是一開始建立秩序時使用,並不該長期使用。若是長期使用獎勵制度,將導致學生將自主興趣學習的成就感(內在動機)置換為競爭心、不合作的功利現實態度(外在動機)。

各位家長請放心,學生很難把競爭心思,用在提升自己,人的常態是陷害或者怪罪他人,這更容易也符合人類本能。更恐怖的是,班導師甚至連獎勵制度也不是,而是處罰偏重;處罰偏重也還好,更恐怖的是連坐罰。有些教師會使用連坐法,來用團體約束力的社會壓力使學生就範,其實我也要坦承我自己偶而也會使用。然而有一種連坐罰,是涉及到個人能力與不可控行為(例如考試成績、作業繳交),只罰少獎,班上營造了一種怪罪風氣,這就是少數學生的地獄開端。

筆者曾經輔導一位學生,這學生是過去導師連坐罰之下,造成這些弱勢學生/特殊學生一直被罵、被排擠、被討厭。有些學生本身就容易因為焦慮而做不了事,如此一來成為作業與罰抄越積越多的惡性循環。久而久之變成了班導師在教室上課管,下課時同學會「管教/私刑」學生的情況,造成霸凌的風氣。
 

四、孩子自殺是多面向原因的-關於自殺經歷的自我剖析

我當年國中自殺時,是因為在學校被霸凌、心情不好、成績掉落、回到家又被家長念。被霸凌,回到家又被家長檢討是不是自己的孩子有人際相處問題。傳統型的家長往往會先檢討自己孩子,有著「自己做好就不會出事」的觀念,卻不知道和車禍或隨機殺人一樣,「我不犯人、人會犯我」的社會常態普遍發生。久而久之我在求學階段不斷的在學校被辱罵,在家中被檢討,形成了自我嫌惡。

一個人要自殺,除非是衝動使然,從我的經應,應該大部分是這樣想的已經下了很大的勇氣,儘管可能臨陣退縮,起碼開始面對死亡覺得自己沒有價值、活著沒有意義想要用死來造成社會衝擊,是自己的訴求沒辦法得到回應的最後手段

如果我這樣分析給各位家長講我當年的心路歷程,就知道孩子不是罵不得而輕生。而是被罵了、被排擠了、被否定了很久的情緒累積無法獲得紓解關懷,最後一口氣爆發後的結果。而且絕大部分是對自己的自我價值感到否定,覺得人生沒有意義乃至於痛苦。大約是那種被全世界討厭的感覺,痛不欲生的心情,不如痛快死亡的情緒。

事實上在自殺未遂後繼續被欺凌,後期的就學期間我反而產生了暴力傾向。心理學者佛洛伊德有提過,人有「生的本能」與「死的本能」。當死的本能高於生的本能,就會引起毀滅,要嘛毀滅自己,要嘛毀滅別人或毀滅全世界。自殺、仇恨殺人、隨機殺人,這三個其實是同樣一回事,只是選擇自殺的人多半歸咎到自己身上。

或許我很幸運,自殺未遂,校方輔導機制也如此無能,直到了升學後換個新環境,才有機會靠著對於教育的反省與改造社會的心願,重新做人,往正面思考,考上了正式教師,現在也身兼輔導工作(學校兼任輔導教師)。

我就對一個自殺未遂的學生講了:『老師也曾經自殺過,跟你一樣,我理解你的感受』。瞬間面無表情臉色蒼白的他,先是傻眼,而後淚流了整個學校中教師,也只有我比較有效的突破他的心防。他絕對不是罵不得的,我也曾因為他做錯事而罵過他,但他從我身上得到一定程度的安全感──老師並不會棄他於不顧、老師會接納他。

該生的背景是什麼呢?眾說紛紜,有人說是電玩沉癮,有人說父母離異的家庭壓力,新聞與校方說疑似課業壓力過大,本人先說自己先聽到一種「聲音」叫他跳下去,後說是因為心情不舒服。後來經過了家訪、求證班導師的另一屆任教班級家長說法後,才知道是連坐罰的環境下,罰抄累積如山如海、教師針對特定學生不當情緒抒發、並且有隱藏於班導師視線外的同學霸凌。

身為同樣有自殺動念的教師,我很清楚,這些都是部分事實,拼湊出來的多種壓力讓人無法處理消化,喘不過氣來。這一起念,其實是千念萬念的積累,是生活挫敗的爆發。

在短短幾年的教職生涯中,我就已經遭遇過三個特教生自殘的案例。他們可能因為智能障礙或者過動症,不斷被教師處罰或者小組競賽得不到分數,在同學之中被歧視或者排擠。我認為生理上的症狀還不打緊,家長們更應該擔心的是「心病」,對於情況特殊但具有一定理解力的孩子來說,整個社會氛圍對他們的善意或者惡意是明顯可見的。
 

五、結語

我打這篇文最主要是想跟各位家長分析:其實孩子會想要自殺,背後是有很多原因累積起來。

過去的觀念都是「先管好自己小孩」的觀念,沒有教養知識與經驗,就只能憑著直覺做管教,發生問題以為自己的孩子一定也有錯。然而這是不對、不合理,但可以被理解的。並非一昧的護短自己孩子,而是要客觀審視自己孩子的生活與經歷,各位家長有跟孩子深入對話、理解他的內心世界,傾聽與學習了嗎?

文末的文末,也請各位家長不要過度簡化孩子教不得的原因,多理解孩子的心態。

孩子會自殺其實是多原因、多次累積的情緒,其實大部分情況是可以預防的,就看家長有沒有察覺與紓解。別把自殺案件扁平化,歸類或怪罪於某種單一原因,這會找不到社會現象的病灶,疏遠了個人心理。另外,家人的功能是避風港,管教還是要存在,但同理心與關懷不能少,而不是課後的加壓中心。

我們也要體諒、勉勵:身為人生父母不容易,但父母們也必須努力學習怎樣與孩子相處。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