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下一站等你──寫給畢業的孩子

孩子對於下個階段的來臨,無不是充滿期待且興致勃勃,她們正充滿好奇,正在充電成滿滿的能量,即使是我在門診中遇到不開心的青少年個案,對於有機會重來也是充滿期待。│教育教養好文就在未來親子
  • 南琦
  • 2018-06-14
  • 瀏覽數14,673

今年夏天對我們家有個重要的意義,兩個女兒都各自畢業,即將邁向下一個里程碑,一個升國中,一個升高中。

愈來愈早的上學時間,愈來愈多需要獨立處理的待辦事項,我這個做媽的看似能鬆一口氣,至少少了接送上學的奔波,但放手不代表輕鬆,這表示就算我再不放心都必須讓她們自己開步走,我得忍受她們可能會犯錯,跌倒,例如拿了一張39分的數學考卷也能不動聲色,要她們為自己的成績負責。

一直以來孩子考得好或考不好,我都沒有任何的獎勵或罰則:因為這是你的考試,你該念的書,不是我的。心理學的行為學派根據操作制約得出的結論是,若做一件該做的事情背後與酬賞或處罰相連接的話,該事情的自發性就會被削弱,我們只會為了得到酬賞或者害怕處罰來決定該不該做。

不管你是個嚴厲、或者寬容的父母,你有你對孩子的期待與教養態度,很努力的幫孩子打好基礎,不管採什麼態度你已經盡其所能,用你覺得最好的方式了,接下來呢。

他們開始學做自己的主人

在青少年的衝撞期階段,你開始發現原來順服的孩子不順服了,原來貼心的孩子沒那麼貼心了,叫她們收個衣服要講3次,還得到一個要死不活的「喔」「嗯」,有發出聲音還好,有時更得到一個無聲的白眼。

對手機微笑的次數比對你微笑還多,在房間講手機也比跟你講的話多很多,常常擺出一副被欠3百萬的臉,不過當跟他們澄清時他們則無辜的說,沒啊,沒在生氣沒有心情不好啊。

他們開始學做自己的主人,只是尺寸還拿捏得不是那麼好,力量不是太多就是太少,只挑自己想做的事情努力,所以在往下個階段之前,我們必須調整好父母的腳步,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必須讓孩子自己來,讓孩子有足夠嘗試與犯錯的機會,才能在成年期之前學足經驗,完成準備。

在這期間,我們的保母任務結束,變成教練與夥伴,在旁邊給建議與加油吶喊,直接的教導已不再有效,像個大人般的討論與商量變成較能被接受的方式,如果仍執著於命令式教導的方式只會讓孩子更晚熟,更習於依賴難以培養自我的力量,成為別人眼中的媽寶或爸寶。

而孩子對於下個階段的來臨,無不是充滿期待且興致勃勃,她們正充滿好奇,正在充電成滿滿的能量,即使是我在門診中遇到不開心的青少年個案,對於有機會重來也是充滿期待。

這些青少年個案不管是同儕衝突或者課業壓力,似乎都會隨著這階段的結束而畫下句點,離開了原來的脈絡,壓力得到緩解,復原力就會得到的充分的空間而開始發揮實力,在下個階段可以重頭開始。


不管未來如何,下個階段都值得期待

有個在國中始終受到同儕排擠的厚片妹妹告訴我,即使很努力也無法順利融入班上的大圈圈,三年期間都沒分班的她,自認在一開始被其他同學誤解時就失去了機會,即使在我看來她其實有很努力的嘗試,外表雖然不出色卻也盡全力爭取社團上的表現,還拿了一個才藝獎,但她仍舊認為自己只是組了一個「失敗者聯盟」,和少數幾個和她一樣不受歡迎的人在一起罷了,每次晤談總是表情黯然,有時流著淚,有時則是氣憤的大聲數落那些言語霸凌她的人。

在考上高中後的那個暑假第一次晤談,她不同於以往的神色自若,眼睛閃著光,訴說即將進入的下一個階段。:「我要離開台北去○○念書了喔耶~~通車沒關係啊,因為那裡一定不會有認識我的人,我要去那裡重新認識朋友,展開新生活了!」

難道不擔心自己的外在會再度被取笑?這年紀的女孩最在意外表。「安啦我過個暑假一定會比現在瘦,就算沒變瘦,我在報到時已經有看到好幾個比我胖很多,我還好啦~~」她居然安慰我。

不是才說不要失敗者聯盟嗎,怎麼又變成麻吉姐妹會?只要離開那個施展不開,難以挽回的舊環境,她就可以用不同的眼光、充滿信心的看自己。

學期將要結束,對孩子的依戀不捨都帶著祝福,父母要和孩子一樣相信接下來的各種可能。

不管未來如何,下個階段都值得期待。

 

Photo:rawpixe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