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孩子,能活著屬於他們的樣式

《只有大海知道》這本書要問世了,導演崔永徽透過一個拍攝計畫,記述了一個走進臺灣土地、走進大海的深情故事。
  • 書摘
  • 2018-06-07
  • 瀏覽數2,210

推薦序/阿洛‧卡力亭‧巴奇辣│創作歌手,演員,製作人 

對於臺灣來說,蘭嶼可能是他們眼中的藍色寶石,但對我而言,因為核廢的議題、觀光化的爭議、教育取代舊思想等,小島上的Tao (達悟族)人相對於大島臺灣,總在歷史長河中有著萬般的哀愁與失落。但或許也正因如此,使得我們亟欲能夠走向海洋、走進達悟人的生命體系裡,跟著他們尋回那黑潮項圈裡深邃的海洋文化。

《只有大海知道》這本書要問世了,導演崔永徽透過一個拍攝計畫,記述了一個走進臺灣土地、走進大海的深情故事。拍片對於臺灣來說雖是一條艱辛的長路,但是島嶼上的原生力量,終究呼喚著拍片人為這永不震動的島奮力一搏,其中的籌錢募款還有戒慎戰兢的拍攝歷程實為艱難,若不是劇組有著堅強的意志力,決不可能辦到。我想,是達悟的孩子們那雙像海一樣純淨的眼神打動著每一個人吧,我們可以從孩子身上學習,也讓我們更多的思索族群認同的可能出路,帶來新鮮視角的啟發。

認識書中的關鍵人物顏子矞老師已多年了,他對山林與自然間的喜愛,讓他的教學工作更像是擁抱著原住民文化並努力浸泡且宣揚的生活實踐家。因為子矞,我看見了達悟文化的斷裂下,一個非原民的老師深刻地進入教育核心、體現達悟價值的思想,過去他帶著靜浦國小的小朋友從舞蹈裡認知Pangcah(阿美族)歷史戰役CEPO’事件,一直到勇敢地穿起自己的禮服丁字褲高唱著飛魚家園的Tao孩子,他的執念也成就了這部電影《只有大海知道》。

《只有大海知道》正如同這部同名電影一樣,從影像與文字中,他們正在努力的以行動與文化建構一場歷史之戰,是的,在競賽中無論孩子是贏還是輸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記得要贏在自己的土地上,同時也時時叮嚀著那曾經剝奪她們文化者,把榮耀還給「依海之人」吧!

站在蘭嶼島上,面對大海,其實,人是何其的渺小。就像詩人夏曼‧藍波安筆下說的「因為有很多天空眼睛的微光,讓我們明顯地辨識黑夜裡島嶼的黑影」。曾經在無數「天空的眼睛」(Mada no agnid,達悟語,即星星之意)的注視下,Tao人以海洋作為共同的記憶。每一個達悟人的靈魂在宇宙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星星,很亮的就是呼吸很長,不太亮的就是呼吸很短。海浪是有記憶的、有生命的,射到大魚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但只要海,能夠記得你的人;海神聞得出你的體味,這才是重點!

而願島上每一個孩子

都能活著屬於自己的樣式

 

摘自  崔永徽《只有大海知道:蘭嶼觸動我的人、事、物》/遠流

Photo:Porapak Apichodilok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