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的學習 ─ 「下課」對孩子學習的穩定感其實很有幫助

如果希望孩子能在學習上自主、在生活上自制,那我需要相信小孩自己有能力在空白的時間中獲得生命召喚他探索自己所需求的資源。
  • 書摘
  • 2018-05-17
  • 瀏覽數3,985

記得自學申請審查的會議上,有一位應該是教育局方面的人問我:「課表上,你那一堂課與一堂課中間空白的是什麼?」

我回答說,是給小孩彈性休息或是彈性練習的時間。然後那位審查員稍微有一點教導意味地告訴我說:「你要清楚標出來,到底是作業時間或是下課,空白比較不好。」事實上,功課表上一格一格的空白,是「下課」時間,下課一小時。

為什麼給小孩下課一小時?

在每日上課內容的規畫上,原則上一個上午讓孩子上兩個學科和一個操作課,下午上一個學科和體育活動安排。所以上午的學科都是六十分鐘一節,比學校的四十分鐘一節多了二十分鐘。下午的學科則是九十分鐘一節,然後就讓孩子自由活動或是回到學校打球。

我的想法是這樣的:課表一定要很簡單,簡單才容易遵守。所以我幾乎都是以一小時去計算。一節課一小時,休息一小時,再上課也是一小時。

第一次自學,我不認為自己很在行,所以內容不需要弄得很華麗,我只是想讓孩子實際試試看是否能啟動「主動學習」的覺知而已。如果把課程排得太豐富,我必定整天忙碌,這樣也不好(若不是自己教,就是要外出接接送送),我並不想時時被孩子綁死。牛刀小試的第一次,排最簡單、自己最方便做到的課程就好。所以我交出去的那張課表,到處是白色空格,而且一個空格就是一小時(見下圖)。

我本來覺得很合理,可是被審查委員一問,心想會不會人家覺得我排的課程很不好?哪有小孩一下課就是一小時的,這麼爽?所以趕緊說:「這是彈性休息或是彈性作業時間,給學生收放緩衝的學習時間。他可以寫作業,寫完就可以下課。」

審查會議上有其他委員,有家長代表、老師代表,態度幾乎都很open-minded(開明),當我回答教育局這一疑問時,他們都面帶微笑地點頭⋯⋯

 

希望孩子在學習上自主,首先要相信孩子有能力在空白的時間有所收穫

在實際的執行上,這兩個月來,我可以感受到「擁有空白彈性的時間」對小福學習的穩定感很有幫助。比如一直無法過關的數學測驗,當觀念還沒弄清楚之前,花一小時上課也不一定通關。這時兒子可以喚我過去一起看影片、一起討論。即使必須多花三十分鐘把問題搞懂,他還有三十分鐘的下課時間可以輕鬆;主動延長上課時間,孩子不覺得有任何損失。或比如他想完整地翻譯一首英文歌詞不中斷,多出一小時的彈性時間就不會讓他感到時間急迫。

(補充說明:我兒子有一個毛病,他不喜歡中斷。一定要破關破到底。學習上也一樣,觀念還沒懂、測驗沒過的,我跟他說明天再繼續就好,但他通常不願意,執意要一次弄到好。在電玩裡,就是所謂的沉迷,會讓我氣得抓狂。但這種個性在學習的追根究柢上,其實又滿好的。)

幾乎沒有提早上完的課程,即使有幾次提早結束,空白無事的時間我打定主意不管他,即使他沉迷在各類的YouTube影片或是各種遊戲的精進中。下課時間是他的時間,只要上課時間到了,再回到該上的課程中就好。

我現在還不懂兒子在空白時間中有什麼收穫?我一定不懂。就像在創作成果出來之前,我花很多時間在路上閒晃、逛街、咖啡館聊天、看電視、烤蛋糕⋯⋯我身邊的人永遠不懂為何我總是看起來沒有努力工作,他們不懂我心裡正忙碌地沉澱所有的感受,正在以放空提煉覺知做為創作資源。

偶爾我會念小福沒有起來走動、活動筋骨,或是長時間盯著螢幕沒讓眼睛放鬆。但我刻意不讓自己出現母親慣性的嘮叨,如果希望孩子能在學習上自主、在生活上自制,那我需要相信小孩自己有能力在空白的時間中獲得生命召喚他探索自己所需求的資源。

 

摘自   徐玫怡《沒有學校可以嗎?》/大塊文化

Photo:Pixabay , CC Licensed.

內文照片提供:大塊文化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