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需要的只是簡單的愛 父母的一個貼心小舉動 竟能大大滿足孩子純真的渴望

你是否曾忽視了孩子心中存想要的那個小確幸?這個小確幸,不管是一時,或是長久,都是他們理應擁有,父母應該滿足他們成長需求。

父母的一個小貼心,或許就是讓孩子滿心快樂的源頭呢!

站在學校路口導護已經整整六年,日前可讓我第一次遇上一件幾乎讓我當街跳起舞兼還歌唱的快樂小確幸,那縈繞在腦海中的有趣畫面,整整讓我笑咪咪了一天。

在水馬龍的路口,我雙眼緊盯著四方快速往來的車輛,雙手不斷揮動引導行人與車輛通行,遠遠撇見一位偶爾才會自己走路上學一次,身材有點圓滾滾,途中總是睡眼惺忪的小男生。

不同以往,這回他卻是帶著一臉欣喜的笑意,口中還不知哼著什麼曲子,連蹦帶跳的一路蹦到我面前。這可激起了我的好奇心,過去從未與這位男孩互動的我,趁著等紅燈,他停下腳步時,好奇的問他:「小朋友,你今天上學怎麼那麼快樂,今天學校有什麼好玩的嗎?」

這時,我也聽清了他的嘴裡哼著一曲應該是他自創的歌曲內容,大致如下,「耶~今天有好吃的便當,媽媽做的便當,今天不吃營養午餐,好吃的便當......我好高興......。」

他一邊唱,一邊瞇著笑眼回我,「媽媽今天要做好吃的便當給我,好想中午時間快到......耶~便當一定很好吃!」

聽到此,我也不禁笑了,簡單回一句,「哇!叔叔好羨慕,要不要帶一個給我啊?」他笑著看我沒有回答,仍持續地哼著他的快樂自創曲。

綠燈亮起,他又一路蹦蹦跳跳哼著歌往校門走去,我竟然捨不得離開這個有趣的畫面,一路看他遠遠走進校門。「他今天一定是最快樂幸福的孩子」,我心想。

就在這天,恰巧又採訪了一個溫馨小新聞。這是一個父親打零工,母親獨自照顧三位嬰幼兒的家庭。這位媽媽每天騎著腳踏車,到離家兩公里外的幼兒園去接五歲的大女兒放學,但憂心另兩位小嬰兒放在家乏人照顧,只好一個揹著,一個坐後座嬰兒椅一起帶去,那5歲的小姐姐呢?

小姐姐很懂事又堅強樂觀,不管颳風下雨,總一路跟在媽咪的腳踏車旁,小跑步回家,幼兒園老師、沿路鄰居看在眼裡,對懂事的小姐姐都既疼惜又讚賞。

問她會不會不耐煩或覺得辛苦?想不到5歲的她竟然說出了遠比大人成熟且又有溫度的話語。小姐姐說:「很累,可是座位要讓給弟弟,我最喜歡陪媽咪一起跑步回家,最快樂了,可以一起玩。」看著眼前的5歲小妹妹,我竟然覺得羞愧又汗顏。

便當、跑步,一個是感受的溫暖,一個是陪伴的溫暖,不管長久或短暫,竟然都是讓孩子覺得很愉悅快樂的因素。

看看這些孩子,再想想自己,是否曾忽視了孩子心中存想要的那個小確幸?這個小確幸,不管是一時,或是長久,都是他們理應擁有,父母應該滿足他們成長需求。

孩子要的,真的很簡單。我不禁重新仔細思考,很多時候,帶著孩子吃大餐、買玩具、四處趴趴走玩樂,這時的他們,是否真的感到快樂?是否真能感受到父母的愛與滿足?說實話,我也不敢保證。

老一輩的人常說,「小孩子的話不會騙人。」頗有箇中道理。更明顯的一點,誰「真心」對他們好,他們就「真心」對誰。

我家兩位小孩出生以來,我從不放棄在任何一個假日或是空檔時間,帶著他們上山下海,甚至出國趴趴走,從路邊攤一路吃到高級餐廳,相較於其他孩子,我想,他「應該」是很快樂幸福的。

偶爾,我會問起,「爸比媽咪常做哪件事,你會感到最高興?」野孩子說,「摸著背抓癢。」妹妹則是:「陪我玩黏土煮菜遊戲。」平常我帶他們活動時,當然也很快樂的,不過如果和他們一起做他們口中的事,他們內心一定「更溫暖」。

所以,我更加的努力,沒事就替野孩子騷搔背,陪妹妹玩家家酒,我想,他們倆一定會在平常的快樂之外,內心感到更加滿足,這種快樂一定會成為他們自己的小祕密,永遠埋藏在他們心中,在成長過程中偶爾回想就換莞爾一笑的想到父母,能夠如此,我就知足了。

我也問過我家野孩子,「什麼時候你會感到心情最好或這個世界最美好?」,他直接了當的回說:「你抱著我一起泡在溫泉池內時。」

其實,在他升五年級以前,每星期三學校只上半天,這個空檔,就是咱父子倆固定一起去礁溪泡溫泉的交心時刻。

每到星期三中午我出現在校門,老師或同學一看到我,一定會笑著說,「又要去泡溫泉囉!」一開始我還狐疑,怎麼大家都知道?後來才在野孩子口中得知,泡溫泉這件事,是他覺得最值得拿來在學校說嘴的事。

會讓他覺得體驗如此深刻,絕對不只是溫泉水的溫度溫暖了他,應該是我抱著他的時刻,肌膚與心靈的接觸,直接暖化他的心靈,令他回味無窮。

大家可以試著回想:父母的哪一個舉動,是從小至今讓你感到最溫暖平和?哪一個動作或話語,讓你在心情不好、傷心大哭或沮喪低落時,能安撫平靜?想起來了嗎?如果這是你自己最享受的愛,也請您對孩子這樣做。

我永遠忘不了,小學放學後,老爸常常會騎著腳踏車載我去黃昏市場一家麵攤,來上一盤20元炒油麵或炒米粉,偶爾改成肉圓換換口味,從腳踏車後座抱著老爸的過程中,那種親近的感覺,好暖好暖。

我也最喜歡沒事趴躺在媽媽的大腿上,不做什麼,就這樣靜靜的,沉沉的睡去,然後留一大灘口水在她的裙擺,起來後被輕輕的碎念一下,這樣簡單一個動作,是我最滿足舒暢,最平靜的時刻。

小學階段,因為住在學校附近之故,向來中餐都是自己走回家解決。但還是有不少同學都帶便當,每當第四節下課前,各班值日生都要到蒸飯室抬便當,當冒著蒸氣的便當籠便抬進教室,那種帶點隔夜蒸過飯菜的味道,讓我好生羨慕,恨不得也能帶便當上學,總覺得便當一定很好吃。

我記得是三年級時,開始整天纏著媽媽幫我做便當,在媽媽百般拒絕,我也使盡種種無賴無理的招數纏鬥下,終於戰勝媽媽意志。

我永遠記得,我的第一個鐵盒便當裡,鋪著一塊控肉、一顆滷蛋、幾顆醃酸梅、還有酸菜絲及翠綠的雪裡紅。

第一次和同學在教室吃中餐,我簡直是驕傲自滿到極點,整個人飄飄然不知在高興啥?根本無暇管人家的便當菜色如何,反正我的便當就是世界第一好吃,那一陣子,我感到我就是媽媽心中最愛的寶貝,即使未來一學期菜色好像都沒啥變。

這種自我滿足的新鮮感維持不了多久,後來,為了每天中午要回家看史艷文大戰黑郎君的黃俊雄霹靂布袋戲,我開始想盡辦法不帶便當,短短一學期的便當人生就此打住,不過這段時間,母親做便當無聲的愛,滿足到現在。

愛孩子的方式千百種,最好的工具都掌握在父母身上,父母的一笑一語,一舉手一投足,都是與孩子的情感連結工具,更是表現愛的最好方式。

回頭想想,自己小時候需要什麼?感受到什麼?孩子肯定也是一樣,別再遲疑,就放手去做吧!讓你的孩子也能天天哼著自己編的小歌,滿心歡喜的過著每一天。



更多戴志揚和野孩子的日常請點擊加入:永遠的孩子王戴志揚

Photo By:戴志揚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