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孩子們生命的導師

要做孩子們生命的導師——把自己的身心照顧好,遇到任何考驗,當下都能回復到原本的沉靜和理智,這就是身教、言教。

騰、素卿夫妻倆和我有深厚情緣。

一開始是騰的高血壓長期照顧的問題,他像大孩子的個性,得在素卿的軟硬兼施下才來門診。承蒙他們兩位看得起我這個年輕醫生,四年來每三個月追蹤一次,一切都還順利。

近一年來,得知素卿罹患膽管癌開刀,我心中不免愧疚。畢竟我是她看到頻率最高的醫師——「為什麼不是由我發現呢?」同時也不免擔心:「會不會來不及呢?」周醫師會診我的時候,素卿的癌症已轉移到肝,已有肝衰竭、肝性腦病變(肝昏迷)的症狀。拉起病床簾,素卿、騰和我,每一眼神、動作、言語都在為過去四年的緣份尋找意義、尋找善了。

當談到兩個分別就讀高一及國三的孩子時,素卿開始出現愁苦的表情說:

「我的一生非常平順,小時候是父母親的掌上明珠,之後進入臺北工專讀書,畢業後任職公家機關;結婚後,先生、公婆疼愛我,又生了兩個懂事的小孩。我對我的職位、薪水都非常滿意,也常常為自己慶幸。只是不知道生病這麼苦。我能接受不會好的事實,只是面對小孩,我就是捨不得。」

這時,騰馬上過來安慰,鼓勵太太不能放棄,要繼續做化學治療,要相信醫師。不敢面對騰的焦慮,不想讓先生陷入什麼都不能做的困窘,素卿立刻把愁容收拾起,接著把臉轉向我,意思是要我說句話。

「哎!」面對兩人份的焦慮,我的心裡也在叫「苦」啊!脫口而出要說的,也是「苦」這回事。我說:

「有苦受、樂受,苦受是真的,沒有人可以代替;但樂受是假的。當你受苦時,想到過去的快樂時光,只會讓你更不能接受,更詛咒眼前的黑暗。若不能體悟到這一點,快樂的結束反而是痛苦的開始。佛陀也告訴我們,知道『苦』是體認真理的開始。」

我先前就知道素卿不排斥佛教,姑且以佛法談生命。沒想到素卿很有興趣,她也談起學生時期的宗教體驗,並且認同生命的目的是找到苦受之路、是找尋真理。騰沒阻撓這個話題,只是靜靜地聽我和素卿的對話。

針對放不下小孩這個問題,我也提出我的看法:「對於小孩子,父母親總有很多遺憾,最大的遺憾之一是:當他們老、病、死苦的時候,我們已經不在他們身邊了;當他們怨嘆天地不公,找不到未來的路、甚至痛苦到怨恨父母親生他的時候,我們已經不在他們身邊了。

所以素卿妳除了為人母的責任外,從現在起,還有另外一個角色,就是要做孩子們生命的導師——要把自己的身心照顧好,遇到任何考驗,當下都能回復到原本的沉靜和理智,這就是身教、言教。

如此,當小孩有朝一日遇到像妳今日的處境時,他們搜索枯腸、尋找答案,屆時妳就能以老師的角色幫助他們。如此才能善了與小孩的緣份,甚至能更進一步善了所有關心妳的人的緣份。」

聽我說完後,素卿笑著說:「聽陳醫師的話之前,我還很擔心這個星期五我的婆婆要來看我這件事,但是現在我不擔心了,因為我知道我要將自己的身心照顧好,這就是對其他人最大的回報。

 

摘自 陳世琦《微笑,告別:對臨終者的精神幫助》/心靈工坊

 

Photo:Oleksandr Pidvalny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