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孩子的藝術創作中發掘他的獨特光芒

這時,小男孩邊畫邊問我:「他們是好朋友嗎?」 一頭霧水的我想確認:「誰?」 小男孩未停筆,說:「那個彩色他們。」

戴著眼鏡的小男孩常常笑,心情好的時候笑,緊張的時候也笑;不小心失誤時,也會看著我笑。小男孩特別貼心,不喜歡談論不開心的事,好不容易說起時,視線總定格在地板或天花板上,同時變成一個沉默的成熟男孩。

小男孩看見大人也笑的時候,就安心。

 

專屬基地,讓我放心作個小孩

對小男孩來說,只要是喜歡的東西都屬於玩具;和相處愉快的人一起玩玩具,統稱為遊戲。有玩具和遊戲在的地方,就是專屬基地。

小男孩玩的時候話很多、很瘋狂,時常跳來跳去,有時會不小心撞到別人。但是為了一起玩,小男孩覺得一點小傷不算什麼,只要朋友不生氣就好。

遊戲讓小男孩像舞台聚光燈下的藝術家,屬於這個年紀的害羞此時不存在。然而同時,小男孩的耳朵也常常打烊,聽不見大人提醒,閱讀他人狀態的雷達偶爾失靈。

 

以遊戲分類的記憶相冊

小男孩記得所有自創玩法,也記得過程中的微小細節,好像頭腦裡有一個國度是專門收藏遊戲的。這些記憶在陽光下曬出溫暖的味道,永不褪色。

 這一天,男孩在畫畫的房間裡玩著幾種互不連貫的遊戲。有的時候我是觀眾,有的時候我是玩家,不管是哪一種身分,小男孩都擔任主角。跟著男孩的規則走,有些最初使人費解的玩法,隨著時間流動,玩著竟也有趣。

 每更換一種遊戲前,男孩總掛著滿足笑容,充滿自信地提議:「幫我拍下來。」隨後也自己捕捉角度,幫作品拍上幾張照片。男孩喜歡看自己在相機裡的樣子,我問:「等等我們也跟爸爸媽媽分享好嗎?」男孩特別開心,期待家人的反應是男孩的快樂,爸爸和媽媽是小男孩最好的朋友。

 

在我的創作裡,我就是最棒的

儘管知道時間可能不夠用,小男孩仍想在結束遊戲前玩一會兒水彩。一起備齊繪畫工具後,男孩實驗了幾種顏色和水的搭配,製作出獨特色調。隨著畫筆攪動,男孩專注觀察色彩的細微變化,深深專注。

男孩挑選能吸飽最多顏料的筆刷,用不同運筆方式讓色彩留在白紙上。我注意到紙上有幾道龍捲風般的筆觸,男孩告訴我:「這是抖抖的。」接著全身用力搖擺作出螺旋動作,小男孩得意補充:「我自己抖的。」我忍不住笑了,男孩滿意地繼續畫下去。

男孩創作的時候,我就陪在身邊,一起感受這些神奇時刻。有時聽聽男孩的創作介紹,有時回答他好奇的問題。

這時,小男孩邊畫邊問我:「他們是好朋友嗎?」

一頭霧水的我想確認:「誰?」

小男孩未停筆,說:「那個彩色他們。」

 我的心裡一陣暖流。親愛的孩子,不管那些彩色是不是朋友,我都想知道你是怎麼想這件事的。一番討論後,男孩的創作來到尾聲。男孩在收拾間突然提了另一個疑問:「妳也覺得別人的畫很棒嗎?」

我又笑了出來,告訴男孩:「我看到喜歡的畫,就會覺得別人的畫很棒。」

男孩也笑了,說:「我想我是最棒的。」

 

照片提供:張譯心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