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突」也帶領我們前進,從孩子的失控裡看見需要

即使你的攻擊讓我很痛,但我明白這是你嘗試溝通的行動。當你靠近我,願意讓我開始說給你聽。

某天,暴龍男孩和我正在畫畫的房間裡分頭創作—為了稍後能把新作品運用在合作故事裡,我們想,合作可能是最有效率的方法。我坐在懶骨頭沙發上,暴龍則利用門邊的矮桌工作。此時,創作用的黏土裡揉進了許多專注,我忍不住在創作的過程中也欣賞暴龍最安定的樣子。

突然,暴龍若有所思的抬頭看我,手指向懶骨頭對我說:「妳以前也有一次坐在那裡。」我狐疑地追問,暴龍補充:「有一次我跟妳『吵架』的時候,妳坐在那裡,我站在門這裡。」

我恍然大悟,原來暴龍說的是好幾年前發生的事!我的思緒回到四、五年前,當時小暴龍還是動不動就生氣、難以控制自己而動手攻擊的小暴龍。

 

親愛的孩子,你究竟為什麼生氣?

「我才不需要朋友呢!我朋友早就一大堆了!」小暴龍朝初次見面的工作夥伴亂丟東西後,氣呼呼地冒出這些話。

小暴龍沒有朋友,不知道怎麼交朋友,也不相信自己會擁有朋友。所以除了常失誤搞砸遊戲,也總是破壞認識新朋友的機會。即便這次這位新朋友完全不介意,或者即便我對小暴龍的成長再有信心,但面對小暴龍無數次傷害對方和自己的狀態,我也備感挫折,忍不住在心中自問:「能不能告訴我,你究竟為什麼生氣?」挫敗萬分的我,決定先坐在懶骨頭上,好好面對我自己的無所適從。這個懶骨頭通常是孩子需要討論或冷靜時的座位,但很顯然這時我非常需要它。

 

等待孩子主動溝通的片刻

小暴龍看見我移動到懶骨頭沙發,眼神中透露出驚訝。但很快又焦躁地站在門邊,用酷酷的單眼皮盯著安靜的我,小暴龍很擔心,看起來隨時想奪門而出。我試著在心中整理:你是不是無法預期我的回應,你是不是擔心我生你的氣,你是不是擔心我也覺得你是個壞孩子呢?

而我忘了小暴龍的另一個特質是不擅等待。果然在這短暫片刻,小暴龍張開爪子衝向我,用力掐著我的手臂。即使你的攻擊讓我很痛,但我明白這是你嘗試溝通的行動。當你靠近我,願意讓我開始說給你聽。

 

慢慢對話,陪伴孩子找出躲藏在失控背後的「原因」

「我知道你今天第一次看到新朋友,很興奮也有點緊張,你想要趕快一起玩。可是你也知道,對朋友丟東西會讓她很痛,而且她也會很害怕。看起來這不是她喜歡的遊戲。讓朋友害怕你,這是你想要的嗎?」我問。

「我才不緊張!」果然是超級暴龍。

「可是她看起來很痛,而且很害怕。可能她真的不喜歡這種玩法。」讓我再說一次,好嗎。

「可是我不知道要玩什麼......,而且我想要趕快下課玩平板。」謝謝你的坦白,我知道你最近新迷上了一款遊戲。

「原來是這樣,但也許你能試著把問題說出來,我就可以陪你一起想了。平常我們一起做了很多好玩的事,我們可以從裡面挑出幾種來分享。如果你把時間花在打架或是吵架上,其實一堂課很快就會過去了。沒有辦法跟新朋友好好一起相處,真的是很可惜的事情。而且你想一想,如果你現在去跟媽媽借平板,她會說什麼?」我對小暴龍說。

「她會說『回去上課!』。」沒錯,你真聰明。

「好吧,現在我們雖然沒辦法玩平板,但是我們來分享一下你最近在平板裡玩的遊戲怎麼樣?」我問。

小暴龍瞬間恢復閃亮亮的眼神,說:「好,我要畫苦力帕。」看起來這是你充滿信心的決定噢,親愛的小暴龍。讓我們好好跟新朋友道歉,然後重新開始。

Photo:Alexander Dummer,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