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給一點時間和空間,不要太快下結論,就可以減低偏見的負面影響!

雖然偏見很難移除,也不需移除,只要我們能夠查覺到自己的偏見,在面對別人的時候,多給自己一些時間,一點空間,來收集相關資訊,不要太快下結論,這樣就可以減低偏見的負面影響。

婦人又哭又笑的,回頭緊緊地抱住流浪漢:「你是天使!」

坐在救護車裡,停在特定路口待命,是我們值勤中的常態。今天由我的好搭檔負責駕駛,我坐在前座,看著來往的行人。

今天我們被派遣到離中央公園不遠處的一個路口,想被叫進公園的機率應不大。觀察人群是我覺得很有趣的一件事,每個人的背後都有其獨特的故事,遠遠看著不同人的互動,不知是否能猜測得到他們的關係,甚至他們的對話內容......正當我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世界中,眼前突然出現一幕景象把我拉回到現實。映入我視線的畫面中,有個人在不遠處正急速地朝我們救護車的方向奔來。這人手中還抱了一名嬰孩!

一般的規定是,在值勤中如果手上沒有正在處理的案件,遇到有人攔救護車或主動尋求協助,我們應即時處理。目前我們只是在待命狀態,看到有人驚慌失措地抱著嬰兒跑來,理當立刻準備回應。

看著他離我們越來越近時,我卻發現這畫面有點不對勁,是哪裡不對?我們下了救護車,戴上手套,迎向朝著我們跑來的人。看起來他像是一名流浪漢,大熱天的,他身上穿著件厚外套,蓬頭垢面,腳上穿了一雙發黑的破舊白球鞋,沒穿襪子,他的雙腳浮腫,可能有循環系統方面的問題。這名流浪漢手中抱著一個嬰孩。當我從他手中接過這個嬰兒時,看見這嬰兒乾乾淨淨、細皮嫩肉的臉蛋與流浪漢藏污納垢的長指甲和骯髒的手,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天啊!你對這孩子做了什麼!」我想。

嬰兒臉色泛藍,沒有呼吸,沒有心跳。我雙手圍住嬰兒的前胸後背,用兩手的大拇指在嬰兒的胸前往下壓,開始心肺復甦術(CPR)。我一面做CPR,一面回頭往救護車的後方跑,我的搭檔先我一步,把車門打開,我們一起進入車內,把嬰兒放在硬板上,一面繼續CPR,一面開始做檢查。流浪漢跟著我們到救護車後門後,不知所措地站在車外。

「發生什麼事了?這嬰孩怎麼了?」我一面做檢查,一面大聲詢問流浪漢。

他嘴裡念念有詞,頻頻地搖頭:「不知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對這嬰孩做了什麼,你最好趕快跟我們說!」我失去了耐心。

這嬰兒嚴重缺氧,接下來可能需插管,得想辦法把氧氣送進他小小的身體,小小的肺。「啊!看到了!看到了!」我的搭檔在嬰孩的喉嚨裡發現一小塊異物。

他小心地移除異物後,嬰孩恢復了呼吸、心跳、臉色也轉為紅潤。頓時,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我抬起頭,往車外看,這時看到一名婦人淚流滿面,很急切地想要知道狀況。

「嬰兒恢復呼吸了,但為了安全起見,還是應該送到醫院詳細檢查一下。」我不確定應該向誰說這話,但因為他們都站在一起,我就朝那個方向講......

「謝天謝地!謝天謝地!」婦人又哭又笑的,回頭緊緊抱住流浪漢,激動得就差沒往他臉上親:「你是天使,你是上天派來守護我們的天使!」天使?這不是我看到一個流浪漢時馬上會想到的詞彙......這婦人是不是錯亂了?或許她是想對我們說這話?畢竟,是我的搭檔救了這孩子一命。

「我們從外地來,剛在公園裡玩。回旅館的路上,我們在公園外的路邊稍坐,順便餵奶,孩子不知怎麼了,就突然不對勁地抽搐起來。我們都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這位先生從我手上一把就把孩子抱走,沒命地往前跑,我追也追不上。真是多虧有他!知道情況緊急,更知道這邊有救護車,即時救了我的寶貝一命!」

 

用偏見判斷,並不公平

偏見。根據先入為主的觀念所做的判斷,就是為偏見。先入為主的觀念常常來自於刻板印象。人們對一些特定族群或事物會有刻板印象(stereotype),有些是普遍性的,有些是區域性的。在美國常見的刻板印象包括:東方人的數理很好,黑人很有運動細胞,金髮女郎智商低;在台灣的刻板印象包括:原住民愛喝酒,外省人是國民黨,南部人等等。一些大眾普遍性的刻板印象包括:女生愛哭,老人虛弱,體型胖的人較懶等等。或許有些人會問:這些是偏見嗎,還是事實?大部分的女生都比男生愛哭,老人比年輕人虛弱,原住民比非原住民愛喝酒,不是嗎?這是「偏」在哪裡呢?問題來自於「大部分」的認知。就算這些認知大部分時候是真的,當我們面對一個人的時候,這個人應當得到人們對他個人獨立的評估與判斷,因為他不是大部分,他是獨立的個體,用大部分人的認知來評斷他,是不公平,也未必準確的。

你對流浪漢有刻板印象嗎?你所見過的,在電影上看到的,在書本上讀到的,聽人講述的,流浪漢有哪些特質?不修邊幅、酗酒、吸毒、有異味、骯髒、有精神疾病、有攻擊性、貧窮、乞討。當這樣的一個人,驚惶失措地手上抱著一個嬰孩,在街上狂奔的時候,你有何感想呢?我知道我是怎麼想的。事後想來,還真不知道這位流浪漢有著什麼樣的過去,經歷了些什麼,才會對嬰孩的緊急情況這麼敏感,顯然是不加思索,也不管別人的眼光,在第一時間把嬰孩從那位慌張的媽媽手中搶過來。

因為他是常在附近走動的流浪漢,所以知道救護車的定點。他沒有考慮以他的狀況搶了孩子在街上跑,對自己可能是件危險的事。別人可能會誤認他會對孩子不利,會傷害孩子,而把他當壞人追打或報警。但事實是什麼?正確答案是:他是救了孩子一命的天使。

 

雖然偏見很難移除,但知道人有了這樣的特性,就可以嘗試改進

偏見是把雙面刃,它可以幫助我們即時做出最接近正確答案的判斷或選擇,但最接近事實的答案,還是可能有錯。我很幸運,對於流浪漢的偏見在那天沒有造成傷害。當時,如果我能查覺到自己的偏見,或許能夠暫時把他收起來,對流浪漢的問話方式就會有所不同,也可能得到有用的答案。知道人有這樣的特性,就可以嘗試改進。雖然偏見很難移除,也不需移除,只要我們能夠察覺到自己的偏見,在面對別人的時候,多給自己一些時間,一點空間,來收集相關資訊,不要太快下結論,這樣就可以減低偏見的負面影響。

 

摘自 陳永儀《生命這堂課》/三采文化

 

Photo:StockSnap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