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父母都盡其最大的努力,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每一個父母都盡其最大的努力,要扮演好一個父母。但是父母可能也沒有能力,而孩子依然受傷害。

女孩洛芙已經成年了,幾乎不跟爸媽聯絡,媽媽大概急了,威嚇洛芙再不回家就斷了關係。洛芙身心俱疲,卻不想回家裡,但她生活受干擾,夜裡睡眠不安穩,經常惡夢連連。

洛芙的阿姨與我熟識,兩年前帶洛芙與我談話,一見面便哭得淚人兒,對媽媽有諸多抱怨。洛芙是最小的女兒,上頭有兩個哥哥,童年時期爸媽為工作奔波,將洛芙安置在嬸嬸家,洛芙在嬸嬸家安住,得到嬸嬸極多的關愛,母親卻因此將洛芙帶走,輾轉放置各親戚家,洛芙覺得自己不被愛,亦覺得自己不能有愛,一旦有機會被愛了,卻被媽媽硬生生拆散。這樣的情況再次複製,那是到阿姨家落腳,阿姨也給了洛芙關心與愛,媽媽又不願意洛芙與阿姨往來。

兩年前洛芙被阿姨帶來,狠狠的哭了一次之後,便沒有再來談話,直到一個多月前,媽媽的威脅不斷,洛芙生活受影響,再次找我談話。

洛芙對媽媽很多生氣,氣自己的遭遇,氣媽媽對待自己的方式。問洛芙期望從我這兒要什麼?洛芙說不出所以然。洛芙的生命經驗,很容易讓自己沒有價質感,從小被丟來拋去,遇到她能感受愛的人,立刻被拆離帶走,洛芙怎麼會覺得自己值得?

 

問洛芙渴望愛嗎?洛芙點點頭,但是經驗使得她不敢再愛

問洛芙愛自己嗎?值得被愛嗎?洛芙困惑得搖搖頭。洛芙連自己都不愛了,怎麼求他人給她愛呢?洛芙一場談話困惑極了,整個人都在頭暈狀態裡,這是我在觀點處的挑戰,讓洛芙帶來的困惑。我建構了洛芙的資源,讓洛芙看見自己的努力,在洛芙愛的記憶,為她捕捉愛的感覺,再導入給自己深深的愛,洛芙在那樣的經驗裡,暫時得到一點兒平靜,還有很多頭暈的感覺。

洛芙談完話之後,告訴我睡眠比較好了,惡夢比較不來騷擾她了。

阿疑問我可否跟洛芙媽談話?我抽出一個空檔,答應了這場談話。但是洛芙的媽媽取消了,阿姨說也許媽媽未準備好!能否再跟洛芙談話?

洛芙再次被阿姨帶來,對媽媽深深的不諒解。

洛芙有記憶以來,家中的父母總是爭執,小吵便飯、大吵不斷,父母從小就鬧離婚,但是父母仍然住在一起。

我幫洛芙畫了簡單家庭圖,爸媽的關係緊張,媽媽與兩位兄長關係緊張,線條都是劇烈的起伏。

洛芙與媽媽的關係呢?是極其疏離的線條,洛芙與爸爸的關係也是疏離,但未若母親那般疏離。洛芙感覺媽媽是不愛她的,這是從第一次開始,洛芙便掛在嘴上。

我幫洛芙媽媽畫了簡易家庭圖,外婆與外公也是關係緊張,外婆與媽媽也是關係疏離。

我問洛芙,外婆愛媽媽嗎?媽媽愛外婆嗎?洛芙說記憶之中,她們應彼此想要愛。

但是看媽媽與眾人的關係,沒有一個是和諧的關係,看起來媽媽沒有愛人的能力。

我引導洛芙看圖像,沒有愛人能力的媽媽,是否也渴望他人的愛?

當媽媽與爸爸奔波,卻又不停的爭執,她沒有能力愛女兒,將女兒安置在親戚家,是否是一個愛的處置?但是當媽媽意識到嬸嬸愛洛芙,媽媽是否有可能被挑起不值得的感覺?也許深怕女兒被嬸嬸搶走?

洛芙發呆了好久,點頭表示同意了,表示知道媽媽愛自己,她早知道媽媽不懂愛人。這是我第一次聽見洛芙承認,媽媽是愛她的,雖然還未完全深入意識,我讓她看見媽媽若不愛她,也就不想讓她回家,急到威脅脫離母女關係了,只是媽媽真得不懂愛呀…

我判斷洛芙本來並不知道,或許只是隱約知道,此番看著家庭圖,我要重構她的觀點,讓她的意識漸漸落實。

但是洛芙並非自願來的,是阿姨帶她前來,她的意識裡並非要得到和解,那意味著她並未意識自己長大,只是充滿著怨恨,並且不懂照顧自己心靈。

洛芙有一個進步,說自己值得被愛,這是與上次最大的不同,雖然在頭腦的層次仍多了一點兒,但是已經進步了。

我探索洛芙的憤怒,引導洛芙談及童年的憤怒,我讓洛芙說出五個點,關於她對媽媽的憤怒,我一個一個重述給洛芙聽,並取得洛芙的同意,引導洛芙體驗憤怒,也體驗洛芙的悲傷,以成年的洛芙之姿,協助童年的洛芙說出憤怒。

洛芙在這一段體驗裡,眼淚不斷的湧動,雖然我選擇最輕易的體驗,而不是讓她的體驗更深,但是洛芙的眼淚依然奔流,我知道自己要再慢一點兒。

洛芙在體驗完憤怒,我讓洛芙想像抱著童年自己,阿姨拿了一件夾克,我要落實洛芙被擁抱的感覺,她有能力去擁抱自己,要她感覺擁抱與被擁抱的自己,這份冥想中洛芙的眼淚亦不斷……

洛芙亦感到頭暈,這是我意料中的感覺,要將洛芙的意識拉至另一軌道,這些衝擊將會慢慢進來。

洛芙離開之後,我有諸多感想,關於不是自願來的人,我就像是一個老師,引導洛芙的自覺意識,需要幾次才能讓洛芙有踏實感,知道自己想要的為何?

洛芙離開之後,我有深深的感覺。洛芙的媽媽沒有愛的經驗,要如何給予女兒一份愛?媽媽在關係裡面不是衝突,就是疏離感充斥,也許這也是媽媽臨陣脫逃之因,但是這個媽媽已經盡力了,當年她將女兒安置在他人家,何嘗又不是為了愛?那是媽媽所能做的,因為哥哥也被安置無數,但是哥哥後來回家了,我判斷其中一個原因,乃因哥哥並未如洛芙,認同他人給予的愛,媽媽的內在不會受衝擊,那如同一個人渴望愛,卻又害怕愛……但在身邊的兩個哥哥,也是衝突不斷…

薩提爾裡有一句話,每一個父母都盡其最大的努力,要扮演好一個父母。但是父母可能也沒有能力,而孩子依然受傷害。

我要撬開這份意識,在洛芙不是自願前來,對自己意識發展未清晰,漸漸地重構這些圖像,讓她也為自己負起責任,不再以一個受害者自居,那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但是這份意識的發展,需要一次又一次的覺知,而非我以說道理的方式,或者說服洛芙的方式,讓洛芙明白這一切,這需要一點點耐心引導覺知。

我想著如何讓洛芙媽媽前來,如何與女兒一同前來?這樣工作會更快速一點兒。

我看著洛芙的家庭圖,有深深的喟嘆,也對薩提爾有深深的尊敬,家庭圖的關係,看見自己與自己,自己與他人的關係,在冰山與家庭圖裡的工作,這是一份美麗的圖像……

Photo:Marivi Pazo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