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不在「貼標籤」,重要的是看標籤的那個人

很多特殊生的家長擔心孩子在學校被貼上標籤,我們不說,孩子們也看得清清楚楚,不說清楚,同學之間的猜測、排擠、厭惡、口耳相傳最恐怖。當標籤不夠清楚,當標籤的貼法不對,當看待標籤的人想法錯誤時,造成的傷害豈是我們能夠承受的?

很多特殊生的家長擔心孩子在學校被貼上標籤,在入學或新編班的時候不願意跟老師說太多,還有些家長會拒絕學校幫忙評估或特教的服務。

 

重點其實不是標籤,是看標籤的那個人

在一個班級裡面,有些孩子需要服藥,有些孩子成績很差,有些孩子行動不便,有些孩子每一節課都被老師提醒,有些孩子家貧需要協助,有些孩子就像我家女兒一樣怎麼也學不會….我們不說,孩子們也看得清清楚楚,不說清楚,同學之間的猜測、排擠、厭惡、口耳相傳最恐怖。

當標籤不夠清楚,當標籤的貼法不對,當看待標籤的人想法錯誤時,造成的傷害豈是我們能夠承受的?孩子就是有特殊身分,但是很努力,也很辛苦,法律賦予他和其他孩子一樣的受教權,我一直認為既然孩子身上的標籤緊緊黏著,撕也撕不掉,那我們就把標籤貼清楚、貼大張一點,我們一定要極力捍衛孩子的受教權,雖然孩子有身心障礙手冊,但是他的受教權不能被任意剝奪。沒有任何人,能用任何理由,去剝奪孩子的任何權利。

標籤,一直都在。

既然要一起相處兩年,很多事情閃躲不了,就該用正確的態度把話講清楚,在一個班級裡都是同班的兄弟和姊妹,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可是說的態度、面對這孩子的態度真的很重要,尤其是老師主導的風向球,該怎樣引導其他孩子們去面對別人的不同,是重要的關鍵。

 

該如何讓同學們同理處境特殊或是身心特殊的孩子?

在課堂上我常常說故事給孩子們聽,找了許多的特教影片讓孩子了解,我們體驗過跟自閉的孩子一樣用力甩手大叫,我讓孩子們回想躺在病床上生病的感受,我們思考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暴躁,我們嘗試過身體不便的痛苦,常常用日常生活中的狀況做機會教育。

那天去演講時主任跟我分享,他們學校有一位五年級的孩子轉入,很明顯的是自閉症的孩子,但是家長堅持不去做鑑定、不想給孩子身心障礙手冊,想要透過自己的陪伴和教育讓他好起來。我聽了覺得很遺憾,沒有這張身心障礙手冊,孩子得接受跟一般孩子一樣的要求和課業,對這孩子來說,是很沉重的負擔,這孩子應該需要很多專業的治療和教育。

 

沒有適合的標籤,這孩子求學路上所受的困境更加艱鉅

等這孩子畢業,上國中時無法安置、無法享有各種適當的安排和課程。接到這孩子的老師也很無助,孩子沒有透過特殊生的安置會議來安排適合的老師,沒有心理準備會接到這麼嚴重的孩子,這老師的班上已經排了幾位特殊生,這孩子在班上的狀況連連,讓他措手不及、分身乏術,沒有資源班的協助,這孩子在教室的學習也幾乎是0。

 

當孩子沒有身心障礙手冊,他身上就沒有標籤嗎?

當孩子的障礙一定需要協助時,刻意的隱瞞就會造成誤解,該有的權益會被任意剝奪,他需要的資源就會無法安排,孩子的能力和成績的期待就會被誤判,讓孩子在學習中陷入困境,受到許多的責難和不適當的要求。如果家長沒有陪讀,可能無法了解孩子在學校受到的困境,孩子得自己去面對所有的狀況。

 

面對特殊的孩子,老師很需要家長的支持和協助

我雖然在國小已經第18年,但是很多類別的孩子都只有接過一個,很多時候需要專業治療師和資源班老師、心理師的協助,還得透過跟家長不斷溝通、找方法,才能慢慢找到對待每個孩子適合的方法,所以我很期望家長對我能坦白,能夠給我很多的協助,讓我能接到這個孩子時迅速的了解孩子的狀況,可以縮短跟孩子的磨合期,也減少孩子融入班級的痛苦。

只要有孩子要面臨入學或編班的家長,我都會告訴他們,找時間跟要接班的老師好好談一談,讓老師提早知道孩子的狀況,可以及早規劃孩子需要的資源和安排。

在我女兒身上的標籤,從出生就緊緊地貼在她身上,是讓身邊的人對她有多一點的包容,是提供她努力向前的一些資源,是提醒我們陪她用緩慢的速度前進,是強迫我用不同的角度去欣賞。

讓需要協助的孩子,有最好的照顧,教育看待標籤的人,讓他們有正確的態度。

Photo:Juan Pablo Arena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