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年終掃除,用鑑賞力讓舊物重獲新生!

東西要用,才有意義,所以我總會不斷思考「最佳使用方式」。如果能用在對的地方,我想,物品們也會很高興吧?

「鑑賞力」讓生活用品重生

多數的生活用品都有固定的用途,例如咖啡壺是用來裝剛泡好的咖啡,花瓶是用來插花的。

但是我喜歡、也好像比一般人還擅長,發掘生活用品的新用途。日本茶道宗師千利休把漁夫捕魚時套在腰上、用來裝魚的籠子,和沒什麼特色的竹筒當作花瓶,為平凡的生活用品帶來新氣象。我經常想著要學習千利休的「鑑賞力」。

逛街時找到吸引我的東西,或是整理家中不需要的生活用品時,光是思考「該怎麼好好運用呢?」就能讓我雀躍不已,一旦想到適合的新用途時,甚至還會忍不住有些得意。

之前提過的油炸用鐵鍋便是一例。另一個我非常喜歡,每天都會用到的就是我家的手沖咖啡壺。那是一個高度約5公分的玻璃製品,壺身由底部朝壺口往上越來越寬,印象中它原本應該是個紅酒壺。一開始我會照它原本的用途,把它拿來裝紅酒,有時候拿來插花,有一天突然發現,它的壺口跟手沖咖啡的法蘭絨濾架的尺寸剛好一樣。

那時候,我正在找好用的咖啡壺,因此便決定把這個紅酒壺當咖啡壺用。壺身上相隔數公分刻印的線條,原本只是造型設計,剛好可以當成測量水量的刻度線,非常實用。

像這樣突破原本的用途,自由想像物品的不同使用方式,總是讓我非常開心,好像能讓腦袋變得更加柔軟,甚至會影響生活方式。因為我相信擺脫刻板的觀念,從零開始思考能滿足自己的用途,可培養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生存下去的能力。

發揮鑑賞力的例子,還有好幾個。譬如,與我的經典布巾一起掛在廚房牆邊的籃子,它原本是個手提包,

現在我用來收納餐墊。當初因為喜歡它的質感而購入,後來發現當手提包用時,它的深度太窄了,不太好用。因此我切下其中一邊的把手,用來收納餐墊,大小剛剛好,而且輕巧好收又好拿,於是我更喜歡它了。

環視家中,還可以找到好幾個因為「鑑賞力」而重獲新生的生活用品。例如原本熱日本酒的酒壺,現在用來放小湯匙;用來收納炒菜和吃飯用的筷子的筷桶,原本好像是水壺。另外,雖然沒有照片,不過我家的傘架本來是大型紅酒冰桶。

東西要用,才有意義,所以我總會不斷思考「最佳使用方式」。如果能用在對的地方,我想,物品們也會很高興吧?

思考自己的獨創用法並實踐於生活中,已經成為我日常的小小樂趣。

環視家中,還可以找到好幾個因為「鑑賞力」而重獲新生的生活用品。例如原本熱日本酒的酒壺,現在用來放小湯匙;用來收納炒菜和吃飯用的筷子的筷桶,原本好像是水壺。另外,雖然沒有照片,不過我家的傘架本來是大型紅酒冰桶。

 

摘自  小川糸《這樣就很幸福了:小川糸的29個簡單生活法則》/天下文化

 

Photo:Alexander Lyubavi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