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媽媽......」一個沉默堅毅的女孩給媽媽的深夜日記,讓她即使處在最黑暗的境遇裡仍對未來抱持希望

妮夏的一句句「親愛的媽媽」卻聲聲喚起人類共有的情感—親情,那些廚房的作菜時光、父親的嚴厲教導、手足之間的吵鬧、奶奶的溺愛、孩子與母親之間的親暱對話,這不只是一個家庭的故事,也是所有家庭的共同記憶,是不分國界、不分宗教信仰的,也因此美好時光逝去之時,讀來格外揪心。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Line

戰爭當頭,只有這一邊跟那一邊的選擇嗎?    文/菜菜子

2016年上誼文化引進黃金拍檔David Cali及Serge Bloch的作品《打架的藝術》,它以圖畫書的形式和孩子分享打架的規則,要「公平的打架」,必須體重相等、個頭相當、人數相同,真正的打架是一場遊戲,但如果是因為仇恨而打起來,那就不是遊戲,是戰爭。

戰爭有公平可言嗎?面對戰爭,是否只有這一邊或那一邊的選項?《給媽媽的深夜日記》是一個架構在歷史事件上的親情故事,1947年印度脫離英國統治獨立,獨立後因為宗教信仰的問題,導致民族分裂,大遷徙的過程中,80多萬人被屠殺,1100多萬人淪為難民,故事中的小女孩妮夏,便是這一場遷徙中的難民。

「親愛的媽媽......」

小女孩妮夏寫給過世母親的一篇篇日記,記錄了這一場分裂之戰對一個家庭的影響。在戰爭未發生前,妮夏跟所有孩子一樣,在學校學習,同學不分彼此玩在一起,但事件發生後,一切都不同了,「阿米爾說他們打架的時候,所有的印度教男生全站在同一邊喊加油,而穆斯林的男生則站在另一邊助陣。一切都變得不同,雖然表面上明明是一樣的。我可以在我們的四周感受到,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彷彿空氣中出現了一種新的聲音似的。」新的聲音像是恐懼一般,在人民心中扎根、生長,最後蔓延成仇恨,帶來殺戮、對立。

戰爭當頭,難道只有這一邊跟那一邊的選擇嗎?妮夏的爸爸不選這一邊,也不選那一邊,他帶著家人走上自己的路,一條不分邊的和平之路。他們舉家遷移、瀕死,透過妮夏純真的眼睛,我們跟著目睹一場因為恐懼而發生的相殘,與其說害怕,更多的是疑惑,因為拿刀的從來都不是惡人,而是失去家人或為了保護家人而失控的平民,跟一般人無異,是父親、是母親。愛,是不可分割的,如果信仰中有愛,那為何不同就必須敵視對方?

一場火車之難讓妮夏的舊印度童年再也回不去,永遠被畫上一條分界線,之前和之後......

「親愛的媽媽......
如果妳還活著,我們會因為妳是穆斯林而必須離開妳嗎?那些人會不會在我們之間畫出一條界線,媽媽?」
十二歲小女孩跟母親的對話讓人心酸,她的日記是紀錄,記錄了這一場戰爭的殘酷,但更是一種探問,問所有因為仇恨而讓許多家庭流離失所的大人,究竟是腦袋讓你們去愛或恨?還是心臟?這個問題在我心中迴盪許久......

1947年的印度成了2020年維基百科上的一個索引,時間遙遠,感受或許麻木了,但妮夏的一句句「親愛的媽媽」卻聲聲喚起人類共有的情感—親情,那些廚房的作菜時光、父親的嚴厲教導、手足之間的吵鬧、奶奶的溺愛、孩子與母親之間的親暱對話,這不只是一個家庭的故事,也是所有家庭的共同記憶,是不分國界、不分宗教信仰的,也因此美好時光逝去之時,讀來格外揪心。我唸了這本書給小一的兒子聽,很意外他竟然哭了一陣,情感共鳴也不分年齡啊~孩子說:「打架、打仗都不好啊!老師說......媽媽說......爸爸說......」,沒錯呀,孩子,但我也疑惑,為何大人常打破自己的道德界線,「以愛之名」行仇恨之實。我想起窗邊的小荳荳,小林校長常對孩子們說:「大家都是一夥的,大家要一起喔!」也想起妮夏在書中的段話「我們的身體裡面都有同樣的血液、器官和骨頭,不管我們信仰的是什麼宗教。」希望這個世界仇恨少一點,愛能多一點點。

 

【感動超越《安妮日記》,這個世紀無法被取代的文學故事】

被仇恨分割的世界,阻隔不了愛的召喚

«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銀獎

«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銀獎

«美國華特.狄恩.麥爾斯文學獎「童書類」銀獎

«美國莫卡.潘人權兒童文學獎金獎

«美國珍.艾登斯童書獎銀獎

«美國《紐約時報》年度最佳童書

«美國《華盛頓郵報》年度最佳童書

«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年度最佳童書

«美國《柯克斯書評》年度最佳童書

«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年度最佳童書

 

內文圖檔

博客來:https://bit.ly/300M4wb

誠品:https://bit.ly/2XoQz23

MOMO:https://bit.ly/2AxKbwk

金石堂:https://bit.ly/303kK0r

未來親子:https://bit.ly/2MiISnK

圖片提供:小天下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逛逛書店
逛逛書店
逛逛
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