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陪伴在孩子身邊的大人,適時的協助和關懷,那就是他們勇往直前的最佳動力!

當我們看著一隻隻體型這麼小的鳥,卻能夠長途飛行,從沙漠到冰川,飛越湖泊與懸崖,經過河流、平原到森林,跨越浩瀚大海然後到孤懸海中的小島嶼,甚至穿越城市裡的鐘樓與橋梁,克服沿途的狂風暴雨、大雪烈日,歷經種種的難關與挑戰,相信這會為成長中的孩子帶來很大的啟發與激勵。

當生命不再漫無目的 孩子就能學會珍惜和愛

多數青少年很容易對生活現狀感到不滿、覺得活得沒有意義。不過,總會有某些人在某些時刻遇見某些事,產生一種「此事只有我幫得上忙的豪情壯志」,也因為有了這種「世界需要我的感覺」,讓自己付出行動,結果事情真的就開始有所不同,面對生命的態度也開始有了轉變。

這種經驗對於孩子建立對生活的熱情與自信,克服當下的不確定感或是時代所形成的壓力或虛無感,是非常重要的。

希望每個家長都能引導讓孩子遇到這樣的時刻,並且像《追鷹的孩子》裡所有陪伴在孩子身邊的大人一般,能夠適時的協助與關懷,給孩子勇往直前的力量。

 

喚起愛與希望 從願意分享開始

《追鷹的孩子》故事裡就描述了幾位青少年在追尋、保護魚鷹的旅程中,慢慢有了改變。同時也因為他們關心這隻魚鷹,進而建立與這個世界有所連繫的機會。這種體會是當代在富裕、自由、享樂中長大的孩子最需要的。

「魚鷹!」育安跌坐在小船裡。他看著魚鷹抓著鱒魚飛回鷹巢,小魚鷹在鷹巢裡接過鱒魚。

「有魚鷹在你家農場裡築巢,為什麼不跟我們說?」小船晃動,泛起陣陣漣漪。

我盯著漣漪,喃喃的說:「牠們很稀有,屬於保育類動物。」

「你以為我們會到處跟別人說。」育安說。他看起來很受傷,氣呼呼的繼續質問我:「你為什麼不信任我們?」

我抓起船槳,奮力划動。「不是那樣的。」我說。

「那她知道嗎?」羅伯問。

我點點頭。「是艾歐娜發現魚鷹的。她救了魚鷹......救了艾瑞絲。」

「艾瑞絲?」羅伯笑了出來。

「對,艾瑞絲,」我怒聲說:「你為什麼非得把每件事都拿來開玩笑?」我划著小船橫過湖面,船槳弄出好大的水花聲。

小船在砂礫遍布的湖岸邊靠岸,我跳下船,把牽繩綁在樹樁上。﹁我答應過艾歐娜要照顧艾瑞絲。我會遵守諾言,我會做到的。﹂我怒氣沖沖的踏上小徑。羅伯和育安得用跑的才跟得上我。

羅伯拉著我的手臂說:「對不起。別氣了好嗎?」

我槓上羅伯,憤怒的對他說:﹁你說我是沒用的傢伙,記得嗎?」

「我那時候很氣你。那時候你心都不在我們身上。」

「那是因為魚鷹,」我說:「我......」我的聲音愈來愈小,跌坐在青苔滿布的潮溼石頭上。

育安倚著樹幹,問:﹁牠現在在哪裡?艾瑞絲上哪裡去了?」

「走了,」我說:「牠飛到南方過冬。」

「就這樣嗎?」育安說:﹁你得等到明年?」

我坐在石頭上,拔起一些青苔,在指間搓揉著。「不是。」我說。

羅伯和育安都沒說話。

我把青苔彈到地上。「我能追蹤牠。牠背上裝了一個無線電傳送器。牠從這裡到非洲,從非洲再回來的旅程,我全都看得到。」

「你在開玩笑嗎?」羅伯問。他的眼睛睜得好大。

「不是,」我說:﹁那個傳送器,是我和艾歐娜幫忙裝上去的。」

「這實在太酷了,」羅伯吹了一聲口哨:「你要怎麼追蹤牠?」

「用電腦。」我說。

「可以讓我們看嗎?」羅伯問。

我聳聳肩。

育安狠狠瞪我一眼:「老天!卡倫,我們是你的好朋友,你信不過我們嗎?」

我看看育安,又看看羅伯。爸說的沒錯,他們是我的朋友,而且現在我需要他們。

「我當然信任你們。」我說。

「那我們走吧,」羅伯一面拿起我的背包,一面說:「我等不及要看了。」育安和羅伯在我房間裡,我打開電腦,他們擠在我的肩後看。

「艾瑞絲現在在法國南部,「我說:﹁牠很快就得飛越庇里牛斯。」

「飛越什麼東西?」羅伯問。

「庇里牛斯山脈」育安說:「在法國和西班牙國界上的山脈。」

我示範給育安和羅伯看,怎麼輸入艾瑞絲的密碼,藉此找到牠的座標位置,

然後輸入谷歌地球找出相對應的地圖。

「你們看」我說:「牠一小時前在這裡。」

 

在大人的支持與愛護動物的驅動下 繼續向前不能放棄希望

艾瑞絲旅程中的每一天,卡倫都會追蹤牠的位置。跟著牠,看牠沿途飛過的天空與風景,就像一直陪在牠身邊,就像我一路伴著牠飛翔……

故事的一開始艾歐娜和卡倫成了好朋友。他們共同守護魚鷹,合力拯救了生命垂危的魚鷹艾瑞絲;他們一起經歷風雨,分享彼此的笑與淚。

但不幸的,艾歐娜在一次流感中病逝,他們一起的那段時光是如此短暫,卻為卡倫留下了深刻的回憶。

在艾歐娜病逝後,卡倫在爸爸的鼓勵下接納了育安與羅伯這兩位朋友,也讓他重拾精神繼續擔起照顧艾瑞絲的任務。

卡倫信守對艾歐娜的承諾──照顧艾瑞絲、確保牠的安全,生命有了意義非凡的目標。看著牠穿越了撒哈拉沙漠,遠抵非洲甘比亞的某片紅樹林沼澤,一隻魚鷹的高飛遷徙,不但串連起無國界友誼與也激起了守護大自然的決心!

鳥類的遷徙一直是自然界難解的謎。有人說,或許受到冰河時期嚴寒的氣候影響,鳥類因為求生存而演化出的行為;也有人說,也許南半球是現在居住在北半球鳥類的家鄉,牠們每年一次的遷徙,只是回到祖先的家鄉。

但不管真相是如何,當我們看著一隻隻體型這麼小的鳥,卻能夠長途飛行,從沙漠到冰川,飛越湖泊與懸崖,經過河流、平原到森林,跨越浩瀚大海然後到孤懸海中的小島嶼,甚至穿越城市裡的鐘樓與橋梁,克服沿途的狂風暴雨、大雪烈日,歷經種種的難關與挑戰,相信這會為成長中的孩子帶來很大的啟發與激勵。

 

※未來親子推薦閱讀:《追鷹的孩子》http://bit.ly/2LZO56q

Photo by Dominika Roseclay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逛逛書店
逛逛
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