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孩子的邏輯思考不但能增進作文造句能力,更能引導孩子主動思考、跨領域學習

孩子會寫出語意不通的文句,多半與辭彙量不足;缺乏邏輯概念有關,尤其是邏輯概念無法經由背誦學習、更無法句句解釋,最需要藉由長篇小說的舖陳、敘述帶領孩子根據前後文、字句間的線索勾勒出邏輯思考的概念。
  • -
  • 2018-12-20
  • 瀏覽數5,137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Line

「爸爸今天不回家吃晚餐,但是我的功課還沒寫完。」孩子又造出牛頭不對馬嘴的造句嗎?低年級時此類的造句或許還有些可愛,但到了中高年級還寫出這般句子,可就讓人擔心不已了!

孩子會寫出語意不通的文句,多半與辭彙量不足、缺乏邏輯概念有關,尤其是邏輯概念無法經由背誦學習,更無法句句解釋,最需要藉由長篇小說的舖陳、敘述帶領孩子根據前後文字句間的線索勾勒出邏輯思考的概念。

以《尋找阿嘉莎》為例,故事一開場便以阿嘉莎的喪禮展開序幕,但故事主角為何一滴眼淚也沒流?為何不相信此喪禮的真實性?隨著作者的敘述,讀者可逐漸拼湊出一個急需被解開的謎團,並逐步猜測臆想阿嘉莎為何不見了?她去了哪裡?找得回來嗎?這就是訓練孩子邏輯思考的過程,而邏輯思考不但能增進孩子的作文造句能力,更能引導孩子主動思考、跨領域學習。

 

《尋找阿嘉莎》內容試閱

事情就是這樣囉,我很清楚一八七一年六月七日星期三那天自己在想什麼。這個日期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那一天舉行了我姊姊的第一場葬禮,而當時我就知道,那不會是她的最後一場葬禮。這就是我離家的原因。一言以蔽之,就是這麼一回事。

不過,跟聽個粗略梗概相比,你鐵定比較想聽聽來龍去脈。

在那個時間點,媽媽和波特外公一左一右緊捱著我站,媽媽像一尊立定不動的黑色雕像,全身只有大拇指和食指在動,搓弄著一塊藍綠色布塊。波特外公嘆著氣,兩手擱在肚子前,挪動手裡的帽子。牧師站在六呎深墓穴的另一側,這景象提醒了我,自己是「逝者之妹」;這特別的身分,要求你默默站著,不開口說話,保持哀戚神色。

可是我根本靜不下來。我不想來這裡,也不想從頭到腳穿得一身黑。身上黑色洋裝還是借來的,領口緊勒著脖子,兩邊的肩胛骨把棉布衣料撐得死緊,緊到好像我一旦讓雙手自然下垂,衣服就會從腋窩附近啪的一聲裂開。於是,我沒得選擇,只能把雙手各一根指頭勾住領口,僵著讓雙臂與身體保持距離。我就這樣站著,離開現場的邪惡念頭,不斷從心裡冒出來;這一切真的是夠了!幸好,波特外公解救了我,他解開我領口最上面的兩顆扣子,免得我被勒死,而一股不知打哪來的耐力,也從我體內深處湧出。我留了下來。

別誤會我--葬禮畢竟是葬禮,即便那個松木箱裡裝的不是我姊姊,裡頭好歹也裝了一具屍體。牧師致悼詞、大家輪流把泥土鏟進墓穴的期間,我不時提醒自己「別忘了,穴底棺材裡的東西,已經斷氣了。」斷氣、死亡(dead)這字彙,開頭結尾都是d。死亡不能逆轉,也沒有未來;一旦死了,就斷了呼吸,一切就此停擺。死亡不會把那具屍體變成你姊姊,但有人死了,依然是相當悲傷的事情。

體認到這一點,我就能撐過葬禮,接著就能離開了。

*   *   *

我的姊姊,阿嘉莎・伯克哈特,跟著獵鴿人離家出走了。那幾個獵鴿人由兩男一女組成,駕著一輛破破爛爛的四輪馬車。馬凱伯警長追緝獵鴿人,一路追到多哈羅。一星期過後,警長帶著一具屍體回來。

媽媽說我的年紀已經大到能夠面對現實了。於是,我跟著媽媽和波特外公去馬凱伯警長的馬廄那兒「認屍」。

人還沒進到馬廄,就聞得到一股屍臭味。

馬廄裡頭,灰塵繞著一道迂迴曲折的陽光飛舞,一匹老母馬在離我們較遠的柵欄裡跺著腳,一張粗製的桌子上則擺著松木箱。波特外公直接走到松木箱旁,掀開箱蓋。

我不想多談眼前的景象,但還是得讓你有點概念;我就這麼說吧--屍體所剩不多(警長說屍體遭動物啃食),缺了臉部,也沒了左右手。阿嘉莎的禮服變得破破爛爛的,藍綠色的布料裹著屍體,旁邊還有一團紅褐色的頭髮。我發起抖來。我到現在都還會做惡夢(那具屍體腐爛很久了)。不過,我很慶幸自己看了屍體;我知道自己看到了什麼,也知道自己沒看到什麼。

波特外公伸手掩嘴,別過了頭。媽媽僵在原地,凝視屍體良久,時間長到像是過了好幾個月。接著,她開口跟馬凱伯警長借刀子。警長沒反應,媽媽便瞪著警長。他們互瞪了好一會兒,警長才從刀鞘裡抽出刀子,遞給媽媽。

那把刀子又長又大,銳利的刀尖還向上勾起。媽媽接過刀子,探進松木箱,割下一大撮東西。

我深深倒吸一口氣,不懂她在做什麼。

接著,媽媽的雙手從木箱裡抽出來,右手握著刀,左手抓著一大塊藍綠色布料。我看到布料上的皺褶。媽媽後退了一步。

「你追蹤獵鴿人的時候發現的?」媽媽一面問,一面握著刀子在空中又戳又刺。

正因答案大家心知肚明,媽媽的動作才會讓我有點心驚肉跳。波特外公試著搶過刀子,卻被馬凱伯警長攔住了。

「我當時正在追緝他們,」警長回答。

「她跟他們在一起?」

「八九不離十。」

「有人開槍殺了她?朝她的臉開槍?」刀子朝上戳刺。

警長微微點頭說:「朵拉,我真的很遺憾。」警長用最溫柔的語調,喊出媽媽的名字。

有時候,我會忘記媽媽和警長認識多久了。

媽媽深吸一口氣,胸口微微鼓起。接著她攤開左掌,一面看著布塊在手掌中舒展開來,一面點著頭。「這是我縫的,」媽媽說。刀子從她手中落下,插入泥土地裡。「是阿嘉莎沒錯。我們明天就舉行葬禮。」

*   *   *

駕車回家的路上,我先是安靜了幾分鐘,但「葬禮」這兩個字讓我不得不開口。媽媽坐在馬車中間,我靠向她,好直接跟波特外公說話。「屍體只剩下那麼一點點,我們不能確定那就是阿嘉莎,那些遺骸加起來比兩隻貓的重量還輕。您得動身出發,把她找回來。一開始就該這麼做的。」

我一定是向天借了膽,才敢說出這種話,不過外公的追蹤、尋人功力,在鎮上可是有目共睹的。(馬凱伯警長會開誠佈公的告訴你,比起追蹤,維持和平他還比較拿手。)當時波特外公沒自己去找阿嘉莎,是因為鎮上有獵鴿人出沒,我們的雜貨店亂成一團,比平時更需要人手。在那個時候,波特外公已經有好幾天不在店裡,而且老實說,他萬萬沒想到阿嘉莎會有生命危險。所以,當警長主動提出要去找阿嘉莎的時候,波特外公立刻就接受了。

大錯特錯,不改不行。

我越過僵著不動的媽媽,抓住波特外公的前臂。「拜託,您一定要去找她。拜託,波特外公,求求您。」

我不肯放開波特外公的前臂,於是他伸手蓋住我的手,輕輕捏了一下。

「你十三歲了,該懂得分寸。」

波特外公對我說:「能找回屍體,我們就該心存感激了。這個話題到此為止。你不肯閉嘴的話,就自己走路回家吧。」

說完他抖動韁繩,直視前方。

我嚇了好大一跳。光憑我們在松木箱裡看到的東西,波特外公怎麼能就這麼算了?媽媽的心態,我倒是能瞭解。爸爸離家去科羅拉多州淘金的時候,寫過兩封信回來,兩封都是在他剛離家半年左右寄來的。之後呢?音訊全無。就這樣過了十年。爸爸一定是死了,可是我們能確定嗎?不能。媽媽從來沒換上喪服,而且一直到去年才脫下結婚戒指。所以,對媽媽來說,看到親手縫製的藍綠色布塊包裹著屍體殘骸,她還會怎麼想?她會認為阿嘉莎已經死了。

然而,波特外公心裡明白不是那麼一回事。他教過阿嘉莎怎麼靜悄悄的走過舖滿落葉的林地,難道他忘了嗎?阿嘉莎光憑觀察洞穴,就能掌握山腰的狀況 ,這些他也忘得一乾二淨?我姊姊爬樹的身手和浣熊一樣俐落,而且她潛行的功夫無人能比。我回想起好多個晚上,阿嘉莎悄悄溜出我們的臥室。某天早上,我在阿嘉莎身旁醒來,發現她髮絲間黏了枯葉碎片,這才發現她前一晚偷溜出去過。

我姊姊絕對不會死,然後躺在松木棺材裡。根本說不過去嘛!

我跳下馬車。我跳得太急,腳底顛了一下。

「喬琪!」媽大叫。

可是波特外公沒停下馬車,媽媽也沒要他停下來。

等我回到家的時候,我姊姊的葬禮計畫已經順利展開。

*   *   *

情勢緊急的時候,打點葬禮根本花不了多少時間。隔天早上十點,屍體就擱在墓穴裡,我、媽媽、波特外公站在一旁,聽著禮蘭牧師致悼詞。沒有墓碑,墓碑晚一點才會放上。雖然通知得臨時倉促,弔唁群眾也沒少,我猜大概有五十幾個人。不過話又說回來,想廣為宣傳葬禮將至,沒什麼比警長帶了一具屍體回到鎮上來得迅速有效。

我站在墓穴邊,注意到馬凱伯警長提早到了,還站在媽媽身邊。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景象,則是比利・馬凱伯和班傑明・歐姆斯提先生站得好近,近到兩人之間只隔了四個馬凱伯家的男孩。在追求阿嘉莎芳心的情場上,比利・馬凱伯和歐姆斯提先生可是勁敵。在經歷過這麼多事之後,他們怎麼還能這麼文明有禮?歐姆斯提先生是我姊姊的新歡,而比利・馬凱伯是她的真命天子,大家一致認為阿嘉莎會嫁給比利。

我記得看到他們接吻的那一天。那一個吻,讓一切都結束了。我人在波特外公的書房裡,計算日常收支帳目,正巧往窗外一瞄,就讓我瞧見了。當時我姊姊和歐姆斯提先生已經走得很近,所以當我看到比利伸手探向阿嘉莎下巴、把她拉近好吻她的時候,嚇得倒抽一口氣。他們接吻後就分開,阿嘉莎說了些什麼,捏捏比利的前臂,接著就消失在我的視線外。比利微笑了好一會兒,接著朝空中揮拳歡呼,離開的時候還吹著口哨。比利・馬凱伯把手插在口袋裡,腳下踩著雀躍的步伐,他的一舉一動都告訴我,他得到了很重要的東西;要不是贏得半個世界,就是贏得阿嘉莎的芳心。既然阿嘉莎沒有半個世界可給,她一定是把心給了比利。

我覺得歐姆斯提先生有權知道,於是便跟他說了這件事。

我在葬禮上打量著兩位追求者,暗自加以比較。歐姆斯提先生擁有歐姆斯提飯店,經歷過三十五年的人生,絲質翻領硬挺到能切穿奶油。然而,比利・馬凱伯長得比較帥,我是這麼評比的:他比歐姆斯提先生高出半個頭;他正值十九歲,胸膛和手臂變得粗壯結實,讓我沒辦法再笑他是「豆芽菜」;他的髮色從玉米鬚般的淡黃色轉為濕沙地般的顏色。但是這些特點還不足以解釋,為什麼每每他露齒一笑,就會讓一票沒大腦的女生為他瘋狂。

今天,眼淚順著比利的臉頰滑落。我想知道的是,他為何哀慟;是因為我姊姊死了?還是因為眼看就要到手的東西,就這樣消失了?畢竟,當時他可是吹著口哨離開。

波麗・巴富德把金髮盤成粗辮子,盤繞在頭上。她緊黏著比利不放,一心要嫁給他。大家用「粗勇結實」來形容波麗。我盯著她的腳踝看,注意到鞋帶拉得死緊,卻還是沒辦法把鞋面兜起來,更聯想到兩根大樹幹在地表聳立的模樣。

不過,管他的呢。舉行這場葬禮,根本就是瘋了!在短短兩星期內,阿嘉莎離家出走、警長找到一具屍體、我們舉行葬禮。你說這一切合理嗎?我可不相信。  

我把目光和思緒轉移到威斯康辛河。禮蘭牧師身後,一彎河道映入眼簾,放眼望去淨是我熟知的景象:黃色、褐色、紅色層層相疊的砂岩,貼著河岸延展,像是一落落巨大的鬆餅;夏日遊客在洞穴裡刻上自己的名字;一座座胖墩墩的小島,外型像茶壺,還有茂密松樹林梢當壺蓋;重重山峰,岩石穩踞尖頂。

禮蘭牧師致詞告一段落,讀起《舊約聖經》的《詩篇》: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

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 傳出知識。

無言無語,也無聲音可聽。

《詩篇》第十九篇。我姊姊最喜歡的。在這種狀況下引用這一篇,未免太過分了。我跟著內文的韻律,在地上踢出一道小溝。

最後,禮蘭牧師終於致完悼詞,男士紛紛把帽子戴回頭上,開始填土。前來弔唁的鎮民,一個接一個,輪流握住鏟柄,把鏟尖戳進地面,再鏟起泥土,填進六呎深的墓穴。填完土,把鏟子交給下一個人後,再向家屬致哀。

波特外公負責跟男士交談,拍拍對方的肩膀,有時甚至還大笑出聲。女士則走向媽媽,媽媽跟她們點點頭、握握手回應。我悄悄和人群保持距離,聆聽泥土落入墓穴的聲音。一開始,還聽得到石頭在硬木棺蓋上彈跳的聲音,但現在只聽得到空虛又沉重的聲響。

等到我終於抬起頭的時候,我看見媽媽正以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搓揉著那一塊藍綠色布塊,不停在上頭畫著圈圈:畫圈、畫圈、停下來交談、畫圈、畫圈、畫圈、停下來說話、畫圈……

這讓我想起那一天……

 

選購閱讀完整作品: https://goo.gl/iEUyP4

內文圖檔

在愛與勇氣中蛻變 乘著希望與夢想飛翔 輕吟著屬於自信成長的喜悅

紐伯瑞文學獎精選套書4:翻轉生命的奇蹟

推理邏輯X創意想像X語言表達X品格同理X閱讀素養

 

★紐伯瑞文學獎銀獎作品《達爾文女孩》★

卡莉的志向是進入大學就讀,當一名博物學家,但媽媽的觀念非常傳統,期待她當個淑女。卡莉跟隨爺爺的腳步進入科學世界,也彷彿為生命注入新的期待……

 

「卡莉轉大人所經歷的變化和她超乎預期的勇氣,讓閱讀變成一件既興奮又有趣的事。凱利筆下的故事充滿了豐富的意象和情節、可信的人際關係和帶著魔力的筆觸。」

                                                                                                                                               ──《出版人週刊》

 

★紐伯瑞文學獎銀獎作品《再見木瓜樹》★

十歲的金河只知道西貢這個家,但隨著戰火的逼近,她踏上尋找新家園的旅程。走過變化、夢想、哀傷和療癒,金河一步步為自己的生命譜出了最動人的新樂章。

 

「具啟發性、情感深刻且超乎有趣的詩體小說。初次登場便不容錯過,作者賴曇荷喚起一個不同的時空背景,刻劃出一位情感複雜且逼真的小女孩金河。這個故事將贏得讀者的認可,即使他們不曾處在陌生的國家。」

                                                                                                                                              ──美國《柯克斯書評》

 

★紐伯瑞文學獎銀獎作品《尋找阿嘉莎》★

「姊姊是因為我,才離家出走的嗎?」勇敢而執拗的少女喬琪,不得到答案不善罷甘休,但喬琪能夠如願以償得到真相,然後帶回唯一的姊姊阿嘉莎嗎?

 

「汀伯蕾巧妙將真實發生過的事件串連:北美州有史以來最大的旅鴿築巢、密西根湖畔延燒的大火、貨幣短缺誘發偽鈔集團的產生,以及來自當時確實存在的一本書中,對於橫越荒野的諸多建議。歷史小說的類型文學傳統加上懸疑謎樣的氛圍將《尋找阿嘉莎》鍛造成刺激、極具張力的冒險故事;作者寫的後話也有助於讀者從虛構故事中,抽絲剝繭得出真實的歷史細節。」

                                                                                                                                              ──《書單》

 

★紐伯瑞文學獎銀獎作品《飛越戰火的女孩》★

雅達因為天生變形的右腳,被軟禁在家;抱著對世界的嚮往,她忍受痛楚與屈辱,教自己站立,並在戰火聲中拄著拐杖從黑暗的牢籠裡逃脫,勇敢的奔向陽光!

 

「因種種誤解,雅達對蘇珊關起心門,其內心卻渴望被擁抱,讀來讓人心痛。本書有太多討喜的元素──小女孩的視角、鮮活的場景、幽默的橋段,還有讓人心碎的情節。最引人入勝的,則是雅達頑強的求生意志,以及鎮上居民如何漸漸接納並喜歡上這個小女孩。」

                                                                                                                                              ──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

 

看更多紐伯瑞文學大獎作品 : https://goo.gl/iEUyP4

Photo:Atlantio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逛逛書店
逛逛書店
逛逛
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