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的內心話:我不想是個麻煩

我也很想擺脫麻煩,雖然這對我是有些困難。但是,如果你們對我有所把握、有所信心,或許面對這些麻煩,我就比較有勇氣克服、挑戰。因為,我也期待和其他同學一樣,被喜歡、被接受、被肯定。

如果你問我,喜歡什麼樣的老師?我想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說我是壞小孩」、「不要認為我是故意的」、「不要覺得我是麻煩製造者」。

雖然,我知道自己讓老師很頭痛。但是,說真格的,誰又希望如此?

如果你問我,在教室裡,老師可以怎麼做?如果要具體的說,或許是當老師想要對我說話時,我希望老師可以走過來,靠近我。這倒不是說,我耍老大,要老師過來。

而是,當老師遠遠地隔了一個長距離叫我。說真的,我沒有把握在第一時間能夠聽到。再不然,聽進來的內容也是七零八落,有一搭、沒一搭的。這很容易讓老師再說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我也嘗試想要專心聽。如果老師願意走過來,我達標的機率就會高一些。

同時,當老師遠遠的說,他就得需要耗費很大的力氣,很自然地說話音量就得加碼放大。這時,老師也相對容易顯得不耐煩。而我這個人,本身也很浮躁。如果遇到人家不耐煩,那麼我就容易變得更加不耐煩。兩敗俱傷,可想而知。

當然,老師說話也不要像機關槍一樣,噼哩啪啦、噼哩啪啦一連串的下來。這樣子,很容易讓我的專注力陣亡。我只會注意到滿地的彈殼,卻很難抓到老師要說的重點。說話慢一點,關鍵字停頓一下再說,這會讓我比較好掌握。我的思緒常常是一團混亂,常常無法強調重點。在組織能力上,常常架構鬆散像是風一吹,鷹架就會倒塌的工地,讓人不敢苟同。

說真的,倒也不是,我凡事都要求老師要這麼做、那麼做。老師有沒有這些義務,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如果老師願意挺身幫個忙,那我真的會感謝在心。當然,也會大聲說「謝謝老師!」

我的麻煩很容易成為焦點。這焦點,不只讓我全身發燙,在教室裡成為燒焦的箭靶,其實老師也是一樣炙熱難熬。我知道老師也不是故意要找麻煩。只是我惹的麻煩真的很顯眼,讓周圍的人看了也很礙眼。

或許老師也只是苦口婆心地想,一次一次跟我說,我多少應該會頑石點頭,見「壞」就收。雖然,我不是愛找理由。但說真的,我的麻煩也不是說說就能收。

我知道要解決這些麻煩,需要找一些「熱心人士」來幫我的忙。除了我爸媽之外,老師當然是第一首選。雖然,你們大人們還是喜歡推給利他能、專思達、思銳這三劍客。當然,他們適時也可以發揮作用。但卻無法完全取代各位對我的協助。

我也很想擺脫麻煩,雖然這對我是有些困難。但是,如果你們對我有所把握、有所信心,或許面對這些麻煩,我就比較有勇氣克服、挑戰。因為,我也期待和其他同學一樣,被喜歡、被接受、被肯定。

雖然,我依然納悶為什麼自己的控制力會如此不堪?但事實擺在眼前。我不願自怨自艾,或把注意力缺陷過動症當作擋箭牌。因為,我知道當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工作,到時根本沒有人會理我,以前是不是ADHD?這很現實,沒有人會管你。

 

Photo:Rolands Laki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