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老師會不斷批評教育政策,卻放不下這「很多很多」—參加DFC工作坊心得

我們一同相信,「每個人都是問題的解方」,希望可以陪伴每位師長一同思考、分享教學心得,陪伴台灣的孩子成為更有感、更有勇氣、更有實踐力的超級英雄。

2017年7月26日自費參加了一場看似簡單的工作坊,卻帶來很深的反省,我們在台灣的學校教學中教很多很多,但孩子卻學很少很少,而英國這所小學,教得不多,但孩子學的卻學習很多很多,而且都是生活中該有的能力。

英國愛旭麗小學(Ashley C of E Primary School)校長理查.鄧恩(Richard Dunne),7月26日在高雄有一場工作坊,主題是Design for Change的原則與教學設計,他提出該校設計學生課程的七個重要原則,並作了些舉例。我想我不談這些原則,倒是想談談幾個我觀察到的面向:

1. 要慢、要簡單:鄧恩校長強調課程設計內容要慢要簡單,慢是讓學生有時間深入理解,簡單是讓老師能夠真的可以操作,或者無需要大量的設備需求,這點和台灣長官想要看到速成、大量花樣、大場面截然不同,其實教育要看到效果都需要一段時間,慢而且簡單才能夠有效落實理念。

2. 讓孩子關心生活和周遭的事物,並產生想要改變的心:DFC透過各種觀察,發覺身邊的問題,然後想辦法去改變,學生在老師的引導下發展可行提案並試著去實踐。然而,對照台灣的教育就是這個不可那個不行,設下各種規範規矩,凡事就是要聽我的,差別很大吧!然而這樣的結果,最後就是長大後大家不關心社會,對社會問題只會發出各種酸言,卻沒有人想要改變,當然,培養出來的學生沒有勇氣,沒有實踐力,到了社會就沒有人想創業、沒有人想做大事,整個社會陷入只想追求小確幸的氛圍,這樣國家的進步就很有限,DFC的教學設計確實給我們很大的反省力道。

3. 強調核心問題:DFC課程設計都以核心問題出發,核心問題通常是開放性的不會有單一答案,所以學生可以深入探究和調查,核心問題通常需要具備分析、推論、評價等高層次思考能力,核心問題也通常是跨領域統整的問題,這和台灣強調正確答案的教學方式差異很大,DFC的課程設計顯然比較能培養出真正有意義的能力。

4. 跨領域學習:採取各學科共同主題一起設計課程,學科之間的是相互合作而非相互獨立的,針對不同主題,提供該科的知識運用在問題解決之中,而相對的,台灣美其名是尊重各科的專業,其實,台灣每一科都覺得自己最偉大,不斷搶奪時數或利用加深難度來壓迫學生學習自己的科目,於是學生學到反感,常常是對每一科都沒興趣。

5. 課程透過共同備課:由於具有共同主題,因此需要各科共同備課,除了透過互動激發創意,也透過互動彼此學習,形塑教師的學習組織氛圍。

6. 學生作品展覽:課程設計的評量可能是任務、實作,每一個大單元(約六周)都有學生實作作品,老師會將學生作品予以展出,一方面相互觀摩學習,一方面也讓家長知道自己孩子的學習狀況,同時開放社區參與,讓孩子的學習和生活的地方增加更多互動。

工作坊邀請老師們以水果主題跨領域規劃課程(圖片來源:DFC Taiwan)

 

作者介紹:莊福泰  高雄市立鼓山高中校長

DFC 邀請有相似理念,且主動參與2017年「Design for Change with Richard!與獲國際課程設計獎學校校長,一同設計臺灣教育環境」的家長、教師撰寫心得文章。因為我們一同相信,「每個人都是問題的解方」,希望可以陪伴每位師長一同思考、分享教學心得,陪伴台灣的孩子成為更有感、更有勇氣、更有實踐力的超級英雄。

Photo:Ilmicrofono Oggiono,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