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老公小學時,每天放學回家哭的故事…… 我從公婆身上學到的愛與信任

身為父母,遇到孩子因處於某個學習環境而感到挫敗,並不一定只有「替孩子下決定」、「馬上幫孩子轉換環境」的選項,「適度的空缺」或許更能激發孩子發想。
  • 谷卓
  • 2017-09-19
  • 瀏覽數8,603

我對荷蘭老公在學習方面的成長過程,有著說不出來的「景仰」,也不能說完全是仰慕,但帶有幾分崇拜和佩服是不置可否的。

 

故事回溯老公小學時……

雖然荷蘭和台灣的教育方式明顯不同,但老公在小學與中學階段的自主學習能力,恐怕是我這個已經當老師的人,都不敢確定自己能否辦到。老公小學時進入「華德福」學校就讀,我的公婆當時之所以做這個選擇,來自於對孩子自由發展的「尊重」,不然也不會從郊區搬到學校旁邊。而二十多年前,「華德福」體系在荷蘭是主流以外,甚至是標籤的「問題學生」轉學的流放處。

老公形容自己的父母是「嬉皮人士」,當然不是刻板印象中那種刺青吸毒、反抗政治的那群,我們可以單純把「嬉皮」看成是一群有另類想法的人,因為公婆除了像嬉皮一樣喜歡搖滾樂之外,在教育方面也非常集中到「人」。認為,孩子本身就是一個「個體」,透過自己的感官來接觸自然、肢體律動、種田、想像力等的藝術創作,雖然還是有一小部分的知識課程,但老師教學的方式跟一般認知中的課室模式-大量與豐富的知識灌輸有落差。年紀漸長,與外界更密切的互動讓他有所自覺;並對於老師「生動」的唱跳感到「受不了」,老是跟一起耍帥的同學私下調侃。

 

每天放學回家哭的那兩年

每個人的需求不同,而教育理念發展出來的「模式」,要深入到各種樣貌的學生中本來就難面面俱到。所以,在華德福小學最後的兩年,老公每天都是回家哭的。他哭「在學校學不到東西」,哭「好渴望學習」,哭「內心的空洞」。上學不開心嗎?老公卻說很開心,主要是同學間彼此熟識,老師也沒有不好,就是他發現,自己對於外面的世界,是打從心底被呼喚起「求知慾」的

老公還面臨另一個問題,他被安排在一位學習緩慢的同學旁邊,他時常必須放下自己手邊的事去回應該同學需要幫忙的請求。那,當初幫兒子選九年都在華德福體系就讀的婆婆(學齡前教育+小學六年),如何回應高年級兒子每天回家的垂頭喪氣呢?婆婆竟然不動聲色,即便她知道孩子每一年都換好幾次老師,因為班上龍蛇雜處,問題層出不窮,沒有老師能完整帶完六年的。詢問婆婆為何沒想過幫老公轉學,婆婆這樣回覆:「我們談過了,他不想轉學,那他就要想辦法解決讓自己哭泣的原因,看看有沒有可能找到學校外學習的方法。

 

學習主權給孩子:能量醞釀,讓愛發酵

婆婆是那麼樣的放心,將孩子的困難交還給孩子,她認為,孩子都自己覺察到內心是有所不足的,那就要相信孩子已經有能力,去向外探索,嘗試挖掘自己的潛力。在沒有干預孩子學習的情況下,公婆接納了孩子情緒的起伏,只推薦孩子一些課外書籍後,便用安靜的愛等待,把學習主權交給當時只有十一歲的老公。

後來的故事,才是我聽來大為亢奮的部分。因為同學的哥哥,老公接觸了一種「桌上的戰爭遊戲」,叫「Warhammer 40K」,在荷蘭被很多人看作很「俗氣」,只有怪咖才會玩的東西。整個遊戲從人物、武器、野獸、交通都要「自己做」,從無到有用雙手打造出一支隊伍,每個角色都有個性與優缺點,每項武器的選擇也要考量精確的射程與威力估算。當你很渴望學習的時候,你會找到方法堅持下去的;就像教育家杜威:「教育不是一件告訴與被告訴的事情,而是一件主動的、建設的歷程。」這個遊戲有一本厚重的說明書,但只有英文版!老公就憑藉著滿腔的熱情和喜愛,把自己投入深井般渴望掌握每個字句,自己教自己英文,自己翻字典搞懂每個規則。「這不只是戰爭遊戲,光是戰略就需要一直動腦,那真的是不可思議的複雜耶!」老公總覺得我低估了這個遊戲,我倒是很佩服他的精神。

(照片來源:Warhammer 40K遊戲圖)

 

公婆一毛錢都沒有給老公,他每晚研究到一兩點,再早起送報紙和傳單,靠自己的能力存錢買材料,投入大量時間專注在所有小細節,然後期待每個星期天,騎八公里的腳踏車,帶著自己的軍隊到專門店和大家決鬥!決鬥時使用的語言當然也說英文。我的公婆只有第一次陪他去,了解到兒子正對什麼感興趣,人在哪裡,約定回家時間後,就只會偶爾去看看。在老公15歲的時候,還隻身搭飛機到英國參加該遊戲的展覽,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好者一同切磋。

快要接近「沉迷」了耶!公婆沒擔心嗎?當然會有!然而,他們替兒子感到欣慰,認為能找到一個真真正正喜歡的事物,全心學習是多麼難得,況且這並不是不良嗜好。而老公在校的表現不但沒有退步,連身旁看似「麻煩」的問題學生,都變成他的「保鑣」,因為老公說他看見他「強而有力」、「正義感」的優點,兩人變成好友。這是心境充滿正能量的美麗「視」界吧!

 

成長模式的世界觀,永伴孩子開拓自己的人生

從《對話的力量》一書中,我了解到人的生存成長有兩種世界觀:「階級模式」和「成長模式」。據張天安老師的解釋,可以把第一種學習視為被「匱乏感」推動,譬如「孩子你不夠好,所以要繼續努力前進」,在擔心之中拖著自己學習才能存活下去的模式。而「成長模式」則是在充滿愛的「安全感」中,自信運用資源,面對眼前困境力求突破,動力來自於內心探險與成長的自覺!

那個讓我仰慕的枕邊人,後來並沒有考荷蘭正規的小學畢業考,而是透過直接與中學校長面試,入取了當地最好的中學。他在「成長模式」中走到現在,懂得八國語言,英文雅思8.5/9分,而世界最難語言之一的「中文」還在電話中被誤認為是母語者。

我崇拜的當然不是這些「數據」,老公是再平凡不過的人了。而是,從他成長經驗的故事中,我體會到,身為父母,遇到孩子因處於某個學習環境而感到挫敗,並不一定只有「替孩子下決定」、「馬上幫孩子轉換環境」的選項,「適度的空缺」或許更能激發孩子發想。因為公婆對老公「放手的信任」和「有智慧的愛」,陪伴他走過當時如溺水般的徬徨,兩年的支持釀成孩子一生的成長動力,有源源不絕的熱情,富有積極性。他總說世界有太多東西值得他探索,經歷小學那段「我好想知道更多」的空虛感後,他成為一個腦筋老是停不下來的人。

(是我的幸運,現在有他這位夥伴,攜手陪伴兒子探索成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谷卓!歡迎至《Jivan小天涯手記》臉書專頁交流切磋,紀錄兒子成長、跨界教養、荷蘭教育觀察、夫妻愛與關係,還有媽媽心情小品文。

Photo:Pixabay,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