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比嘶吼更有力量,跟仙女老師學親子溝通

書寫比嘶吼更有力道,與其高聲責備,不如讓學生靜下心思考。教會孩子反思,他才會知道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 書摘
  • 2017-09-15
  • 瀏覽數2,423

給孩子一個不一樣的早自習

早自習應該是規律的,有精神的,是寧靜的。「非寧靜無以致遠」,不追求熱鬧,心境安寧清靜,學生一天在學校的時間長達八小時,只有這半小時絕對安靜,相對自由。

孩子,我有話想跟你說

我從不在早自習找學生談話,也不在此時簽假卡,除非有臨時且緊急的事非得一早處理,不然所有需要出聲的工作都是從八點才上發條。

我不想蹉跎早自習跟學生們相處的時光,我在黑板上寫下想對他們說的話。我總會在留言的最後畫上一個笑臉。這是我跟學生的默契:「你看到笑臉就像仙女在對你笑,很開心看到你準時到校。」

剛開學,師生的攻防戰源自於學生抱著老師要來「監視」的心態,糟蹋了我大清早趕著參加早自習的美意,我在黑板寫著「把你們放在心上,來看你,是關心,是信任。」最後畫上笑臉,用橘色粉筆寫下關心兩個字,有別於其他白色的粉筆字。

早自習的平靜閒適,是我們師生共同護衛的自主價值,是我們班的決心,就像為了維護生態不拿塑膠袋那樣的執著,不是因為老師在,更不是因為小考。

特別是段考考完的隔天,全校幾乎都沒有小考的那個早自習,整條走廊只有我們班鴉雀無聲,學生們在平常的軌道上運行,做自己前一天未完成或今天想做的事,其他班級的吵鬧讓我們處於桃花源的仙境中。

 

孩子,我感受得到你的改變

一個滂沱大雨的早晨,我開車時心裡想,學生淋得濕答答的,路上又塞車,能八點前到學校已是萬幸。但我仍想要鼓勵那些準時的學生們,我一進教室不敢相信這是個惡劣天氣的早自習,全班都坐在位置上了,我當下有股想吶喊的悸動,很想大聲地說:「我們一○四真的太棒了。」我還是按耐住心裡翻天巨浪,在黑板寫下了我對學生們的敬意,那一天我用了更多橘色的粉筆,畫上笑臉後,我走回導師室。

八點,妍霖來找我,「仙女,不好意思我今天遲到了。」我表示一點都不介意她的遲到,雨勢太大,大到我開車到學校的路上狀況不斷,能平安到學校就好了。她難為情的說:「仙女,因為妳寫全班都沒遲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愛我的學生們待我真誠。

早自習,學生容易恍神,聽覺遲鈍,忠言逆耳,左耳進右耳出。文字容易有助於沉澱思考,昇華感動。

學生期待看到早自習的黑板,就會想盡辦法不遲到,有些學生當天的IG是早晨黑板上我的字跡,早自習的黑板成了我們班的一大特色,老師用情,學生領情,互動在其中。

 

從早自習擴散到日常

每學期高一總會有一堂班會課必須用來施測「興趣量表」,一般學生差不多三十分鐘作答完畢,這不是個比速度的測驗,謹慎的學生往往近五十分鐘才繳交答案卡。

我想讓提早交卷的學生可以做自己的事,作答完畢就可以將答案卡交至講桌做自己的事。交卷的人做自己的事,施測的人施測,井水不犯河水。

三、五個學生同時寫完了,班上出現交談聲,這聲音不算太大,顧及部份學生仍在作答,我不作聲的在黑板上寫下:「剛才說過:『請尊重還在施測的同學,若你交卷了,可以做自己的事。』有多少人還記得這句話?有多少人還記得把別人放心裡?」當橘色的粉筆在黑板間行進,學生全都靜默了。

書寫比嘶吼更有力道,與其高聲責備,不如讓學生靜下心想。

 

摘自 余懷瑾《慢慢來,我等你:等待是最溫柔的對待,一場用生命守候的教育旅程》/四塊玉文創

 


Photo:James Bak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