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點時間想像孩子正經歷著什麼

當我的孩子做出令我百思不解的行為時,我會試著想像自己處在一個「會出現他這種情緒」的情境裡。這樣做通常會有點幫助。
  • 書摘
  • 2017-09-12
  • 瀏覽數2,240

當孩子不聽話、不配合,我們總會下意識把焦點放在他仍需完成的事情上。他需要趕快穿好襪子、吃早餐、去洗澡、開始做療程。我們不會停下來,花點時間想想他當下是什麼感受。

就算我們真的試著做了,可能也很難真的搞清楚那所謂的感受到底是什麼。大人不會因為約會臨時改了時間就崩潰,也不會因為我們最喜歡的一雙襪子還沒有洗好,就拒絕穿上任何一雙其他的襪子。

當我的孩子做出令我百思不解的行為時,我會試著想像自己處在一個「會出現他這種情緒」的情境裡。這樣做通常會有點幫助。

舉個例子好了。我的孩子曾經堅持診所等候區的椅子必須按照顏色交錯的方式排好—紅色、黃色、紅色、黃色,否則他就不願意進去接受治療。任我說破了嘴,也沒辦法說服他就這樣離開那些椅子,進去診療室。

到底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我有沒有可能想像到,或許有某個情境,會讓我因為椅子排列的方式不對,而覺得不舒服?

如果我正準備帶一個工作坊,到了教室卻發現,椅子是一排一排放好,而不是像平常一樣圍成一圈,我會不會堅持說這些椅子必須要重新排成「對」的方式呢?一定會!

如果教室管理員告訴我,這「沒什麼大不了」,我應該「有彈性一點」,我會因此打消念頭嗎?當然不會!

我並不是說診所等待區的椅子排列方式,和工作坊椅子的排列方式一樣重要。只是,這兩個情境都會同樣讓我們感覺不對勁,如果我們不能矯正現狀,會同樣覺得不高興。

當我理解到,原來我的孩子會有這樣的感覺,我就知道下次應該提早幾分鐘到診所,這樣我們就有時間可以把椅子排成「正確」的方式。

不過,無可避免的是,等待區的椅子有可能會突然少了一張,或是上面可能坐了人,因此我們沒辦法按照自己的意思移動它。雖然我很想跟他講道理(不會吧?你真的要因為多出一張黃色椅子就大哭嗎?親愛的,你不能期待所有事情都百分之百和你想的一樣啊!)但我知道,那只會讓狀況更糟。於是,我又再一次想像自己處在同樣的情境。如果工作坊的椅子是一排一排固定在地上的呢?有什麼能幫助我度過這個不舒服的狀況?

於是,我這麼對亞舍說:「噢,不!你希望這裡還可以再放一張紅色椅子。真是沮喪。」

亞舍重複著我說的話:「沮喪!」

「你希望可以有一張紅色椅子擺在這裡。」

他再次說著:「擺在這裡。」

我說:「哼!」他也跟著說:「哼!」然後他就拉著我的手進去診療室了。

你不需要為了找一張紅色椅子而跑進跑出,也不需要詢問坐在椅子上的保姆或老奶奶可不可以起身讓你挪一下位置。

讓孩子在你的同情和支持之下,學習處理沮喪的感受,也是非常珍貴的經驗。

當我們透過接受孩子的感覺,向他示範寬容的精神,也就等於在幫助孩子培養從挫折中恢復過來的韌性(resilience),在未來的人生道路上,他將會更有能力面對那些無可避免的磕碰與彎路。

 

襪子的縫線

傑克的抽屜裡有很多雙襪子,但其中只有三雙是他喜歡的。每次,只要遇到這三雙襪子都沒洗好的時候,要讓他早上準備好去上學就會是大戰一場。以前我通常會說:「不過就是襪子,不要這麼大驚小怪!」或是「其他的襪子也沒有哪裡不好啊!」有時候,我甚至覺得他是因為不想去上學,才故意把事情鬧大。我可不吃這一套!

我突然想,或許我的孩子真的分得出那三雙襪子和其他襪子有哪裡不同。於是,我新買了一套他最喜歡的那種襪子,妳猜結果怎麼樣?我們整個禮拜都沒有再為襪子吵過一次。一直到有一天,他的保姆堅持要他穿上某一雙他不喜歡的襪子,他才又發作。我當時對保姆劈頭大罵:「傑克知道他喜歡的襪子跟不喜歡的襪子穿起來感覺不一樣!妳必須用心聽他說!」然後我才發現,我對她發了這麼大的脾氣,但明明自己幾個月來都一直做著跟她一樣的事。

 

口香糖惹的禍

我六歲大的兒子伊凡是個非常敏感的孩子。我只能說,這種感覺真是五味雜陳。幾個禮拜前,他在學校吃午餐的時候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有個跟他同桌的孩子拿出一包口香糖分給大家吃,口香糖的味道讓伊凡噁心反胃,最後完全吃不下飯。從此之後,他只要看到有人吃口香糖,就會生氣。就連只是看到別人咀嚼的樣子(彷彿在嚼口香糖一樣),也會讓他聯想到口香糖的味道,然後就吃不下飯。

上禮拜狀況又更糟了。他可能沒吃幾口,就因為想到口香糖而不繼續吃了。

我試著告訴他,不要再想口香糖就沒事了,但這麼說只會惹得他哭。我甚至開始打聽有關兒童心理師的資訊。

上次工作坊結束之後,我花了一些時間,試著理解伊凡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感受。仔細想想,他的反應其實並不奇怪。大人總是告訴我們,在飯桌上不可以提起某些話題。為什麼?

因為即便只是在腦中想像某些噁心的事物,例如嘔吐物或排泄物,都可能讓我們失去胃口。

我開始試著列出有可能幫助伊凡的點子。他有沒有可能想像其他的東西來取代口香糖?

他有沒有可能用其他的氣味來取代口香糖的味道?

或許,如果他能去聞聞不同香料的味道,就可以找到一種他喜歡的味道。然後,當他又想到口香糖的味道,他就可以把肉桂或牛至葉拿出來聞一聞。

那天吃晚餐的時候,悲劇又發生了。伊凡吃不下飯,一直在哭。我說:「噢,口香糖的味道好噁心,你一想到就吃不下飯了。這是個很難解決的問題。當你出現這些念頭的時候,就很難繼續吃飯了。而且要控制自己的念頭真的好難,就連大人都覺得很難。」他看向我,似乎終於鬆了一口氣,說:「嗯。」他離開桌子一會兒,在我們快吃完的時候,又走回來吃了幾口,然後又離開。後來幾餐,我大致上都用同樣的方式來處理。到週末的時候,他就可以正常吃飯了。

光是知道我能了解他的感受,就讓他放鬆了許多。其他點子根本就不需要派上用場。

 

摘自 喬安娜.法伯、茱莉.金《讓小小孩瞬間聽話的說話公式》/采實文化

 


Photo:Evan Schaaf, CC Licensed.

by 未來Family數位編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