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自己

有時候,我們或許沒有勇氣和能力去做某事,但是嘲笑他人,我們非常有立場。因為嘲笑很簡單,去做很難。

很多時候我都很隨性,就好像做節目。

對我來說,去做某事,一定是因為興趣,而興趣壞了,就沒了做事情的意義。

做廣播如此,寫書也如此。

我寫完第一本書之後,沒打算寫第二本。

因為我沒有任何理由再寫,為了錢嗎?一萬多元的版稅是我月收入的四分之一。

為了名氣?有句話說「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我為了一本書,就要把自己的臉和人生,放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指摘,也許還會有好事者去八卦隱私,如果是你,覺得值得嗎?

讓我想清楚去做這件事的理由最初很簡單。

我曾經和現在畢業的大學生一樣,我們都迷茫糾結過,我們都想過如果這時候有個人和自己聊聊,會不會苦悶的人生就沒那麼苦悶了。

一本書改變不了你的命運,一個人也不可能,但,有時一念之間的想法或許會改變你。

十年前,我沒遇到過這樣一個人;十年後,命運讓我被一些大學生認識,最後我還在猶豫,我要不要做這樣一個「別人的朋友」,因為這是一件費力不討好的事。

後來我決定去做,只是因為我覺得,有機會,為什麼要花時間去猶豫?現在有人喜歡你,那就去親近,也許過了兩三年,你想去做這件事,但大家都不喜歡你了。

為此我決定,我要出書,但是一定要配合演講。

在前幾輪談判的時候,出版方也會問我:「你這麼做是為了什麼?你想憑這個賣書嗎?別做夢了,你一場演講會有幾個人去?兩百?三百?就算這些人聽完演講都能買你的書,也才不過兩三百本,還不如去網站打一個廣告、找人發個微博賣得多。你別瞎耽誤工夫了。」

這些話就好像一個耳光,抽得我臉疼。

是的,如果靠演講去賣書,簡直是天方夜譚。

我重新審視和尋找自己的目的,幫大學生做這件事,我能獲得什麼?我可以更近距離地知道如今的大學生在想什麼,但這有意義嗎?我又幫不了他們什麼,他們需要我的幫助嗎?

我要從自身出發,尋找我可以在這個幫助裡獲得的價值點。不然這事沒辦法做,因為沒有目的也就沒有出發點。然後,我覺得我內心裡有一塊東西需要補全,那就是演講的能力。

是的,一個合格的職場人必須具備的一個能力就是演講的能力。

我做了好多年的主持人,但主持人永遠是綠葉。我做了許多年的電臺節目,但電臺永遠是傾訴。而演講是什麼?是高於傾訴的講述,是互動,是交流,是主角,是焦點。

我有資格成為焦點嗎?我會害怕嗎?我肯定會。

那我要不要做呢?當然要做!

我有沒有資格成為焦點?我不知道,但不去訓練自己,就一生都沒有資格成為焦點。

無論我未來成為什麼樣的人,講述和傾聽的能力,我都需要具備。

我最佩服的兩個人──馬雲和賈伯斯,他們都是演講的天才。

他們那麼偉大的夢想是靠什麼實現的?靠講述。

因為大部分夢想都是依靠大家來完成的,而大家是怎麼聚攏過來的呢?

大家是因為聽到了你在講述你的夢想。

即使今天我笨拙地在這條路上邁進,而且也許一輩子都到達不了,那也沒關係,因為,這就是我可以做到的,超越自己的一次行動。

沒有什麼比行動更重要。

那麼,這麼去想,每一次演講都變得十分有意義且重要。

我要讓來聽演講的人有收穫,更重要的是,我要在每一次演講裡自我有收穫。

我重新梳理了自己的定位,帶著這個去和出版方談。一個不行,我就找下一個,我一遍一遍地描述我的這個想法,並且逐漸去豐滿它,讓它立體,我希望和我合作的出版

方認同這點,並且接受這個想法。然後從第一本書出版,到第二本書出版,這期間,我聯繫過二十九個出版方,有十六個人聽我描述過這個夢想。

可以接受的,只有兩個。

沒關係,兩個就夠了。

我自己也可以嘗試去聯繫一些學校,只要我覺得可以。

所有的行動開始都是艱難的。

一個沒有太高知名度的作者,想在高校、名校做活動更難。

我今年的目標是十場演講。

為了讓自己具有一點兒基本的演講和培訓技能,我報名參加了培訓師的專業課程。

我自己聯繫了幾個學校,但對方都興趣不大,因為要動用人力、物力、金錢等等,他們並不想把那麼多精力花在一個不太紅,甚至沒多少人知道的作者身上。

打擊,是肯定的。

我對自己說,沒關係,機會沒來臨之前,我要問問自己,還可以做哪些準備?

除了給大學生做演講,我還可以給他們什麼實惠?可以給他們工作機會嗎?需要找哪些企業去談?誰能幫我呢?

我首先想到的是一些大企業,因為我覺得大企業每年都有很多校園招聘,我能申請一些招聘名額嗎?我能幫忙推薦嗎?

結果是可想而知的,幾個大企業的反應都差不多一致:請問你是誰啊?這麼做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啊?抱歉,我要請示我們的人力資源總監,等等。

後來我決定更換跑道,找創業企業聊聊,為此我加入創業者最多的「優米網」和「羅輯思維」。我參加了大大小小很多場活動,並且透過發言、表現、聚會、幫忙等多種形式,找到樂意接受我這個觀點的人。

我為自己定了一個目標,我要在二○一五年,做十二位創業者的深度訪談,並從中挑選未來可以合作的夥伴。

就這樣,二○一四年的下半年,我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忙碌,忙到飛起。我利用了自身所有的長項,包括自己過去做廣告、公關、電視的經驗。只要你有需要,你覺得我可以,你想做什麼,我都可以免費幫你企劃、協商與執行。

搭建情誼,肯定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建立信任,也一定是在彼此互相欣賞的基礎之上。

我有什麼可以讓對方看到,而且必須有讓人覺得震動、璀璨的點?我要不斷地、狠狠地磨練自己,讓自己更發光才行。

經驗都是從失敗中得到的,信心也一定是從打擊裡建立的。

之前和兩家網站有合作,他們聽說我有演講的想法,就覺得能配合他們的線下活動,可以贊助我做。

所謂贊助,就是他們可以聯繫場地,幫忙發起活動和通知。

二○一四年十一月,我做了人生第一次小型沙龍活動,到場近百人。

沒人知道那一刻我有多激動,不是因為興奮,而是因為感謝。

現在我在每次活動開始都會說:「感謝你能來。」

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你的參與,對我來說具有多麼非凡的意義。

十二月,做了第二次沙龍活動。也就是在那一次活動上,我遇到了北京廣告公司的工作人員,她們聽到我在演講裡描述這個夢想,非常有興趣,成了第一個能夠支持我活動、給予我名額的夥伴。

之後,天津商業大學的活動負責人給我寫私信,邀請我去做演講。我興奮得整晚睡不著,後來因為檔期調整,將原本寒假前的活動放到了開學後。

元旦後,責編說《扛得住,世界就是你的》發行破十萬冊了。

更多出版商就好像發現了寶藏一樣,潮水般向我湧來。

我說:「現在有兩位支持我夢想的出版方,所以我要先把答應他們的書出了。」

我不知道未來我遇到的出版夥伴會不會善待我的這個夢想。

我也不知道我這麼做到底對不對。

我甚至不知道把推薦名額帶入演講到底對不對,我沒有太多經驗,我推薦的人會獲得二面(複試)的資格,最終會被留下嗎?

這個經歷對他們會有幫助嗎?這個機會對他們重要嗎?

我都不知道。

但是,去做,就會知道。

前段時間,有位網友收到我的回信後非常氣憤,那個妹妹在回信中有一句話讓我覺得有點兒難受,她說:「你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目的?還不是為了自己可以紅、可以荷包鼓鼓嗎?」這話就好像一把刀子戳在我的胸口,我一天都沒緩過來。

後來我反思了一下,也許這話說得沒錯,是的!我這麼做,的確是為了我自己,成了更好的那個自己之後,的確會帶來豐厚的收入和利益。

轉念一想,有時候,我們在潛意識裡把他人做事的目的和金錢掛鈎,這樣好像他就變得沒那麼聖潔,並且可以嗤之以鼻,這也是把一些人拉下神壇最好的辦法,這就是人性嘛!

因為有了錢這個目的,所以才能理所當然地忽略你所有的付出、努力、曲折與被嘲笑,因為那是你咎由自取。

有時候,我們或許沒有勇氣和能力去做某事,但是嘲笑他人,我們非常有立場。因為嘲笑很簡單,去做很難。

不是人們不愛去賺那個錢,嫌它臭,而是你的內心裡知道去做這件事有多艱難。

沒關係!至少我去做了。

不奢求你的加油,也不怕你的冷笑。

因為從頭到尾,我都是為了我自己。

 

摘自 小川叔《你的努力就差一點堅持》/高寶書版

 


Photo:Virginia State Park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