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開「論斷」,讓彼此重獲自由

當孩子說謊的時候,不要單方面斷定「說謊的孩子最糟糕」,而是要仔細聽他說明原因。

尊重就是接納「原本的樣子」

凡事都用主觀加以「論斷」(或「評價」),與「尊重」是完全背道而馳的行為。

「那個人真是散漫」、「那個人實在懶惰」……像這樣去論斷別人,只會離真正的尊重越來越遠。

如果能夠拋開「討厭的人」、「○○的人」這樣的「論斷」,重新檢視對方,很多時候都能看見對方「努力活著的模樣」。

例如,我們有時會疑惑「那個人為什麼會這樣」,或是「怎麼連如此簡單的事都做不到」,這時不要直接「論斷」對方是「不用心」或「缺乏抗壓力」,而要仔細傾聽他的心聲,或許就會知道,他已經竭盡所能地付出努力了。

這個方法在人際關係療法中展現了顯著效果。在我進行治療時,第一個課題就是—「釐清這是否為疾病造成的症狀」。

當人們一直無法完成某件事,要先去釐清這是否由疾病導致。如果是因為生病了,那麼患者本人也無法控制。

這時,我會安靜地傾聽這些人對於自己現在如此無能為力,有什麼樣的感受。

即使是生病造成的,大多數的人仍然會認為這是「自己的錯」,而不斷地責備自己。

如果此刻家人在場,過去一直無法理解患者「為什麼連這種事都做不到」的他們,就會看到眼前的親人是如何一邊自責、一邊與疾病的症狀苦苦纏鬥,拚了命努力想活下去。

當然,這並不代表一切問題就此迎刃而解。但是,只要有過一次這樣的體驗,往後雙方就更容易包容彼此之間產生的細微問題;一旦有狀況發生,也比較能從「對方之所以言行不當,背後其實有其原因」的角度去思考、理解。

在其他的人際關係中,只要我們願意放下「論斷」,就能看見別人「努力活下去」的身影。
孩子就是典型的例子。

當孩子說謊的時候,不要單方面斷定「說謊的孩子最糟糕」,而是要仔細聽他說明原因。這時我們就會發現,孩子是因為失敗了卻不知道修復的方法,即使害怕得不得了,還是努力試著用自己唯一知道的「方法」—也就是說謊,來做補救。

看到這樣的身影,所有想責備他們「為什麼都不努力」的心情就會消散,反而對他們「在這麼痛苦的情況下仍然拚了命活著」感到心疼。這才是對對方真正的尊重。

當然,無論有什麼原因,還是有些「行為」及「態度」是不可被接受的。面對這樣的「行為」,最好的方式就是適當地提出反對。就算事出有因,也不代表要接受所有的後果。

只不過,在處理某種「行為」時,覺得這個人「令人厭惡」、「不敢置信」或「簡直不是人」,和想著這個人「會有如此異常的行為,背後一定有相當重大的原因」,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讓人感受到的壓力,一定會完全迥異。

無論理由多麼正當,只要內心懷著憤怒或厭惡的負面情緒,最終都會傷到自己。這等於是為自己的身心不斷注入毒素。用「對方應該有隱情和原因」的角度去看待一切,也能替自己的身心排毒。

該處理的事盡快處理,迅速將毒素從自己的身體裡排除,就能感覺自己是受到珍視的,進而提升自我肯定感。
體諒「對方有其原因」,也能療癒自己。

 

尊重他人的原則:停止想要「改變他人」

看到別人的行為而覺得「不適切」,就代表著想要改變那個人,同時也認為「那個人的現狀若不是這樣就好了」。

然而,覺得「那個人的現狀若不是這樣就好了」,這種想法其實就是一種「論斷」,會妨礙我們對他人的尊重。

如果不論對方處於什麼狀態,都能夠給予尊重,就會持續讓對方感受到「安全」及「溫暖」。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對方終究會在某一天卸下心防(這就是我們精神科醫師所做的工作)。但若只是想著要改變對方,對方的心房就會更加緊閉。

因為,人不是想要改變就能改變的。

當然,人會改變,但這是因為他自己已經做好準備,也到了應該改變的時機。

一個人不可能在別人希望他改變時,去進行改變。

相反地,他還會因為被他人逼迫所造成的壓力而心生抗拒,因此毀掉了好不容易才萌芽的「想要改變的意願」。

因此,如果希望一個人能改變,最好的方法並不是去「改變現在的他」,而是「接受原本的他」。這也就是「尊重他人」的態度。當然,這裡所說的「人」,也包括我們自己。

與其責備自己為什麼不能改變,更重要的是溫柔地接受「現在的自己」。唯一能打動所有人心房的一句話,那就是—「你現在這樣就可以了」。
人的改變,需要等待時機。

 

摘自 水島廣子《找回自我肯定感,不再感到人生艱難》/方舟文化

 


Photo:Tom Pag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