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人不想說的耶魯醫學系黃金法則

一旦孩子能夠看到更多細節,就能妥善運用智商和情緒智商以及其他認知能力,把這些細節整合起來,並且看見之前遺漏的關連性。

身為哈佛人,我盡量避免提到耶魯……你知道,如果吐不出什麼好話的話。不過,有件事他們做得很對。我妹夫去念耶魯大學醫學系,就在密集的醫學訓練過程中,他的教授帶全班去參觀一間美術館。教授的用意並不是要讓耶魯學生接受文化的薰陶(如果他們對文化有興趣,一開始就不會選擇耶魯),他把學生帶出教室的真正原因是讓他們認識觀點的重要性,並且幫助他們訓練大腦增加觀點,學會從不同角度看這個世界。

這是個大膽的賭注:把一群為了將來能治病救命而學習生物學和解剖學的忙碌醫學院學生們帶到美術館,要他們盯著數百年前的畫作看,然後對畫中人物進行診斷。但根據耶魯大學醫學院教授爾文.布萊佛曼博士(Irwin Braverman)和耶魯大學英國藝術中心策展人琳達.佛瑞德蘭德(Linda Friedlaender)的說法,這個練習可以幫助醫生提升有助於拯救生的技巧。

一位醫學院學生在課堂上這麼說:「這讓我注意到以前不曾看到的東西。藉由思考並跟同儕討論,我可以建立一個更完整的故事,以更接近事實的方式把各個部分拼湊起來。」

這堂課之所以成功不只是口耳相傳而已。《美國醫學會期刊》(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報導說,修過該課程的學生在察覺重要醫療細節的能力提升了一○%,這是個驚人的數字。

一旦他們能夠看到更多細節,就能妥善運用智商和情緒智商以及其他認知能力,把這些細節整合起來,並且看見之前遺漏的關連性。

也就是說,拓展視野並使人在職場上獲得更高成就的有利觀點,就藏在這些細節中。

如同所有職業一樣,醫生也很容易只從一個有利觀點來看事情。但藉由訓練大腦看見更多有利觀點,這些學生學會了用更深更廣的角度來面對問題。十多年後的今天,耶魯大學醫學院的所有新生都被要求修這堂藝術課,而且有二十多所醫學院也開設了相同課程。

 

察覺細節並加以整合,觀點就藏在其中

無論你從事什麼職業,察覺細節並加以整合連結都是極為重要的能力。所以別再等了,快趁這個週末帶家人前往美術館參觀。聆聽導覽人員說明暗藏在那些圖畫或雕塑裡的細節,然後練習從不同視角或觀點來欣賞藝術作品。

很顯然,這不只是一趟美術館之旅而已,它可以讓你有意識地培養一套技能,並建立大腦從多個視角看待現狀的能力。在工作中多看見一○%的細節對你的職場表現有什麼作用?我想它應該值得你花一個下午到美術館走走。

當你能看見更多正向細節,你不僅會擁有正向特質,還將具備最強大的緩衝能力來度過逆境。

如果你很難看到之前遺漏的細節,那麼改變原有的行為模式也會有幫助。上班時改走新路線、每天主動跟一個平常很少交談的人說話、換個地方吃午餐,或者不跟客戶見面,而是跟某個選擇不買你們產品的人見面。李察.韋斯曼(Richard Wiseman)在他的文章《幸運因子》(The Luck Factor)裡提到,如果你是個採收蘋果的人,而且每天都回到同一棵樹採收,那麼最後將沒有蘋果可採。

你愈能打破原有的行為模式,就愈容易找到新的有利觀點。

 

睡得好、吃得飽,就有八○%的正向思考率

我記得當我抵達聖安東尼奧的機場,開車前往我妹家,沿途的景象令我感到震驚。路邊的樹木稀疏雜亂,由於土壤只有兩、三公分的深度,因此幾乎到處都是光禿禿的石頭,道路兩旁的建築物也很低矮零散。我在綠樹成蔭的波士頓劍橋區待了五個月,所以感覺這裡既貧瘠又醜陋。我很納悶自己為何決定從隨處可見蔥鬱樹木和氣派建築的新英格蘭地區搬到一個不毛之地。

我看到的是一片荒涼、散亂而且坦白講令人沮喪的景象,跟所謂正向、有助成長的觀點差得很遠。這不是我兒時記憶裡的德州,是我的大腦在耍我,還是發生了別的事?

然而,在獲得我所需要的充分休息後,我開始看見周遭一些不一樣的細節。樹木似乎高挺了一些,綠化空間隨處可見,甚至比波士頓還多。我不再只注意那些光禿禿的石頭,而是對從礫土裡冒出來的各種生命感到驚奇。我開始注意到矢車菊、火焰草和蜂鳥;天空看起來比波士頓的更藍、更寬闊。突然間,我感覺自己置身在充滿光與色彩的天堂。當然,聖安東尼奧沒變,是我的觀點變了。

我在班機降落的那個早上,已經為了一個案子忙了三十六個小時,而且去歐洲出差的時差還沒有調回來。我從研究中得到證實,疲勞會嚴重影響我們看到正向細節的能力。根據我最喜愛的一項研究顯示,如果你試著記憶正向、中性和負面的詞彙,然後睡七到八小時,你隔天會記得這三組當中將近八○%的詞彙。如果你有一晚沒睡,而且像我一樣三十六小時沒闔眼,你會記得大部分的負面詞彙和中性詞彙,但正向詞彙的記憶量會減少五九%!這是因為大腦把缺乏睡眠視為中樞神經系統的一項威脅,因此進入高度警戒狀態,並且掃瞄周遭環境的其他威脅,也就是負面事物。

所以如果你想看到有助於匯集大腦智能與情緒資源的細節,首先要確定自己每晚睡足七到八小時。

其次,你在什麼時間做決定或進行簡報也很重要。一項有趣的研究顯示,午餐前是最不容易看見正向細節的時段。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的研究人員曾經做過一項有關假釋聽證會的研究,他們發現法官在午餐後批准假釋的比例為六○%,在午餐前餓著肚子批准假釋的比例則只有二○%。由於那些案件的類型相同,因此唯一會影響法官注意正向細節或負面細節的因素就只有時間。

當我們的能量不足,大腦會因為疲憊而進入高度警戒狀態,更可能去注意或記住負面事物。

因此在一天當中某些能量偏低的時刻,我們很容易看到負面現狀,而且覺得自己沒什麼能力去改變它。

想想一般的會議或年度大會,我每年都能觀察到數十場公司會議,它們的流程大多是這樣的:
上午,在吃完早餐後,先來個枯燥乏味的開場介紹和最高主管致詞(這些主管通常不以口才著稱),接著是有關公司在過去遇到哪些狀況及最新財務狀況的報告。到了接近午餐時間的那一個小時,我們盡可能塞滿各種訊息並訂定目標。等我們吃過午餐,大腦血糖終恢復了正常水準,我們會聽到供應商或講師分享的一些新點子,但都不需要採取什麼實際行動,直到下午三點,當血糖再度開始下降,我們才進行分組並開始腦力激盪。最後到了四、五點,晚宴和雞尾酒會展開之前,我們意識到(就跟所有的會議一樣)議程沒有跟上預訂進度,於是以最快速度訂出明年一整年的計畫和目標。

也就是說,我們在大腦最缺乏能量的時候做出最重要的計畫和決策,會議等於是倒著進行的!

如果你要開會、做簡報或甚至帶領一個小組進行腦力激盪,請記得不要安排在午餐或晚餐之前。如果你不是負責安排會議的人,而是被迫參加一場漫長或時間安排不當的會議,請記得帶些零食!

定時用健康的食物補充大腦血糖,不僅有助於保持正向心態,也會讓你更有警覺性、更有工作效率。

 

摘自 尚恩‧艾科爾《開啟你的正向天賦》/野人文化

 


Photo:uniquelycat (Cathy) Smith,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