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消除內在噪音

在你能抓住任何可能成功的機會之前,你必須先學會撫平自己害怕失敗的心態。

這個策略除了可以減少外在世界的噪音,還能消除大腦內在的噪音。負面想法是最危險的噪音,無論是恐懼、焦慮、自我懷疑、悲觀或擔憂,都會減損我們聽到正向訊號的能力,並破壞我們為了創造正向改變所做的各種努力。

悲觀主義是最普遍的一種內在噪音,是大腦企圖將負面事件的衝擊降到最低的一種防禦機制。二○○八年,我在中國從一位銀行高層職員口中聽到了一個典型的例子。他告訴我,他有個簡單的方法可以應付市場的不確定性:「我每天都期待股市走低,且公司的股價下跌,這樣當我下班時,不是向團隊證明了我有多麼聰明,就是能帶著驚喜回家。」他說服自己只要不斷期待壞事發生,就永遠能為壞事做好準備,為好事感到驚喜。但請注意,這個策略存在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悲觀主義會降低獲得好結果的可能性。我在《哈佛最受歡迎的快樂工作學》一書中曾經提到,成功的最大驅力之一就是相信自己的行為至關重要。為了了解悲觀主義的壞處,請想像自己跟那位中國的銀行高層職員一樣,每天都抱著一種無論做什麼都有壞事會發生的想法。這種想法最後會使你不想付出精力或認知資源去嘗試取得更好的結果,你只會成天尋求掩護,而非發動攻勢。

 

以三種正向能量波取代負面思考

悲觀主義還有另一個危險層面,但它很少被討論,所以請容我說明一下。

我在念高中時,跟許多即將上哈佛的學生一樣經常跟著辯論隊到處跑,我的暑假多半是在辯論夏令營度過。這種古怪的消遣娛樂為我帶來兩個正向結果。首先,我沒有約會,所以有很多時間可以用來念書。其次,我得到一件繡有字母的夾克(我德州老家鎮上的居民曾經抱怨說,只有大學體育校隊才有字母夾克非常不公平,於是要求其他「競技」團隊如西洋棋隊和辯論隊也要製作字母夾克)。

我贏過兩次全州辯論冠軍,所以得到了字母夾克。我採用的必勝策略是:無論對手反駁的理由是什麼,我都會提出至少一個論點來證明他們的計畫或政策最終將引發核子戰爭。你想改變美國的環境政策嗎?那會激怒中國,掀起貿易戰,然後使得環太平洋地區的情勢更加緊張,最後引發巴基斯坦和印度之間的核子戰爭。

你想開辦全民健保嗎?那會造成市場恐慌,導致美元走弱、全球出現經濟危機,最終引發衝突以及……核子戰爭。你想提供教育券嗎?是的,我能找出一些解釋,說明這為何會引發核子戰爭。誰能比得過這招呢?就算對方所有論點都占上風,說服評審他們的計畫有各種優勢,但如果最終會引發核子戰爭,就不值得採用。比賽結束。

這招聽起來很荒謬可笑(確實如此)。我之所以談到它,是因為它正是悲觀主義者採用的思考路線。它說明了我對負面思考模式想要表達的重點:

 

當想法愈負面、愈悲觀,就愈能壓過正向觀點。

換句話說,誇大負面結果會使人低估正向結果發生的可能性。

你可以透過三種正向能量波,來消除會帶來負面現狀的思考模式:

【正向能量波1】擔憂程度應視事件發生的機率而定。
【正向能量波2】不要因為事件有可能發生就成天擔憂。
【正向能量波3】不要把擔憂跟愛或責任畫上等號。

 

克服害怕,勇敢冒險,成功者的必備心態

害怕犯錯的心態有可能導致人們不斷地做出錯誤決策。

所有成功人士都有個共通點,就是願意冒險嘗試。

每個成功的執行長都曾冒險採納未經測試的全新商業模式、跟有疑慮的新夥伴合作,或者使用沒把握的戰略手法。每個成功的主管都曾冒險僱用不完全信賴的新員工、實施未經驗證的新方案,或者採用不符傳統做法的新流程。每個成功的企業家都曾冒險推出創新的產品、踏入未知的市場,或者在毫無計畫的情況下跟人周旋。

不過在你能抓住任何可能成功的機會之前,你必須先學會撫平自己害怕失敗的心態。

 

釋放大腦正能量─九五%成功,只擔憂五%

當然,害怕是很正常的情緒。我們對很多事情都感到害怕,比方說,害怕自己不受喜愛、害怕沒有得到上司的提拔、害怕觸碰機場洗手間的水龍頭、害怕跟人約會一次以後就再也沒有下文……我無法把所有狀況一一列舉出來,因為事實上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決定,大部分都建立在恐懼的基礎上。這是很遺憾的事,因為充滿恐懼的大腦會過度強調負面現狀,使我們無法成功。

莎士比亞在《凱撒大帝》裡寫道:「懦夫在未死之前已死過多次,勇士從不知死,直到氣絕那一刻。」

無論是踢球射門、自己創業、接納一位有風險的客戶,如果你想勇敢地抓住可能成功的機會,就必須確定自己的擔憂程度跟恐懼之事發生的機率成正比。

這其實不像聽起來那樣困難,你只需要做一點研究。擔憂失去工作嗎?查看一下當地同行的失業率。擔憂失去一位大客戶嗎?查看一下那位客戶過去曾經換了幾次供應商(或任何跟你公司經營領域相同的業者)。擔憂得到某種可怕的疾病嗎?查看一下跟你健康狀況相似的同齡人士患病的比例。這些數字很可能比你以為的還要低很多。

以下是我最喜歡的一個例子,說明了我們最深層的恐懼可以荒謬到何種程度。幾乎所有我認識的家長都會警告孩子要仔細檢查他們的萬聖節糖果,因為裡面可能有針、毒藥或刀片。如果你不曾這麼做,不妨問問周遭的人,他們多半都會告訴你相同的話,你甚至可以看到新聞上提到相同的警告。但是,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發生用萬聖節糖果對小孩下毒的案例,完全沒有。

在某些情況下,負面事件發生的機率很高,那麼擔憂有助於防患於未然,也就是說,它會讓我們採取行動來阻止負面事件發生。我們應該擔憂到何種程度呢?有個很簡單的公式:你的擔憂程度應該跟恐懼之事發生的機率成正比。如果你只有五%的機率沒辦法得到某個工作、談定某筆生意、搞定某場簡報,就不應花超過五%時間擔憂那件事。

所以,第一種正向能量波就是:擔憂程度應視事件發生的機率而定。

我在哈佛的柯克蘭宿舍樓(Kirkland House)擔任舍監時,經常有學生到我的辦公室煞有其事地告訴我:「我某某科一定會被當掉。」我在哈佛當舍監的八年裡,這句話大概聽了好幾百次。當然,那些學生很少真的被當掉。不過為了避免負面預言自我應驗,我總是會請他們停一下,回答兩個簡單的問題:
1.這個負面事件過去經常發生在自己身上嗎?
2.這個負面事件經常發生在跟自己情況類似的人身上嗎?

通常這些學生都不曾在任何方面失敗過。至於第二個問題,事實上只有不到一%的哈佛學生會被當掉,而且多半是特殊狀況。所以光是提醒他們被當掉的機率趨近於零,就能讓他們的大腦釋放正向能量,抵消那些自我懷疑和擔憂的內在噪音。

 

摘自 尚恩‧艾科爾《開啟你的正向天賦》/野人文化

 


Photo:Emran Kassim,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