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評價」,會看見另一個世界

如果刻意去「評價」別人的生存之道,很可能就「無法尊敬對方」。放下「評價」,試著從各種角度去思考,或許就不難發現,「如果自己處在相同的條件下,很可能也會變成那樣」。

當然,這並非表示「因為那個人○○,所以值得尊敬」的想法是不對的。只是,這歸根究柢說起來,仍然是「有條件的尊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例:無論是誰都有優點,要盡力找出對方好的地方,喜歡每一個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信許多人從小就被教導「要去找出每個人的優點」,但是,很多時候不管怎麼找,往往就是遍尋不著所謂的「優點」。

基本上,如果要尋找對方的「優點」,就必須去「評價這個人」。「這個人很優秀。」這句話本身就已經是一種評價。

基於自己所做的評價(或同意社會給予的評價),而抱持尊敬的想法,這就是「有條件的尊重」。

也就是說,「條件」等同於「評價」。

因為有了評價,所以做不到尊重。

另一方面,無條件的尊重則不存在「評價」。

無論有著什麼樣的經歷與背景,這個人誕生在世上,竭盡自己的努力活了下來,這項事實就已值得讓人抱持尊重與敬意。

當然,或許對方的生存之道就自己看來,並不十分理想,但如果刻意去「評價」別人的生存之道,很可能就「無法尊敬對方」。

請大家暫時先放下「評價」,試著從各種角度去思考,或許就不難發現,「如果自己處在相同的條件下,很可能也會變成那樣」。

當一個人無辜地被某些條件(與生俱來的特質、成長環境和遭遇經歷等)限制了生存方式,就注定會過得很吃力。

那些說自己「活得很辛苦」的人,大都是被這些條件所束縛。

相反地,有許多受人尊敬者,往往都擁有先天的優勢、身邊的支持者或豐富的體驗,並因此受惠。

 

就因為是家人,更要尊重彼此的領域

我在進行臨床治療時,發現許多自我肯定感低落的人,都極難與親近之人—也就是家人—建立「真正的連結」,這似乎也讓他們的自我肯定感更加低落。

因為,與平常密切相處的人們之間若不存在尊重的關係,就會不斷地遭到否定。

換句話說,與身邊親近之人建立「真正的連結」,會成為提升自我肯定感的重要關鍵。

然而,一旦建立連結的對象變成了家人,很多時候我們就難以維持「領域」的意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例:母親總想干涉我的人生,不是說「媽媽覺得這所大學比較好」, 就是說「你去考公務員,媽媽才放心」,讓我非常痛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孩子到了青春期,父母的課題之一就是要建立這樣的意識—「孩子的領域是屬於孩子自己的」。

父母必須認知到「孩子已經長大了……」,才能「放手讓他們獨立」,但事實上很多人都做不到。

結果,這些父母的孩子只能在戒慎恐懼看著雙親臉色的環境下成長,而被慣壞的父母開始不再用語言溝通,而是逼迫孩子察言觀色,只要孩子違反自己的意思,就會不悅與嫌惡。

至於手足之間,則可能會延續過去的關係,讓某一方隨意侵入自己的「領域」。例如,有些年長的兄姊會擺出「沒人比我更了解你」的態度,而隨意主導或論斷年幼弟妹的言行。

即使面對親近的家人,只要不尊重彼此的「領域」,就無法建立「真正的連結」,這個原則並沒有改變。

如果感覺到家人侵入了自己的「領域」,可以試著思考自己是否也侵入了對方的「領域」,或許會有意外的發現。

例如,別人對自己說某些話時,自己不會受傷,但如果是家人說的就會不悅,這之中其實隱含著「家人應該理解自己」的想法, 等於已侵入了對方的「領域」。

那麼,要如何才能讓彼此保有自己的「領域」呢? 

那就是不要用指責「對方」的方式說話—像是「你怎能這麼說」或「你為什麼要說這種話」,而是要改成傳達「自己」的心情, 告訴對方「這些話讓我很難過」。

「家人之間說什麼都沒關係」,這樣想是不對的,「就因為是家人,說話時才更需要尊重彼此的『領域』」。

 

摘自 水島廣子《找回自我肯定感,不再感到人生艱難》/方舟文化

 


Photo:Robert Linsdel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