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不花錢,但會影響他一輩子

十八歲少年與將屆六十的我談了兩天四個小時,也許是耽心贏得功名卻失去人生,所以選在這個時候來拜訪十年不見的「老」朋友,看看能不能聽到一些與眾不同的建議吧?一向沉穩的朋友夫妻在回家路上忍不住問兒子,不遠千里而來有無收獲?年輕生命吹著太平洋的風,一如往常淡淡的回答三個字…「很充實」

老朋友夫妻臉書傳訊,十年前在我循循善誘連哄帶騙下登上人生第一座大山的兒子剛結束大學指考,想來長濱與我促膝長談。多年不見的模範家庭有意來訪,歡迎自不在話下,對於正值雄姿英發的少年竟然指名與我長談更是受寵若驚。

當年幼稚園的小小孩為甚麼在歷經人生重大時刻會想到與一位十年前的「老」朋友閒話家常呢?

原因很單純,十年前我在荒野保護協會花新炫蜂團和孩子及他們爸媽打成一片時,曾經承辦了一場三天兩夜的「合歡山登頂之旅」。小小孩一路不甘不願的抱怨爬山好累不斷讓著要回去,高山症發作的爸爸無法隨行,看到他極具耐心的媽媽已經束手無策,於是老頑童心生一計,一路哀求小小孩好心帶著有心卻無力的阿杯登上人生最高峰,並且咬牙請他額外吃一枝冰棒。

小小孩發現自己竟然還有幫助大人的能力,立刻搖身一變為無敵鐵金剛,一路不再抱怨,還頻頻安慰演技高超的阿杯。

看到他最後成功站在標高3421公尺的合歡東峰,其他登山客嘖嘖稱奇,小傢伙露出無比成就感的時候,我知道這趟旅程將在他腦海中烙下深刻記憶,只是沒想到這記憶會化為十年後老少再會的因緣。


↑ 2006年我和挺瑋在合歡東峰登頂合照。

 

沒有看見沿途的美景 如何定義結果是美好

曾經在民宿與來來去去的父母交換教養孩子的經驗,聽來聽去都差不多,無論是達官顯貴、醫生教授還是一般人家,都希望孩子能夠擁有一個好看的學歷、賺錢的工作、健康的身心。說來這條件彈性十足,好像也都不那麼難,但似乎稱心如意者少,勞騷滿腹者多,因而親子疏離甚難再像童年無話不談。

為甚麼一次共同經歷的登山經驗會讓長大的孩子掛念十年,而為孩子付出更多的父母卻得不到期待的回饋?

以前自己總誤以為快樂是一種結果,透過努力讀書辛苦工作的過程就會得到快樂,所以過程的風景並不重要。換句話說,如果目標沒有達成就不會有快樂。

偏偏我們從小到大從來也不缺光明正大的目的,如當大官、做大事、賺大錢‥‥,所以成長過程中我們不曾懷疑的為了這些目的使出混身解數,期望有朝一日美夢成真;長大之後,才發覺與我一樣想法的人不少,但資源有限,求者無窮,僧多粥少的結果使大多數人都無法達成自己設定的人生大目標,對於生活中俯拾即得的小樂趣又不屑一顧,於是事業成功的人無暇享受家庭之樂,一事無成的人更將家庭弄得烏煙瘴氣。


↑ 2006年我製作、挺瑋擁有的登頂證明。

 

我們設法賺更多的錢 希望孩子未來比我們更好/更幸福,是嗎?

養育孩子的過程其實也很類似,老爸老媽總以為要給孩子最好的,尤其不能輸在起跑點,所以我們也自我設定了許多目標,為了這些多半由物質和金錢堆砌出來的目標,我們將陪伴孩子的時間挪去設法賺更多的錢,送孩子去學更多才藝,但結果是不是如預料一般美好呢?富裕人家的小孩是不是後來都真的成龍成鳳,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呢?

許多來客與逐漸成長的孩子發生衝突時,經常哀傷落淚抱怨孩子不明白父母的苦心;許多父母為孩子贏了起跑點之後,卻發覺彼此之間漸漸斷了線,孩子不只是跑了,甚至飛得老遠,親子一場恍如過客,只剩下抹不掉的血緣關係,此時又會興起「辛苦一輩子倒底所為何來」的無限感慨。

 

孩子最在乎的 不過是陪伴

其實孩子小的時候,從來沒要求我們給他甚麼珍貴的禮物,那些都是大人自我的心理反射而已,而每一個孩子最在乎的,無非希望父母親多陪陪他(尤其是勤勞過度的台灣父親),這些不花甚麼錢的小願望,我們卻不見得真正全心全力的給了他。

多諷刺,老爸老媽辛苦一輩子不見得能夠滿足設定目標,孩子最想要的我們卻每天視而不見,最會精打細算的台灣父母,會不會覺得好笑?

當年,也就是這麼一念之間,我改變了主意,無論如何培養女兒自以為是的競爭條件,還有太多的變數會影響她的將來。我既無法,也不想掌握她的命運,對我而言,能夠好好珍惜這一段父女情緣,多花一點時間陪她長大,多耍耍寶陪她度過童稚的歲月,既輕而易舉,又很可能是她長大以後最珍惜的回憶,何樂不為?!

事實證明,已經21歲的女兒在夫妻倆相同的觀念陪伴下,無論是研究學問、自我探索、人際關係、生活熱情各方面都充滿正向能量,更棒的是無論她在地球何處,都與我們心心相連,溝通無礙,彼此都從親子關係這門功課中享受到無比樂趣。


↑ 夫妻倆陪2歲女兒澳洲行

 

深刻記憶​牽起的信任與依賴

十八歲少年與將屆六十的我談了兩天四個小時,一流高中即將進入頂尖大學熱門科系的他看來仍對生命有些迷惘,對自己的認知尚嫌不足,然而想要一飛沖天的強大衝勁已經蓄勢待發。也許是耽心贏得功名卻失去人生,所以選在這個時候來拜訪十年不見的「老」朋友,看看能不能聽到一些與眾不同的建議吧?

一向沉穩的朋友夫妻在回家路上忍不住問兒子,不遠千里而來有無收獲?
年輕生命吹著太平洋的風,一如往常淡淡的回答三個字…「很充實」

朋友事後這麼告訴我。

↑ 2017年我和挺瑋在長濱金剛大道合照。

 


Photo:Myles Ta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