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融化冰山

在我們與他人的關係中,有一點確實重要:我們必須察覺自己的負面心靈狀態並加以檢視。

只要我們致力向冰山深處挖掘,認識它無盡的多樣性與潛能,那麼每一種人際關係都能給予我們無數發展和拓寬自我的可能。

或許你正面對一部自我研究的生活巨著而無從下手,或許你覺得,如果一一檢視回顧過去,你會不假思索地將童年看成一齣戲,把父母視為虐待孩子的罪人,或許你對這些故事和故事裡的複雜關係感到混亂,或許你有些不懂或根本看不懂。這些都沒關係!

不需要勉為其難,只要你願意重新坦誠地面對自己,就會知道每一刻要做什麼。當你覺得被疏遠、被扼殺、被封鎖、孤獨、感傷、軟弱、無助,甚至滿腔仇恨時,你的伴侶也許完全沒有責任。你不需要懂心理學,光是懂這一點小小的道理,就足以給伴侶關係注入新生機。

就算你對這道理僅有些微感受,也能為你們的生活增添新力量與希望。你的心會更開放,更柔軟。我不僅與那些求助於我的人分享這套機制,我自己也是在這條路上找回我的丈夫,直到今天我依然心懷感激。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打開自己,去理解潛意識層面的策略,那些阻礙發展的頑固病灶。

這只有一個目的—治癒過去的傷口,與外界建立連結,直到我們的冰山與另一座冰山融合在一起。如果我們在一生與婚姻中有意識關照冰山,用愛去暖化,它就會一層層融化,最終成為海洋。這就是它的最終歸宿。

 

原諒就是讓自己自由

別大意掉進這段路上隱藏的詭譎陷阱,也不必硬充好漢,要求自己寬懷大量地體諒他人的行為舉止,以阻絕內心的痛苦與往日傷害。壓抑會讓傷害變成一種內在毒素,未經哀悼的傷害往往導致沮喪抑鬱。

高仰著頭,對別人以施恩者姿態自居,顯示自己不計較,甚至否認自己受到傷害,這都不是寬恕。寬恕更多取決於立場的徹底轉換:「我不願再扮演犧牲者的角色,也不想再覺得不好過,因此我現在放手這一切,從此用我全部的力量去關照自己,走自己的路!」能做到的人將不再糾纏於往日的傷害,並與自己的生活和解。這樣去寬恕,剛開始很不容易,但很有療效,而且是為了自己這麼做。

如果能夠體認,我們的那些不良感受並不是他人引起的,也不是他們的過錯,我們就向前邁出一大步。即便表面看來是由他人過錯造成,但對於所發生事情的反應與感受,早就在我們的內心。當下的委屈傷痛,大多涉及相同問題無數個未曾處理的舊傷口。它們只是等到了一個刺激信號,便浮現至意識表層。

所有的衝突、意外與攻擊都照映出我們自己的心靈狀態,它們都是我們自己的念頭、評價與衝動的結果。

寬恕並不表示,我們將他人的過失攬到自己肩上承擔。我們遭遇的一切,只是向自己展現受傷的深度與範圍。接受這種內在與外在的關聯,而不是追查過失責任,我們就能得到更多的體悟、力量和責任感,並從整體上感知自己。

在我們與他人的關係中,有一點確實重要:我們必須察覺自己的負面心靈狀態並加以檢視。

對每個人來說,給自己刻下的烙印都是最沉重的。只有我們自己能決定,什麼讓我們受傷委屈,我們又把什麼視為負面,並連結到不良感受。

我們應該學著看清,對於他人和許多情況,因我們執著於負面態度,而給自己製造個人痛苦。如果你無法看清,自己如何一再重複相同行為,你就會沒有自覺地一再重複,並且無法瞭解為什麼你的生活如此艱困。你會將問題歸咎於他人及他們的不同,特別是你的伴侶,還有你的父母、孩子、上司、鄰居或是社會。

 

父母就像啞鈴

沒能原諒的怨恨、究責、批判與評價,都是腐蝕生活的毒素。隱藏在對他人評判後面的,正是對自己的攻擊。因此我們的心靈需要定期鍛鍊,幫助我們對自己的慣性思維與看事情的方式清理解毒,而清理的最佳陪練就是父母。

為了練習解毒和寬恕,我喜歡以下關於父母的看法:父母的存在不是為了滿足我們,也不是為了一貫地支持、協助我們。父母更像啞鈴,能對我們的生命造成反作用力,幫助我們鍛鍊、強化「心靈肌肉」。

如果你不滿自己的出身,請讓上述看法發揮作用,問一問自己,什麼力量在你身上得到發展?當父母存在某種不足時,在你身上是否因此相應地發展出足以彌補的能力?或許你應該為此感謝你的父母。

 

摘自 愛娃-瑪麗亞.楚爾霍斯特 《愛自己,和誰結婚都一樣》/商周出版


 

Photo:William Bout,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