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教好好吃飯

精緻的食物的確需要製作的時間或材料上的花費,但是美好的飲食形式,卻只需要對生活的了解與尊重。

我們家有一隻貓,貓咪一天吃兩頓餐。餐前我們在牠固定用餐的地上,先鋪上一張餐巾紙之後,對牠說「Cubby, set」。等牠坐好,四足放定,尾巴也捲曲貼身了,我們又說「Cubby, paw, paw」。牠通常會先看一眼食物,接著再決定要不要舉起左手,搭在我們的手上。等我們從一數到十之後,放下牠的手,摸摸牠的頭說「good boy」,Cubby 才開始享受牠的一餐。

兩個孩子長大離家之後,Cubby 成了我們家的小朋友,這種用餐的儀式只是反應我們的生活習慣。用餐的背後,有對付出的慎重感謝,特意的藉由形式,把心情上升到不只是看到物質,我相信這是媽媽才能給孩子的重要一課。

在生活中,有不少精緻製作的食物是以粗糙的方式被吃下肚的,就像一個精美的蛋糕,花費不少金錢購買,但往往在吃的時候卻是一人一個軟紙盤,又用小塑膠叉轉著叉、叉著掉,真讓人不知所措。生活裡,還有很多所費不貲的美食,只是在應酬的談話裡白白浪費掉製作者的用心,「精美」往往只是用來標示某種能力規格,或做為排場的襯托。

媽媽們知道,精緻的食物的確需要製作的時間或材料上的花費,但是美好的飲食形式,卻只需要對生活的了解與尊重。一個家庭如果用餐時能好好坐下,大家心情愉快,還不怕花一點時間與勞力清洗杯盤,這樣的家庭就總是能有很美好的一餐。

母親為孩子上日常用餐的這一課,自己的心情享受是先於孩子的。一餐一條不同的圍巾與手帕,連洗燙的時候,都可以又一次感受到做母親的喜悅,我在形式裡體會到,餵飽孩子有各種美麗與愉快。當然這種感覺會隨著年齡而不斷的改變。現在,兩個孩子成年了,也不與我們同住,但每當約好回家吃飯時,我一樣從準備食物到布置餐桌的過程裡,快樂的享受著同樣的心情。

吃飯的形式為什麼很重要,我想是因為它充滿了不同的「機會」,教會我們各種品嘗的能力;品嘗食物、品嘗氣氛,也品嘗共餐裡交流的談話內容。

一個美麗快樂的家庭餐桌跟富有沒有絕對的關係,它更上升到一位母親的眼界與日常的行動力。

一個家庭的快樂餐桌應該保持著美妙的平衡,所以不能太緊張於「營養」的關注。營養是吸收的問題,媽媽太急於供應,可能會忘記愉快的基本條件是「自然」,是「享受」。怕長不大、怕頭腦不夠聰明等種種擔憂,會使餐桌滿布緊張的氣息。

自然的餐桌上還有另一種收穫是能養成「隨和」的孩子。現在的小朋友之所以挑食,是因為餐桌上不夠自然,如果父母遇到孩子不吃什麼,他們認為自己說:「至少吃一口吧,不吃會錯過美食喔 !」已經是教導了,但這樣的餐桌上卻沒有試圖教孩子一個基本的道理:感謝與隨和就是「有什麼吃什麼」。這也是我很少看到偏食的孩子不在其他方面顯現任性的同一種教育成因。

我曾花費一段時間,來調整環繞在我身邊、受我教導的小朋友,因為,我希望他們能從餐桌上先改變狹窄不自由的生活態度。我更希望所有的媽媽了解,孩子吃一餐飯所涉及的美學,不是只有料理的擺盤、營養的知識,還可以教會孩子感謝他人勞力的付出,並以隨和的接受來鼓舞製作者。

 

和孩子一起享受生活

雖然我小時候不像現在的孩子有那麼多種活動,但只要是大人為孩子舉辦的聚會,父母與長輩朋友們總會讓我感受到,那不是他們之間的社交活動,而是成人一起盡心盡力照顧孩子的喜悅。

「不怕麻煩」是我對上一輩父母最深的感謝,也是自己居於繼承與傳遞給這一代孩子時,想要努力示範的目標。

我們不怕麻煩,才有機會身教勤勞、喜悅、創意與美感。

一場聚餐裡,所有父母都高高興興為孩子動手,既不過度也不放任;而所有的小朋友,除了該幫忙的時候就幫忙之外,他們也貢獻自己的規矩,使大家聚在一起的時候真正享受了「有品質」的生活。

 

摘自 蔡穎卿《媽媽是永遠的老師》/天下文化


 

Photo:Katrine Thielk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