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也是為了和孩子共學處理情緒,建立信心好面對這廣大的花花世界

就像孩子從小對父母無條件的信任一樣,教養孩子相信自己並相信身邊的人,將人生中相遇的人都視為夥伴,減少一味地敵視競爭,才更有機會和孩子們一起創造彼此信任的社會意識,與他人一起走向平凡幸福的道路!

還記得孩子們開始吃副食品時,水果磨成泥、煮粥和切碎魚肉的餵食,番薯媽我看著孩子毫無疑慮的張口吞嚥咀嚼,心想,荀子的人性本惡論真是胡扯,因為信任是人類生存必然的選擇,即使孤單一人住在無人島上,我們還是得對大自然提供的一切採取信任的態度,試吃野果勇嚐百草才能存活。

這個暑假,基於十一歲老二從我們今年一月的汽車長征極光旅程間,電影哈利波特的魅力讓她在隨後的四五個月中,連好友相贈的英文原文書也一本接一本的,讓番薯媽我覺得與其純度假(反正瑞典國小平常上學就下午兩點下課的像夏令營了!),不如利用這大好時機安排英文課程夏令營,於是家庭會議商討後,果然孩子們也開心同意,除了每周15個小時的英文課,還都各自選了網球課和街舞的課後活動,全家從四月底先付訂金之後,六月初就繳交全額學費,期待著七月在英國西南方布里斯托海峽的港市–伊爾佛拉瞰波市的兩週夏令營假期。

 

期盼愉悅的情緒因孩子走失而瓦解

出發前,親友聚會聊起彼此的夏日假期安排時,因為有別於純度假安排,我們這小家子被親友們有心無心的論調,對彼此的信任有了些許動搖。「喔,爸爸馬麻送你們上學去,他們兩個自己度假哟!」也當媽的姪女跟孩子們如此調侃說道。「唉,我真為你們的這個暑假感到難過!」當老師的阿嬤級朋友道別時,跟孩子們這麼笑笑的丟下這句話。連番薯媽我自己和阿豆仔把拔也在人前附和地開玩笑說:「孩子們上學去,我們兩老才好放鬆度假!」也難怪,當我們全家在上學前一天開車16個小時、客棧一宿、渡船過英吉利海峽、再車行7個小時後抵達未來兩週在伊爾佛拉瞰波市的家之後,雖然已經晚上九點,一家子還是滿心期待的心情去參觀了學校,大人小孩都歡欣愉悅的情緒,竟然,可以在第一天上學後,完全崩盤瓦解,因為…三個孩子不見了!

挖哩勒!抵達這城市才不到24個小時,三個孩子已經被學校搞丟了!出門接孩子前我們都很期待看孩子們第一天放學後的反應,所以雖然阿逗仔把拔點火燃炭準備烤肉餐,等了半個多小時等不到人,他只得先回家繼續烤肉。所以從18:11開始,大人們雖然知道這是個小城鎮,但是不知道孩子在哪裡和會遇上甚麼樣的人的憂心,所有可能發生的危險都閃過腦海,真是氣急跳腳卻也無可奈何。

一手緊握手機等消息地直到七點左右,我引頸企望的方向,遠遠看到像辰辰的身影,衝上幾步看到隨後的儂儂和弟弟,辰辰儂儂衝過來抱著我,我環抱住三個孩子,第一句話告訴他們你們怎麼這麼棒,從哪裡走回來的,這麼冷靜地找到回家的路!一起走回家看到把拔,兩個女兒都禁不住潸然淚下。弟弟則怒喊地大叫,蜜雪兒讓我們走路走了好久好久喔!辰儂則更是怨恨地說,我再也不要看到那位主任,這學校爛透了我們無法想像再去這學校了!

 

學校釋出誠意親自接送孩子安全

這暑期營隊是週一到週五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大多數學生都是自己飛抵倫敦,由學校全程接送安排住校園附近的寄宿家庭。我和把拔之間對學校失信的感受程度不同,也進而讓把拔對我安排這兩週夏令營課程的選擇也起了疑慮,把拔甚至認為這所學校恐怕只是間沒空陪孩子的爸媽,暑假將孩子寄送托育的昂貴托兒所。而我在之前所有聯繫工作包括學校很週全的要求回簽一張緊急連絡住址電話等的,非常確定學校應該有我們在英國的住址,但是電話裡副校長卻推拖說他們沒有,也讓我因此對學校起疑,一夜難眠的對未來兩週已付全額學費的狀況完全失控。

早上將近上學時間,我正準備寫電郵給昨晚致電道歉的副校長,剛好她就來電詢問說他們等候著我們帶孩子到學校。失眠加上失控的心情,我很不客氣的告訴副校長,這位蜜雪兒主任如何讓我們全家帶著期待心情就學的三個孩子,上課第一天之後就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遊走了兩個小時,擔驚受怕的被迫獨自找路回到只住了一晚的家,而我們家長差點兒就要打電話報警的狀況,貴校還打著甚麼經營了65年國際語言學校信譽,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過不一會兒,蜜雪兒主任來電客氣的詢問是否方便他們親自到訪會談。於是一個半小時後,校長和副校長兩人來到家裡,除了對我們對孩子深表歉意之外,他們對蜜雪兒主任的誤失無從解釋,但是表明這樣的狀況從來沒有發生過,並真誠的一再保證接送學生安全是學校重點訴求,而孩子們對課程的任何想法意見,隨時提出他們都會適時調整。於是,弟弟在副校長的建議下,立馬跟他們的車回學校去上下午的網球課,並決定自明天週三起,副校長親自接送孩子們上下學。

 

謹持善心善意相信自己也相信別人

撰稿的此時,孩子們已經持續課程進入第二週,每天回來都有說不完的新故事分享,同學有來自法國、德國、西班牙和義大利等等,甚至回來說他們聽到講中文的同學,而我和阿逗仔把拔也有幾天下午到網球場看孩子打球。誠如與佛洛伊德和榮德並列心理學三大巨頭之一的個體心理家阿德勒所言:「問題不在這個世界是甚麼樣子,而是在於你怎麼看待這個世界。

兩姊妹在校長和副校長離開後,對蜜雪兒老師沒有來說明解釋還是無法釋懷,我問她們「你們覺得蜜雪兒老師有甚麼理由要故意讓你們這樣迷路?」「發生這樣的事,你們難道自己都沒有錯嗎?下車時弄不清楚天南地北,不會反應告訴蜜雪兒一聲的嗎?她要你們跟著同坐校車的“我們的鄰居”走時,就要請她打個電話跟爸爸馬麻確認才是呀!」「為了不想再見到蜜雪兒老師而不上課程了?好啊,那我們以後都待在家不要出門,好危險,到處都是壞人要害我們!」「課程度假行程也是你們同意的,這樣反悔意思是以後把拔馬麻也可以任意反悔囉!」

人都會犯錯,不管我們走到世界哪個角落都會遇到,但是沒有人故意要對你不好,除了要懂得對週遭保持警覺性保護自己和家人之外,謹持善心善意相信自己也相信別人,如果我們對所處的環境採取不信任的態度,又如何能要求周遭的一切會為你順心美好呢?瑞典俗諺說:「人生在世險象叢生,因為人是會死的。」但是人生不能因為恐懼而故步自封,追尋幸福自由的人生又將如何實踐呢?曾有人問197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泰瑞莎修女:「為了世界和平,我們該做甚麼呢?」修女回答說:「回到家裡,珍惜你的家人。」就像孩子從小對父母無條件的信任一樣,教養孩子相信自己並相信身邊的人,將人生中相遇的人都視為夥伴,減少一味地敵視競爭,才更有機會和孩子們一起創造彼此信任的社會意識,與他人一起走向平凡幸福的道路!

(圖:孩子們入學第一天)

照片提供:番薯媽文瑄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