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動的方式,就是你的身心現況

我們運動之所以需要「娛樂」的誘因,是因為自己並沒有真正投入當下做的事。如果對當下的事沒有全心投入,那麼難免心生抗拒,就更不可能從中得到成果。

有位身材苗條消瘦、穿韻律七分褲,腳踩球鞋的客戶走進來,看起來剛上過健身房。她的步伐快速,動作流暢,只是少了點從容,講話如連珠砲般,比手畫腳。光是跟著她走進教室坐下,我就大約知道她是為何而來了。

她的大腿前側,最強壯的股四頭肌相當發達,臀部也算緊實,這表示她可能已遵照一套高強度,像是混合重訓與心肺功能鍛鍊的健身課表訓練一段時日了。她脫下外套後,是削瘦的背部,上臂肌肉線條有力。但這些外在看到的線索,都不足以代表內在的警訊。

關鍵在於她的腰椎—腹腔前側突出而腰椎弧度縮短,並遭到擠壓,顯然帶來疼痛。的確,她站著的時候,骨盆明顯拉扯向前,角度前傾。

以社會一般審美眼光來看, 這的確是「緊實苗條」的身段,但她卻不時感到疼痛。儘管腹部沒有明顯脂肪堆積,甚至是讓人稱羨的「平坦緊實」,但她的腹腔壁前凸,看起來就像是「小腹」。

原來這位客戶從少女時期就是學校的運動健將。成年後也依舊熱愛運動。她「動」得愈多,就更加想繼續動下去。

當身體(或是生活)出了點問題,她「動」得更勤快了,希望那種伴隨運動的「歡愉感」(像是跑步後腦子會釋放腦內啡),讓她暫時獲得滿足,假象的解除她的焦慮與困擾。

而她偏好高強度及速度的習性與健身方式,造成大腿肌肉過度發達,除了骨盆被往前拉,連帶影響脊椎,於是腰椎及薦髂部位,還有骨盆腔都出現問題。對於她而言,運動所帶來的,似乎已經是「痛」大於「樂」。

 

動,是兒童時期最自然的事

不管是為了健康而不得不動, 或是熱愛運動帶來的「歡愉感」,我們如何看待「動」這件事,主導了我們的休閒運動以及生活模式。

運動有各種方式,如跑步、健走、瑜伽或健身,本質上並沒有「好」、「壞」之分,但如果只是為了順應塑造身形的渴望,或只是跟隨潮流,或設立不切實際的目標,無意識的強迫自己或逼著自己達成,那麼等於是忽視身體本身的智慧,放棄聆聽身體告訴我們何謂健康與全面,什麼又是危險與過當的運動,也就無法真正體會「動」所帶來的喜悅。

其實,動來動去是始自兒童時期的自然模式。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便與周遭空間引力形成密不可分的關係。搖搖學步的幼兒找到穩定前進的技巧,從爬到走,最後能快步迎向母親,這都是身體發展與引力關係的呈現。兒童進行的所有活動都會影響到身體與引力跟空間的關係。而來自環境的回饋,加上他人的反應,會逐漸累積在神經系統裡,成為印象與記憶,一路伴隨往後的日子。

因為從事運動科學相關的工作,我開始探索行動/運動/鍛鍊如何連結到熱情與享受。

當我更深入研究所有運動與鍛鍊形式中的身體與四肢動作,我發現,其實每個人內心都自然而然喜歡「動」,這是人的共通能力,也是每個人享受「動」的基礎。所有運動或健身流程都是從「動作」開始。「動」不只是由身體來啟動,而是身體的自然呈現;基本上,你動的方式,就是身心現況的展現。

可惜的是,到了青少年期,因為社會風氣與主流價值的學業成就導向,多數人的身體漸漸日復一日的停留在固定姿勢裡,長時間困在課桌椅的狹窄空間,導致骨盆愈來愈停滯沉重,脊椎前彎而無能延展;低著脖子成天苦讀,使得頸椎上的頭顱也愈來愈重。

我們的肩膀前傾,於是橫隔膜開始僵硬。這樣盯著近距離的教科書或電腦、手機,一天天下來,眼睛逐漸無法平視。這種生活模式讓人極少抬頭欣賞天上繁星,也幾乎不可能毫無目的的閒步遊逛,最後身體變得再也不樂意動起來,「動」被當作是不得不費力與規律執行的苦差事。

 

對於運動的矛盾心理

如果希望與身體建立真正健康的關係, 應該先調整我們對身體的態度。如果只為了「好看」、「感覺美麗」,「變苗條」或是想「變成」某某名人,當這樣的運動目的無法達成時,就會輕易放棄。

以健身為例。健身似乎已經成了忙碌現代人想運動時的一種方式。想「燃燒脂肪」、「塑造曲線」或「鍛鍊肌肉」, 就上健身房; 沒時間運動,就到健身房跑跑步機、踩腳踏車。加上每年最流行的鍛鍊及健身計畫,各種新的健身器材等透過大眾媒體不停放送,讓健身儼然成為一種時尚流行。

健身方案設計中, 常會強調兩個重點。首先, 讓你在最短時間內「燃燒」掉最多熱量。常見的說法包括「只要XX分鐘,就讓你燒掉xxx大卡!」或是「只要短短兩星期,就能看到改變!」這通常意味著高強度的運動和提高心跳。設定這樣的目標,是希望能用「快速」及「效率」來吸引忙碌的我們。

另一個強調重點則是提高「娛樂」元素。常見的說法多半是:「開開心心燃燒卡路里!」或是「這套課程讓你元氣飽滿,感覺不到辛苦!」加上音量大、節奏強的樂曲,類似團隊活動的氣氛或環境,讓你不覺得是在鍛鍊。這背後的訊息就是,鍛鍊既乏味又無聊。

「最短時間裡燃燒最多熱量」加上「娛樂元素」的結合,點出了大多數人對於運動的心理矛盾:想快速獲得成果,但又不想太辛苦。

 

不需要花錢,也能快樂的動

其實仔細想想,所謂的健身目的,如修飾肌肉線條跟減重,並不一定需要設計好的運動計畫才能達成。

古代雕塑所展現的戰士雕像、奧運選手、男性與女性神祇,不論是來自歷史典故或神話傳說,這些美麗線條都不是來自健身房的鍛鍊。在農業生活主導文化的時代,勞動就是生活的方式,而非選擇。科技開啟了工業革命,將(開發國家的)人類文明推向現代化生活,帶來難以計數的財富、便利和舒適。而人類身體與引力空間等環境的關係,也遭到不可逆轉的改變了。像是現在最新流行的水上健身課程,學員在游泳池裡,站在浮板上,迎接一陣陣強大的水流,然後按照指令做出動作與拉伸,同時要維持平衡,才不至於摔下浮板。

甚至有些相當昂貴的水上健身課程,地點是在海邊的封閉區域。但弔詭的是,大家付出昂貴學費使用浮板,在封閉的海邊練習,但一旁就是免費的大海,可以盡情在其中划船、游泳或戲水,自然達到浮板搖晃的效果,還有陽光與微風,卻不需要花半毛錢。

我們之所以需要「娛樂」的誘因,是因為自己並沒有真正投入當下做的事。如果對當下的事沒有全心投入,那麼難免心生抗拒,就更不可能從運動中得到成果。

 

摘自 Rachel Tsai《動,找回身體的快樂》/時報出版

 

 

Photo:Quim Gi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