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雙方「僵硬的心」瞬間融化

家母透過背影傳達給我,讓我明白「柔軟的心」有多麼重要。
  • 書摘
  • 2017-06-27
  • 瀏覽數3,481

在職場上因為意見不合而起了衝突,彼此的心遠離對方時,試著主動與對方說話,正是我年輕時的心靈修行。

「主動和對方說話」說起來簡單,可是剛開始其實非常難做到。當然,「承認自己的過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過就算睡了一覺,做好心理準備,「主動和對方說話」依然困難;正因如此,我才將稱它為「修行」。在這種時候從背後推我一把的,就是恩師Y教授對我說過的「你真是不討喜」這句話。

每當猶豫要不要主動向對方攀談時,我的心裡一定會浮現這句話,於是便覺得「對啊,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應該主動跟對方講話」。我在前面提到,這是一句「永遠在我心中迴盪的話」,每當在人際關係中遇到瓶頸時,這句話必定會在心中響起,有時是警鐘,有時則是鼓勵著我的鐘聲。

其實,教導我把「承認自己的過錯」與「主動道歉」視為心靈修行的原因,除了Y教授的教誨之外,還有另一個教誨。
那是家母透過其背影傳達給我,讓我明白「柔軟的心」有多麼重要。

 

「柔軟的心」能緩和僵持的氣氛

我年輕時和母親常因意見不合而起衝突。
現在回頭想想,那完全是因為我不夠成熟,對辛苦將我養育成人的母親毫無感念之心的關係。而家母則因為深愛著兒子,所以看見我在做人處事方面有問題時,便會嚴加斥責。

每當我們起衝突時,「我無法接受!」的想法就會在心中形成一道漩渦;我甚至會帶著這股不愉快的情緒出門,過了一陣子之後,又打電話回家和她爭執。
當然,家母也是個有情緒的人,聽見兒子不合理或不講理的言論,不可能不生氣,心情也一定會受影響。

可是每當我們發生這種衝突之後,只要我打電話給母親,她開頭一定會說:「廣志,抱歉……」

家母是個有氣骨、有堅持及有智慧的人,對於兒子毫無道理的發言,她一定早就瞭若指掌。但接到我的電話時,縱使她並沒有錯,也會說「抱歉」,而每次聽見她這句含有深意的話,我總會覺得自己僵硬的心似乎開始慢慢融化了。

年輕時的我從這種態度學到了「柔軟的心」有多麼重要。所以,就算我們認為「自己沒有錯」,也能敞開心胸,主動向對方搭話,有時甚至能向對方道歉,這種「柔軟的心」會慢慢滲進對方的心中。

當然,我也不是立刻就學會這種「柔軟的心」,或是馬上就能實踐。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母親的態度在我心裡深處種下了「柔軟的心」的種子,而這顆種子在日後冒出了嫩芽,並且逐漸成長。

我出社會後才明白母親的態度,正是一種「即使自己沒有過錯,還是要當作自己也有錯而誠心地接納」的態度;這就是名為「接納」的心靈技法。

當我遇到人際關係的瓶頸、與別人起衝突,或是彼此的心漸行漸遠時,總是在我內心深處響起的,就是Y教授說過的「你呀,真是不討喜耶」,以及母親所說的「廣志,抱歉」。

Y教授與母親的話,總是在背後推我一把、鼓勵著我。多虧如此,這個不夠成熟的我,才能在爭執的各種情況下「主動開口搭話」。

 

只要有心和解,不刻意做表情也能傳達

然而,就算能自己主動搭話,一開始還是很不自然。即使開了口,也很難直視對方的眼睛。

當形容兩個人互相討厭或關係決裂時,有句常用的俗話是「連眼神都對不上」。正因如此,想要修復人際關係或使人際關係好轉,「主動直視對方的眼睛」便顯得更重要。

正如「眼神能傳達的不輸言語」這句話,就算沒有交談,光是透過視線交會,意外地對方也能明白我們心中的想法。

我提到人與人的溝通,有八成是藉由言語以外的訊息,也就是透過表情、眼神、肢體動作、態度和氛圍等訊息所傳達,其中又以視線交會能傳達的最多。

在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刻意做表情」。雖然我再三強調表情和眼神可以完成許多溝通,但我的意思絕非刻意做表情。更正確地說,我們所應該做的並非「刻意做表情」,而是「導正心態」。

也就是說,只要心中擁有「承認自己的過錯」與「願意向對方道歉」的意念,甚至是「想和對方和解」的意念,很自然地便會化為眼神及表情傳達給對方,絕對不需要刻意做表情。

 

起衝突正是加深彼此連結的好機會

那麼,當人際關係出問題時,若能在心中承認自己的過錯,主動向對方搭話,又主動直視對方的雙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那便會發生非常美好的事。

例如我前述的體驗。當起衝突的同事從走廊另一頭走過來時,雖然有點彆扭,但我還是這麼對他說:「○○,昨天真抱歉,我說得有點太過分了……」

就在這一瞬間,奇妙的事情發生了。當我主動說話之後,便自然而然地能直視他的眼睛。接著,雖然有點躊躇,道歉的話語也隨之脫口而出。

當我做到了主動攀談和道歉之後,從來不曾有人對我說:「田坂,就是說嘛!問題都在你身上!」

從來沒有人這麼說過。反而幾乎每次都會得到這樣的回應:「不,田坂,我也說得太過分了……」

這句話讓我們雙方僵硬的心開始融化,一種無法言喻的暖意在彼此之間流動,並留在我們心中。

透過職場上的人際關係,我體驗了好幾次這種感動的瞬間。同時,我得到了兩個關於人心的重要體認。

其一是當自己做到主動攀談和道歉之後,幾乎每次對方也都會跟著承認自己的過錯,並表示歉意。常言道「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透過這個體驗,我明白了這句話確實無誤。

另一個體認則是,彼此和解的瞬間,並非只是將人際關係「修復」成原本的狀態,而是雙方產生了連結更緊密的「深化」。也就是說,只要處理方法得宜,那麼即使雙方的「小自我」互相衝撞,這個體驗也能成為加深彼此關係的好機會。

學到了這兩點之後,我也同時得到了走在人生旅途上的重要體悟。

從來不與他人衝撞的人生,或是心沒有遠離過他人的人生,其實並不美好。

當與他人衝撞、雙方的心遠離彼此之後,又超越這個狀態,並產生更深的連結,才是真正美好的人生。

 

摘自 田坂廣志《為什麼缺點多的人反而受歡迎?》/采實文化 

 

 

Photo:AnneC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