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習慣輕忽孩子,會讓孩子處在揮之不去的憂慮中

很多孩子發現到自己的存在只是為了讓大人開心或厭惡。於是,孩子心裡會生起深層的自卑感,它會透過生活而越演越烈。

孩子幼年早期的處境

每個孩子基本上在生活面前都是處於劣勢的,若不是因為身邊的人強烈的社群情感,他們根本無法存活;嬰孩長時間都處在弱小和無助中,會讓他覺得自己很難克服生存問題,如果我們考慮這些問題,就應該會認為,在每個人內心生活的開端,都存在一個深藏在心裡的自卑感。它也是個動力,不但推動孩子的一切努力和發展,也為他設定一個目標,期待未來生活中能擁有平靜和保障,而且還強迫他選擇看起來能達到這個目標的道路。

小孩子的「可教性」就是以這種獨特的生命態度為基礎(這態度與小孩子的器官能力息息相關,也有一部分取決於這些能力)。但是,即便一般說來,每個孩子都有這種自卑感,但他的可教性還是受到兩個元素所左右。第一個是一種強化的、更劇烈的、更持久的自卑感。其二則是他所設定的目標不再只是平靜、安全和地位平等的保障,而是要追求權力,也就是追求超越環境的優勢地位。選擇這條路的個體處處可見。他們的可教性程度變低,因為他們處處都覺得受到歧視,認為自己的天賦比不上別人,而且真的也時常遭到他人(不論有理還是無理的)冷落。我們仔細審視這些關係就會看到,一個偏差的、遭到各種挫敗的人格如何在難以扭轉的情勢下發展出來。

 

過度的要求,會讓孩子覺得一無是處

基本上,每個孩子都面臨這個危險,因為所有孩子都處在這種情境。由於小孩子生來受到成人的呵護,所以會傾向覺得自己幼小而弱勢,也覺得自己是有缺陷的、低人一等的。出於這種心態,孩子會相信自己沒有能力勝任別人交代的任務,至少沒辦法像人們要求的俐落和準確。

早在這個環節上,就已經出現了大多數的教育錯誤。由於人們要求太高,使得孩子更加意識到自己一無是處。有些孩子甚至無時無刻不被提醒自己的無足輕重、弱小和劣等地位。也有些孩子被當成玩物、娛樂、必須特別保護的財物,或者是麻煩的累贅。很多時候,這些情況還會同時出現;孩子處處發現自己的存在只是為了讓成人開心或厭惡。於是,孩子心裡會生起深層的自卑感,它會透過我們生活的特質而越演越烈。

 

許多孩子都在一種揮之不去的憂慮中長大

比如說,大人習慣輕忽孩子,讓孩子意會到他其實什麼都不是、什麼權利都沒有、在成人面前永遠要退讓、安靜之類的。雖然大人說的不無道理,可是他們的方式相當粗暴,難怪小孩子會為此激動和惱怒。

此外,許多孩子都在一種揮之不去的憂慮中長大,他們擔心不管做什麼事都會被嘲笑。這種嘲笑小孩子的惡習對孩童的發展是極其有害的。孩子對於被嘲笑的恐懼會持續到人生晚年;許多人在成年之後也一直無法擺脫。另外一種習慣也同樣有害,那就是不把孩子的問題當真,而隨便哄騙他們;這會使孩子不想認真面對環境和人生。在一些案例中,孩子在剛開始上學的時候,坐在板凳上一直笑,有些人最後會說,他們覺得上學這回事其實是爸媽跟他們開的玩笑,沒什麼好當真的。

 

摘自 阿爾弗雷德‧阿德勒《認識人性》/商周出版 

 

 

Photo:Flo's shots 4 m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