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問孩子「為什麼說謊?」不如思考:「為什麼不?」

如果誠實要負擔不想負擔的責任,而說謊不必,你覺得多數人會選擇承擔還是逃避?答案很明顯吧!這就是為何誠實很困難而說謊很容易,因為那關乎一個人的道德勇氣,而我們能奢望自己的孩子在不用任何教導之下就能擁有滿滿的道德勇氣嗎?這恐怕是種奢求。

孩子說謊,是為了保護自己

有一天,姪女和女兒在客廳玩,玩到一半,我們看到姪女走過去把女兒手上的玩具搶走,女兒開始大哭。爸爸走過去就對姪女說:「你為什麼要拿走他手上的玩具?」姪女說:「我沒有。」爸爸說:「可是我看到你剛才拿走他手上的玩具了。」這下換姪女轉為半哭的聲音說:「我沒有。」爸爸看來不知道該怎麼對付姪女的「睜眼說瞎話」,於是我走過去說:「來,小路(化名),你告訴阿嬸,剛才發生什麼事了?」於是姪女把剛才的狀況避重就輕地講過,我再用平和的口氣稍微補充我們看到的事,姪女才點頭承認。接著,我再繼續對姪女溫柔地曉以大義,她最終也知道自己在這次的狀況下是哪些行為不太對勁。

回到餐桌上,爸爸對姪女剛才很直覺的「謊言」和「打死不承認」覺得很訝異,我跟爸爸說:「你下次在處理孩子的狀況時,過去第一時間要用『平和的口氣』問他們:『發生什麼事了?』請他們用他們的角度跟你說,他們才有可能說出『比較接近事實的狀況』。像你剛才過去問她的第一句話,已經是一種責怪了,她就會在第一時間自我保護,不會跟你說出真實的狀況的。」爸爸點點頭。

這是對年紀小一點的孩子處理的狀況,如果你的孩子年紀再大一些,狀況會更複雜一點,他有可能不說,有可能避重就輕地說,也有可能繼續說謊。如果不說,我有可能暫緩處理這件事,但要他準備好後再跟我說。如果他為規避責任避重就輕地說或說謊,我想,我會邀請孩子坐下來,一起聊聊「說謊」這件事。

 

孩子說謊很嚴重嗎?大人自己從不說謊?

我發現在處理這類事件裡,大人都會很聚焦在 「孩子說謊」這件事上,可是捫心自問,我們有多少人一輩子都沒說過謊?幾乎沒有,那我們不妨問問自己,為何當時要說謊? 

實際上,把「說謊」這麼複雜的事直接定義為一件壞事也是挺奇怪的。我們都知道,說謊有時是為了保護人,這種謊言稱之為「善意的謊言」。如果孩子說的是「善意的謊言」,那你能不能接受?如果能,為何可以?如果不行,為何不行?如果你不能接受,那我假定你有一個統一的標準:不管目的和結果為何,你假定了「說謊」就是錯的,「誠實」才是對的,那「會傷人的實話」對還是不對?要說還是不說?反之,如果你覺得「善意的謊言」是可接受的,那「說謊」也不見得全然是件壞事,要看說謊的人動機為何,那就得問自己,哪些說謊的情況是自己可以接受的,哪些說謊的情況是你不能接受的?其理由為何? 

 

誠實需要道德勇氣,但勇氣並非與生俱來

說到這裡,你就知道要和孩子聊這件事有多複雜了吧!你要瞭解孩子為何要說謊,也得說說自己為何不能接受孩子說謊。但不是教條式的說,是細膩的說。如何細膩的說?先請你思考一件事:我們都知道說謊的壞處,但你有沒有想過思考說謊帶給我們的利益?最直接的:讓我們不用被罵。我從小到大都是因為這個原因說謊,因為我很怕自己被指責。

回過頭來說,如果你因為誠實而受到指責,因為說謊不用受指責,那誰會願意誠實而不說謊?如果誠實要負擔不想負擔的責任,而說謊不必,你覺得多數人會選擇承擔還是逃避?答案很明顯吧!這就是為何誠實很困難而說謊很容易,因為那關乎一個人的道德勇氣,而我們能奢望自己的孩子在不用任何教導之下就能擁有滿滿的道德勇氣嗎?這恐怕是種奢求。

 

說不說謊是種選擇,讓孩子明白不同選擇的得與失

說到這裡恐怕都是大家都已經知道的廢話吧!所以你一定會想問:那我們到底要怎麼讓孩子擁有這種道德勇氣呢?其實在看來滿滿的廢話裡已經說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們必須知道,說謊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我們都會說謊,誠實才不容易。

但是依舊有人選擇誠實,因為誠實會贏得他人的信任,而說謊會失去他人的信任,你要別人信任你還是不信任你?如果你要別人的信任,請誠實面對自己的過錯,承擔自己該受的後果,可能會有一時痛苦,但別人的信任卻是最珍貴的。反之,說謊逃避自己的過錯,或許能得到一些小利益,但可能失去更多。

所以,請跟孩子細膩地分析,讓孩子明白說謊與誠實的得與失,讓他去做選擇。我們必須相信孩子會選擇品格高尚的那條路。你可以說出自己因受騙而不舒服的情緒,但別責罵,責罵只會讓孩子離那種不說謊的道德勇氣更遠。 

 

不是所有謊言都罪該萬死,秘密是成長的必然

但話說回來,有時我也質疑,我們需要時時緊盯著孩子的言行,確保他「不會說謊」嗎?說謊除了逃避責罰外,還有另一個可能性,就是:他不想讓你知道。他所做的那件事不見得是件壞事,但他就是不想讓你知道。這在青少年時期尤其明顯,他必須靠這種「爸媽不知道的秘密」來確定自己長大。所以家長對於這種「謊言」的接受,反而是一種愛的表現,我稱這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愛」。 

我的母親深諳這種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愛。我和弟弟青少年時老愛往外跑,總有「去圖書館」或「去書店」這種光冕堂皇的理由,媽媽聽到了總是說:「喔。」然後就這樣,不多問一句。以前總覺得媽媽好騙,長大了才知道媽媽只是願意被騙,其實她也知道事實不見得如此,但她就是接受了我們的不願說。爾後,我也學會了對人的這種愛,尤其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對他人的謊話或犯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趣的是,在我的不追究裡,學生似乎也感受到我對他們的善意和包容,有時更願意對我吐實。 

走筆至此,仍是一場思辨。對於說謊這個議題,或許我們該和孩子討論的是:在說謊的利與害之間,他們的選擇是什麼?而我們也不妨問問自己,在對於孩子謊言的追究與不追究之間,我們的標準又是什麼?

Photo:Lance Neilso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